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消亡的副业

    消亡的副业

      □陈金狮

      我家乡阔口在城东三里,虽人多地少,但所打粮食基本上能自给自足,加上村里有传统副业,即男人做竹,女人褙布,所以村民的手头都较充裕,不必为孩子读书的学费发愁。

      做竹就是做竹器,用毛竹来制作竹床、竹椅、竹梯、竹桌凳、竹摇篮、竹站车、竹碗橱、竹靠背椅、竹筷子、竹筒子等日常生活用品。而制作这些竹器的工具有竹锯、竹刀、竹钻、凿子、抠牙、木棰、削刀、尺子以及配有风箱的火炉。

      竹床也称竹隔,有单人睡与双人睡的;竹椅有高低之分,有高椅子与矮椅子,也有单面椅与双面椅;竹桌凳是单人睡且配有竹枕头的长竹凳;竹摇篮是供婴儿睡的;竹站车是给未学步的儿童站立的;竹碗橱是用来放置碗碟之类餐具的;竹筷子有白筷与红筷之分,红筷要染红上漆,是逢年过节祭祀用的,每十双扎一把;竹筒子是用来装盛酱油的。阔口村生产的这些竹器因经济实用,所以售量很大,且不用出门推销,自有沿海一带的村民找上门来购买。而竹筷是售向全县的,要挑到黄石、笏石、梧塘、西天尾,卖给镇上的店铺零售,而卖到涵江店铺的竹筷需挑到水关头下汽船,再运到涵江码头上岸,然后再挑去“放店”。

      阔口村是平原,并不产竹,用来制作竹器的毛竹自然是向山民购买。上世纪五十年代,离阔口村仅三里的城东门鹅蛋巷与城厢小学后门之间有个竹墟,来自常太的山民往往会五更起程,肩挑着两扎整根长的竹子来这里赶集,所以到了上午八九点,这个墟集就热闹非凡,除了毛竹交易的,还有卖饮食摊点的。到了六十年代,竹墟移到岭头尾,村民买竹需雇人从岭头尾用板车运回村里。到了七十年代,村民大多生产竹筷,需自带竹锯、竹刀驻扎在深山黄龙一带,先买下山民砍伐的毛竹,再把毛竹按竹筷的尺寸锯成一段段,用竹刀劈成竹片,捆扎成团,然后雇当地山民挑运出山,再转运回村加工生产。

      制作竹器的家庭作坊分布在桥头与阔尾一条古街上,21世纪之后,随着老竹工的相继去世,做竹行业便退出历史舞台,加上年轻人也不想学这门手艺,于是这门传统手艺便后继无人了。

      阔口村还有一种副业叫褙布,就是用一块块旧布片粘贴、裱褙成一定规格尺寸的布片,用来作旧式布鞋鞋面和鞋底的衬布,作鞋面的衬布薄些,为单层,作鞋底的则厚些,需裱褙三层。新中国成立前,城里大度、涵江后街有不少鞋店工场所需的大量褙布,百分之九十是阔口村制作的。

      制作褙布在农闲时间,一般由男人负责出外收购破旧的衣服、蚊帐作为原料。旧社会乡下人因为生活贫困,一件衣服只有等到实在破烂不堪了才舍得丢掉,所以下乡收购旧衣服也非易事,往往要以物易物,因此村民要事先买些竹制品,再挑着下乡对换破衣服。收购旧衣服的村民几乎走遍了莆田的山山水水,甚至远走仙游各乡村。有些家庭因为男人事务繁忙,收购旧衣一事只好由女人亲自外出。

      破旧衣服、蚊帐收购回来后,由女人们拿到河边去清洗,晒干后再用小刀片撕成一块块碎布片,装进箩筐里备用。裱褙布片的糨糊是番薯浆,即番薯(地瓜)制作淀粉后留下的薯渣再煮熟而成。裱褙通常在一张桌面上,桌面上用刀刻着规格尺寸,裱褙时从左到右,从上到下,这样才能整张取起。褙布的种类有两种,一种是专供鞋面内里作衬布用的,单层,长约60公分,宽约50公分,另一种专用于制作鞋底的,三层,长约40公分,宽约30公分。裱褙后的布片需贴在墙壁、木板上晾干,或贴在砖埕上晒干。

      褙布晒干后,以50张或30张扎一小捆,再堆叠捆成担子,直接挑到各家鞋店收购,通常各家都有固定的老主顾。而每年到了生产旺季,鞋店老板还要派人到村里来催货,还得雇人挑运入城,涵江的货则用沟船来运送。据初步估算,城、涵两地鞋店每年约需求褙布15至20万张,所以褙布给阔口村每年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城、涵两地分别成立鞋业生产合作社,所需的褙布绝大部分仍由阔口村供应。1958年,城、涵两地鞋社合并为地方国营莆田鞋革厂,而阔口村的褙布也纳入大队统一经营管理。大队与县鞋革厂双方签订合同,由大队将生产任务分配给下属的桥头、阔尾、浦边3个生产队,生产队再把生产数量定额分配到各家各户。每户生产的褙布由大队统一收购,然后集中卖给鞋革厂。

      随着社会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以及莆田鞋城的崛起,莆田的旧式布鞋生产遭到淘汰,于是阔口村的褙布业也在九十年代初彻底消亡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