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学习和研究兴化军史最好机会

    学习和研究兴化军史最好机会

      □林劲松

      在目前,表面看起来,关于木兰陂问题的讨论,并不新鲜,无非是老调重弹,各持己见罢了。但是,一旦深入实际,进行调查研究,新的观点和新的历史资料却显示了出来。

      2018年8月14日,詹淑海先生在《木兰陂值得商榷的几个问题》中说:“过去,莆田史学界一直有人认为木兰陂是王安石变法的产物;也有人认为‘木兰一陂大半皆蔡京之力’。然而,笔者在收集资料和研究过程中发现木兰陂其实与王安石变法以及蔡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提出与同仁们商榷。”

      詹先生首先是引用了方天若《木兰水利记》的有关记载,然后说:“ 如果以上记叙属实的话,那么问题来了。大家通过查资料可以知道,王安石《农田水利法》是在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十二月才开始颁布实施,而长乐钱四娘早在王安石开始实施变法之前的五年,即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就已经携巨款来莆田创筑木兰陂,并在王安石开始实施变法的前二年(1067年)就已经陂毁人亡了。钱四娘殁后又有长乐人林从世携款来莆田继筑木兰陂,但仍然没能成功。直到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又有闽侯人李宏来莆田再筑木兰陂,前后历经八年才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最终修筑成功。”

      这是老生常谈吗?没有。这是非常实际问题。王安石《农田水利法》是在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十二月就开始施行,但是,李宏却是熙宁六年应诏来莆田实地考察,调查研究,两年后,才定址木兰山下,清溪动土。二者之间有何关系?还有什么蔡京兄弟也牵连进来了,等等,这些都是新问题,逼得我们去认真思考,妥善处理面临的实际问题。

      接着,9月10日,彭文禹先生《关于木兰陂兴建的若干问题》,又发表了,他指出:“木兰陂建造过程不仅一波三折,也留下三个问题引起长期争议。”

      例如,他说:“明代中叶出现的《莆阳木兰陂水利志》不但收入宋方天若提到十四家贡献的文章,也收有时任兴化军知军谢履的《奏请木兰陂不科圭田疏》,奏文中首次提到十四家十四人的名字,如余子复、朱赓、余驺、朱珪、等等……,他们不但献家财以筑坝,而且捐家田以开沟,贡献巨大,应以褒奖。”

      《莆阳木兰陂水利记》,这倒是新鲜事,而且还是在明朝中叶出现的,这就更加新鲜了。为什么不早不迟,《莆阳木兰陂水利记》会诞生在这个时候?

      据《明史。文苑一》记载,明代的复古思潮始于弘治年间(1488-1506)。“弘、正之间,李东阳出入宋、元,溯流唐代擅声馆阁。而李梦阳、何景明倡言复古,文自西京、诗自盛唐而下,一切吐弃,操觚谈艺之士,翕然宗之。明之诗文,于斯一变。嘉靖时,王慎中、唐顺之辈,文宗歐、曽,诗仿初唐。李攀龙、王世貞辈,文主秦汉,诗规盛唐。”历史学家柯维骐正是生活在复古思潮越演越烈之中。

      时世造英雄。他得中进士以后,授南京主事,谁知却因病魔缠身,长期无法赴任而被罢免。“铁饭碗”被打破以后,他只好効法孔子,創办私学,广招门徒,挣点饭吃。当先生又要先当学生,他虽是进士,但却不是去府学或者去县学任教,而是面向社会不同层次招生,所以,他一时谢绝宾客,专心读书,要攻读应试教育以外的书籍。既然举世呼唤“复古”,文主秦汉,诗规盛唐,他要在此期间混碗饭吃,就得再学习,顺应潮流。这里的秦不是秦朝,而是春秋战国。这时期是我国歷史上诸子百家奋力拼搏,贡献自己才华的黄金时代。 著作之多,够柯维骐学习了,还有两汉盛唐的那就更多了。后来,他终于成为了个全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著有《宋史新编》、《史记考要》等。

      明朝的复古思潮,实际上是换一个思维,去先秦诸子百家那里,学一下新思维。道理很简单,宋朝虽是个好读书王朝,无论是君,是臣,还是平民百姓,大多数人好读书。但是,宋朝却是被人说成是一开始就“积贫积弱”的,这不是典型的“读书无用论”了吗?究其原因,在宋朝后期,有那么一些歪门邪道在思想领域占统治地位,孔子、老子等人言论被肆无忌惮的歪曲和篡改。与此同时,治史不讲原则,可以任意把人说成是昏君或者奸臣,《宋史》正是这样。长此下去,国无宁日。

      在明朝,这个问题解决了,伴随着的是人们理论联系实际,述而不作,实事求是,传承民族优良传统,社会正气上升,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诸方面有了发展。正是这个时候,《莆阳木兰陂水利记》有了自己用武之地,所以出版了。否则,谁也不会去出这本书。就是今天,也是一样,改革开放后,人们思想大解放,宋史研究异军突起。彭先生在文中说:“据传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出现一册《莆阳木兰陂水利志》,据说是有功于木兰陂工程的十四家后裔编刻的……”试想,要是人们思想仍然止步不前,那么,谁会去想出这本书?!而且还是有功于木兰陂工程的十四家后裔编刻的,这就更加有意义了,大有弘扬祖德之志!所以,彭先生提供的这些新的历史资料,就显得十分宝贵。

      笔者是个中学历史教师,2002年退休后专业研究历史。笔者于 1963 年秋季上大学历史系本科学习,到了 2012 年即进入古稀之年,有天认为巴黎公社存在仅仅几十天,马克思就总结出了许多历史经验;宋朝中期改革进行了几十年,却是“庆历新政失

      败了”,“王安石变法失败了”,云云,这怎么行?于是,聪明花盛开,感到有许多方面可以写。第一篇便是《庆历新政与兴化军三县教育的变化》。万万没想到,一炮打响,不久就见报了。接着,光蔡襄的就发表了《蔡襄,宋仁宗时新型的民主斗士》、《蔡襄论谏》、《蔡襄:能上能下实干家》三篇。莆田木兰陂,举世闻名,加上庆历新政后莆田水利建设方面的也写了,接连在市级报纸又发表了 5 篇。在那时,容易的先写,都足以说明庆历新政、王安石变

      法有功于国,有功于民,经得起历史反复检验。这说明宋史研究并不难,一旦解放思想,换一种思维,研究成果滚滚来。而且还得到了本市三家市级报纸的厚爱,我的拙作经常得以发表,你说我幸运不幸运?!

      值得指出,宋朝在中国历史上,有着重要历史地位。宋朝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诸方面制度,不仅对辽、西夏、金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而且还被后来的元、明、清三朝所传承。这么一个对中国历史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的王朝,要是让她继续埋没下去,那么,我们就会受到后人的批评,说我们是不学无术,吃干饭,没本事,有眼无珠!这便是改革开放以后,宋史研究在我市异军突起的的根本原因。而且,这是在进行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光荣而又艰巨。所以,学习和研究兴化军史最好机会终于来临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今天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