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郭丽华

      独坐书房对夜灯,在一个凉风习习的深夜,我轻轻翻阅着席慕蓉的《乡愁》: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惆怅,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跟随诗人的轻吟,我仿佛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个地方有了水,就像一位妹子的眼睛,明眸善睐,秋波传情。故乡的溪流有个极好听的名字,叫做绶溪。恰如其名,宛若一条碧绿的绶带,蜿蜒曲折,绾系在这座城的西北郊,孕育着这一方充满灵性的乡村。我在这里度过了短暂的童年。那时候,这里地势低洼,是一片连一片茂密的果园,香蕉、龙眼、枇杷,随处可见;也分布着一块块的田地,栽种着大豆、花生、甘蔗等农作物。孩子们把这里当成水上乐园,钓鱼、游泳、打水仗。我记得自己最喜欢玩打水漂的游戏,随手拣起扁圆的石头,略微地倾斜着身子,从下往上再往后用力往前甩出去,然后站直身子静静地数着水中荡起的一圈圈不断扩大的涟漪,乐此不疲。夕阳西下,村头的人家屋顶已升腾起袅袅的炊烟,淘气的孩子们才沿着溪边熟悉的小路跑回家。

      这里原本有一个雅致的风景---“绶溪钓艇”,是莆田二十四景之一。长大后跟随父母进城求学的我总是耽于幻想:在那个遥远的午后,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群文人雅士聚集于此,他们或乘游艇垂钓,或赋诗取乐,观黑鳗赤鲤,浮沉于绿水之中;看白鹭青鸟,出没于清波之上;望牧童牛背吹笛归来,听白衣少女隐入花丛曲唱采莲……真是引人无限的情思遐想和不尽的诗情画意。再到后来,随着爷爷奶奶的离去,加上自己的工作繁忙,我就再也没有回过故乡了。

      “堂姐,绶溪建成公园了,风景美空气又好,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吧!”堂弟向我发出了热情的邀请。我留心了一下新闻,了解到市政府正在着手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提升,看到往日“绶溪钓艇”的优美景色。怀着“近乡情更怯”的心理,我踏上了故乡的路。

      夏日午后,阳光不燥,微风正好。在堂弟的向导下,我们步入绶溪公园: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公园里绿树成荫,花香四溢。刚好遇到一对新人来此拍婚纱照,年轻的新娘笑靥如花,脸上溢满幸福的笑容。路边亭台楼阁随处可见,供游人休憩。我们漫步在一条长长的红色的跑道上,不时有可爱的小朋友从身边骑滑板车追逐而过,像一只只兴奋快活的小鸟,还有一些老年人在散步、打太极拳,估计陶潜笔下的“黄发垂髫,怡然自得”恐怕也莫过于此了。“走,坐船逛逛,感受一下‘绶溪钓艇’的美景和雅趣。”堂弟提议道。“太好了!”大家都表示赞同。

      行至码头,这里聚集着五颜六色的小木船。小船缓缓地滑出码头,自由地穿行在清澈的溪水中。溪水在阳光照射下,闪着柔柔的绿光,犹如一条翡翠玉带蜿蜒地流动着,船桨打在水面上激起一道道美丽的波纹。我向船舷两边望去,只见溪水两岸是一棵棵茂密的荔枝树,浓密的绿色枝叶一簇堆在一簇上,不留一点儿缝隙,微风拂过,树影婆娑,发出沙沙声响。正值六月,繁茂的枝叶丛中挂满红彤彤的荔枝,犹如一盏盏红色的小灯笼挂在树梢。那熟透饱满的果子散发出诱人的芳香,让人口舌生津,垂涎欲滴。倘若苏子来此,会不会吟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绶溪人”的佳句?几只洁白的鹭鸟像箭一样低空掠过水面,俨然这里的主人,从容而优雅地叼起小鱼。

      小船绕过树林继续前行,一座拱形的石桥在一棵百年榕树的映衬下映入眼帘,好像半个月亮架在河面。堂弟告诉我,这就是延寿古桥。据说古桥已雄踞在这溪水上有千百年的历史。桥栏上坐着形态各异的石狮子,斑驳的青石板经过风雨的洗礼留下岁月的痕迹。我感慨这静默的古桥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桥边,人们正惬意地坐着聊着家常,有人在安静专注地对弈,岸边有老者在垂钓,石条上还有几个农妇在捣衣。小船驶过,回望古桥,我仿佛觉得它更像一只耳朵,正俯在水面倾听那桥下流经的陈年的乡韵,还有千百年来远去的声音。

      “看,前面就是荷花池了。”在堂弟的召唤声中,我们的船靠近了这片荷塘。只见水面上,到处都是碧绿的荷叶,荷花从叶子间伸长出来,有的羞涩打着朵儿,含苞待放;有的完全盛开,尽情舒展美丽身姿。此刻这里虽然没有采莲姑娘,但是单单鲜艳的花瓣就足以让人倾慕了。堂弟告诉我,每到夏季,慕名而来的市民络绎不绝,看荷花,赏月色,好不惬意。

      夜色悄然袭来。用过晚饭,我们兴致不减,漫步夜游。绶溪的水静静流淌,此刻的心情平静得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头顶上的青翠柳枝,舒展着她妩媚的身姿,拂过游人的额头。透过树的缝隙,洒下柔柔的月光。路边,古香古色的小夜灯默默散发着昏黄的光晕,柔和而温馨;草丛中,传来轻柔悠扬的小夜曲,伴着不时窸窸窣窣的虫鸣声,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似乎都透着丝丝清凉。路边有长椅,夏夜,游人稀少处,静卧小憩应该是非常美妙的事。来这里散步休憩的有老人、孩童、情侣,和忙碌一天的上班族。在这喧嚣的城市里,绶溪是每一个夜游者的心灵的后花园,觅得属于自己的一方清净。

      想起作家沈从文的名句:“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而我想说:我去过很多漂亮的地方,见过很多美丽的景色,但是故乡的景色却是最让我沉醉的。

      夜深了,车水马龙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人们已安然入睡,月亮悄悄爬上了中天,只有绶溪仍在静静地流淌,故乡在夜色中正做着一个幽深古老而又流光溢彩的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