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遇见欢喜

    遇见欢喜

      □黄朝霞

      第一次走进梅峰寺,是因为禅谷居素食。当时莆田市区自助式的素食餐厅还不多见,一份20元的素食与动辄一两百的海鲜自助餐相比,不仅实惠且用餐氛围也不同,这里的食客表情从容,吃饭安静,他们让我体悟到人对食物的珍惜与尊重。这感觉唤起我对外婆的回忆,她是位连一粒米都不舍得浪费的老人。

      但某一时段我却几乎忘了外婆的教导,在我终于有能力自由消费时,曾经因贫困而压抑的欲望开始井喷,最惭愧的是去自助式餐厅时的浪费,甭管自己的肠胃是否接受,哪个菜贵吃哪个,甚至造成浪费,虽然也曾隐隐不安,但看到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又释然。直到在禅谷居素食,看到身边的人细嚼慢咽而且不剩一口菜,我才思考朴素生活背后蕴藏的道理。

      那天下午,再次参访梅峰寺,一踏入山门便有将身后红尘抛却的清凉之感。这里算是很熟悉了,但这座闹市中的古刹依然深深吸引我,它的古朴、幽深以及石阶、红砖、一草一木都像是一个个神秘的音符,唤起我对千年前梅峰寺的缅怀。当时山上遍植梅花,人称梅子岗,有一亭子供奉观音大士,深得莆郡子民信奉。据带我参观的悟学法师介绍,梅峰寺与莆阳乐善名士李富渊源深厚。宋徽宗年间,唐江安王李元祥后裔李泮与妻黄氏于观音亭祈子,后果得子李富。为报念菩萨赐子之恩,夫妻二人舍梅子岗山地100多亩,扩建观音亭为佛寺,是为梅峰寺建寺之始。史载李富辞官返乡后舍田入寺在梅峰寺建梅峰书院,招聚学生于此讲学,弟子满闽南,人人皆呼梅峰寺为讲寺。一时间“远近之贤且贫者,咸厚赖焉”,不但培植了许多人才,也滋润涵养了莆田的文风学风。

      法师还介绍了寺院的诸多兴废更迭,千百年人事浮沉,有多少值得记录的事情啊!但我独对李家所作所为感兴趣,其母为报恩舍梅冈扩建了佛寺,李富又舍田入寺兴办公益学堂。当年梅子冈的美景今日虽不复现,但李家之善德却开出“墙角数枝梅”,寺院一直保留为纪念李富而建的报恩堂及塑像。近年来,梅峰寺由来自厦门南普陀寺的戒舟法师任住持,经过一番整顿修复,寺院获得改善和提升。其中最突出的,是积极推动重振梅峰书院讲学之风,除了讲经弘法,也积极宣扬传统文化,每逢暑期,都有一批公益热心人士来此义务授课,举办国学夏令营,周末儿童国学班、家长班等。戒舟法师说,梅峰寺居闹市,应当把佛法与中华文化结合起来,将来拟建一座梅峰书院,集书藏、讲学、诵读和打禅于一体,以公益的形式让佛学文化融入大众,贴近生活,与市民分享佛教智慧、轻松、快乐的一面。

      我在寺院转悠时,恰逢国学夏令营第一天,孩子们稚声稚气的念诵中,我听到了古老的词汇和音韵,那一刻我恍然觉得自己就站在梅花树下,而李家当年播下的善种已经成林,梅花片片,清雅透亮,照亮古今,这座闹市中的寺院,千百年来早已融入莆阳信众的生活之中。时下,佛家的慈悲与智慧,国学的儒雅与魅力,似乎在这里又悄然融合,传统文化与当代生活碰撞所产生的火花,将照耀在这座城市里。

      对我而言,宗教所提倡的大爱精神不在经书里,也不在我听不懂的梵唱中,而是在活鲜鲜、热乎乎的生活里。我在这里不经意感受到的--从素食馆到国学班,从李富到志愿者义工群,人们对其他生命的爱与关注以及无私付出。

      一千多年中,梅峰寺的名号改了又改,最终人们喜爱的还是“梅峰”二字,寺院天王殿门壁上,我看到“梅开雪里、峰涌城中”的刻字,我问师父意思,师父笑而不答。抬眼望向弥勒菩萨,菩萨敞着大肚皮,也笑对山门不言一语。花开花谢,世事流转,不变的梅寺晨钟一直在人们内心深处悠悠,只是不知,“峰顶参梅花,听来百八钟声,声声入悟;门前对沧海,看遍万千春色,色色皆空。”几人悟得,几人放下?

      祝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朵梅花芬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