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朱熹为仙游朱彦实作《归乐堂记》

    朱熹为仙游朱彦实作《归乐堂记》

      □许更生

      朱熹(1130年—1200年),字元晦,号晦庵,别称紫阳,祖籍江西婺源。南宋集理学之大成的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我国文化教育的代表性巨人。

      1158年春,29岁的朱熹步行三百余里,从崇安到延平(南平),正式拜李侗为师。1160年11月,李侗指点朱熹南下“文献名邦”莆田游学。从1160年冬天至1161年暮春这半年多时间,是朱子思想演变的关键性时间、地点,即进入儒道释融合为一的理学境界。

      从师生之间的来往书信观之,朱熹此时“学履甚适,向所耽恋不洒落处,今已渐融释。”“见儒者路脉,极能指其差微之处。”而朱子十二月十一日为朱元飞所写的《归乐堂记》,就是有关南下时间、地点的重要证据链之一。

      由于《归乐堂记》文史界流传不多,即使束景南教授2001年编撰的《朱熹年谱长编》,也仅作节录,故载其文:予尝为吏于泉之同安,而与仙游朱侯彦实同僚相好也。其后予罢归,且五六年,病卧田间,浸与当世不相闻知,独朱侯时时书来,访问缱绻,道语旧故,如平生驩。一日,书抵予曰:“吾方筑室先庐之侧,命之曰‘归乐之堂’。盖四方之志倦矣,将托于是而自休焉。子为我记之。”予惟幼而学,强而仕,老而归,归而乐,此常物之大情而士君子之所同也……朱侯名卿子,少有美材,学问慷慨。入官三十年,以疆直自遂,独行所志,不为势屈。以故浮湛选调,行年五十,乃登王官。然予视其簿书期会之余日,盖无一日不命宾友、从子姪,登山临水,弦歌赋诗,放浪于尘埃之外,而无几微留落不偶之意见于言面,则其于势利如何哉!其仕而能归,归而能乐,不待斯堂之作而可信无疑矣。顾予未获一登斯堂而览其胜概,然其林壑之美、泉石之饶,足以供徒倚;馆宇之邃、启处之适,足以宁燕休;图史之富,足以娱心目,而幽人逸士往来于东阡北陌者,足以析名理而商古今,又不待接于耳目而知侯之乐有在乎是也。是以承命不辞而记其意如此。如天之福,异时获从游于堂上,尚能为侯赋之。

      百岁自逆旅,微官更周流。应知归来乐,不减万户侯。渊明二县尹,折腰憎督邮。松菊绕东篱,田园事西畴。素琴酌樽酒,稚子相献酬。朱侯青云士,颇复有此不?方为功名驱,乃与贤达侔。筑堂寄闲暇,笑谈指林丘。蕉黄问荔丹,蚝山荐新篘。嗟我实何人?市朝亦淹留。因君动佳兴,拟作汗漫游。安得二顷田,可卧百尺楼。绍兴三十年十二月乙卯(农历十一日)。

      朱元飞,字彦实,又字希实,仙游赖店乌墩村人。朱熹在泉州“任县主簿兼主县学”时,朱彦实为同安县丞,即管理文书与仓狱,是县令的主要助手,如同今天的县长秘书。朱元飞仕宦三十年,晋升至福州通判。他为官清廉,嗜书如命,而且严于教子。所得薪俸即用以购书,每部三本,分遗给三个儿子。

      笔者以为,朱熹与“朱侯彦实同僚相好”,至少有如下原因:异乡遇同姓同僚,倍感亲切;朱彦实当年对朱熹在泉州兴学等那些举措是支持的,故朱熹心怀感恩报答之情。退休之后的朱彦实在其家乡仙游构建“归乐之堂”,12月11日,朱熹应请作《归乐堂记》,也在情理之中。

      这篇《堂记》充满喜悦与祝贺之情。除了叙写两人交往之情谊,彼此之愿景,以及堂屋之宜外,主要在于点赞莆阳风物之盛,林壑之美。其中,“蕉黄问荔丹”诗句,借用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中“于粲荔丹学蕉黄”,饱含荔乡之特殊风味。它还表明,当时朱熹对于莆田的认知已经比较全面深入,对其代表性物产如数家珍。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