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那房,那诗,那故事

    那房,那诗,那故事

      □游荔生

      那房,是“大宗伯第”。

      那诗,胸中无限生平事,都付神仙梦里求。

      那故事,经典的“盖露亭”莆田传奇。

      夕阳的余晖,斜斜地照在新时代的“美丽莆田”,梅园路一片金黄。“大宗伯第”涂抹着淡淡的夕照,构古朴图案。这样的一个秋日黄昏,我拜谒“大宗伯第”,读莆田中庸文化。

      陈经邦一生有无限精彩的故事,许多漂亮的诗、文,“盖露亭”的传奇,还有“大宗伯第”。莆田人喜欢“大宗伯第”的,经常把其当精美的风景来欣赏,美妙绝伦地渲染,乐此不疲,津津有味。

      陈经邦(1537-1616),明嘉靖十六年,出生于荔城庙前。出仕前,处境贫寒。莫言大器韬藏久,犹是梁魁擢第年。莆田有许多故事,荔城城隍庙、壶公山“极高明”妈祖庙、仙游的“岁寒”等,表达了陈经邦故事的励志元素。

      陈经邦,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选庶吉士,后授编修,累官至礼部尚书兼学士。明神宗为太子时,陈经邦选任东宫讲读官。神宗即位,他进讲经义,“明白恳切,音吐洪亮”,“仪度庄雅,进退雍容”。陈经邦的应制诗赋,正宗八股文神韵,神宗极赞赏,亲书“责难陈善”赐他。

      “大宗伯第”,陈经邦安度晚年用的,三座七间厢正厝为主体,七进深,左右加护厝,俗称“百廿间”大厝。下座厝的左边为大门,从大门进,拐弯是正大门。一对抱鼓石雕,安两边,端庄威严。官宦宅第风格,梁宇架构,完整演绎莆田建筑的中庸简约之美。

      莆田文化繁荣,推动建筑业的发展。明代一时郡邑之盛,甲第入云,名园错综,交衡比屋。“大宗伯第”,可见莆田明朝第宅风貌之一斑。

      在封建制度下,住宅是分等级的,有品官第宅与一般民宅之分。“大宗伯第”为品官第宅,总体布局、交通组织以至构架造型雕饰等,有文化自信的共性,符合“大多数人”的标准,在单体造型乃至细部有中庸特色。

      皇帝老师的住宅,大一些,豪华一些,“大多数人”可以接受。

      明,神宗在位时间最长,四十多年。朱翊钧是大明朝的第十三位皇帝,年号万历。神宗皇帝的生母李氏,为太后时28岁,经常旁听陈经邦讲课。“盖露亭”的传奇,“信不信由你”风格的,女一号就是这个风情万种的李太后。

      万历皇帝读书在文华殿,太后经常来此照看年幼皇帝。太后、小皇帝、陈经邦三人多一起聚首,或切磋经典,或讨论朝政,或学习琴棋书画,有时也谈琐事。

      文华殿,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好个安排处,上演香喷喷、软绵绵、TNT风格的爱情戏。太后面对满腹经纶侃侃而谈的陈经邦,侍读旁听,如痴如醉,萌生钦羡爱慕之心。

      陈经邦40岁,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太后30多岁,外表和内质有魅力,一双眼睛如二部“天后”品牌发电机。两人年庚相近,情投意合,难免心灵碰撞,一触即发。共同的职责和目标,又经常让他们同处一室,日久生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人生处处断肠夜。夜里,小皇帝歇息。太后三步并作二步,来国师住的乾清宫,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絮絮叨叨谈心里话。

      陈经邦是中庸之人,从小家学渊源,熟知“君臣之礼”。面对李太后的“超级高压电”,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汗不敢出,恪守儒家“慎独”之训,不越雷池半步。

      李太后,皇帝的母亲,可滔滔不绝发美丽秋波。陈经邦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自己咳嗽的声音大一些,都可能被太监、宫女无比兴奋“核爆料”,招大麻烦。陈经邦取折扇一把,书正楷二字,“冷静”。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爱情依然在。爱情,说不清的。李太后和陈经邦,作为一个普通人,有一些情感,也是自然的。陈经邦大概也料到了一些什么,依稀、隐约的。面对李太后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陈经邦也可能产生心灵的震颤,人之常情。

      人言可畏。许多年了,太后和陈经邦的香喷喷、软绵绵的爱情戏,引来粉丝无数,一直保持No.1的收视率。举国上下草木皆兵,宫中内外屏神凝气。

      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盖露亭”的传奇,以陈经邦“急流勇退”为圆满结局。

      陈经邦许多年,夜夜面对李太后的“超级高压电”的严峻考验,淡定从容,恪尽职守,为万历皇帝打下了过硬的政治基本功,然后全身而退,了不起啊!

      陈经邦在大宗伯第里安度晚年的,幸福、简单的三十多年。大宗伯第,耐人寻味的。大宗伯第,处城里中心,多年历程中,留许多印迹。大厝背后,有御书楼、后供堂和后花园等。

      大宗伯是礼部尚书的别称,当年敕建的“大宗伯第”,洋洋大观,保留至今。大宗伯第紧挨陈经邦诞生的老屋南侧,其西北百多米处有一小山名曰“梅峰”,梅树满坡风韵奇特,山间有座光孝寺,一口铜钟声名远扬;府第东北百米处的“西湖水镜”,亦为莆阳二十四景之一。

      一为鹅子二连花,三望青湖四石斜。惟有岭湖居第五,山前却是宰臣家。山增景致,水生灵气,护衬着名府旧第的古色古香,酿就了浓浓酽酽的文化氛围,演绎出无限精彩的故事。

      大宗伯第的府门东向临街,高大却朴实,又沉稳厚重。门前石鼓亲切,灵动。大门进去以后是照壁,往左拐院子,往厅堂,记录着荣耀和辉煌,记录着幽深的历史和淡雅的文化。

      新时代的“大宗伯第”,当然很一般。但是,人们只要一想到那一些故事,就会感到这里有一种特殊的华美、高贵。

      大宗伯第的翅脊角檐,线条明快简洁,富有动感。府第中横梁直柱的结合,借助于榫头与卯眼,密切,熨贴。在这严密的大宗伯第中,陈氏家族迈过了轻盈欢快的步履,也诠释着无与伦比的中庸之美。

      陈经邦的许多遗闻、轶事,成许多莆田人茶餘饭后的欢欢喜喜的谈资。大宗伯第,“百廿间”大厝、小五哥、铁树里、盖露亭、岁寒、月中香,“极高明”,等。

      许多故事中,人气最高的“官拜避露亭且止”,有许多版本。陈经邦与太后幽会,为皇帝察觉。皇帝恐夜深露重,老师受凉,盖亭避露。此时,经邦猛省,少年时九鲤湖祈梦,仙公有“官拜避露亭且止”之语,遂辞官还乡。

      历史留下一幅幅画图,时间为这些画面打上页码。画页上,可发现,陈经邦是背负书箧步入仕途的,并始终不解下书箧,箧中装满了礼仪邦教、节义文章,还有“中庸”。“中庸”的书箧,冷静、完美展示了陈经邦的人品形象,奠定了他明哲保身的基础。

      莆田有妈祖庙名“极高明”,有来头,与陈经邦有关,体现莆田人的文化水平。

      《中庸》,“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中庸哲学,即平安之道。中庸,是妈祖文化丰厚的精神属性一种体现。陈经邦,莆田读书人的代表,理解中庸深刻准确。他知进知退,经典诠释平安之道的。

      中庸,就是言行举止符合“大多数人”的标准。“中庸”,在日常生活中,就是辛苦,勤奋,本分,有分寸。为人过日子,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谦虚谨慎,安分守己,遵循天理。

      老老实实!才可平安无事,顺利地走完自己该走的人生旅程。

      君为第二惊众人,愧我非才居后尘。读陈经邦,我有一种奇特的感受,好像通过晶莹剔透的历史长廊,一直遥想着、却总也到达不了的无限精彩的的一座奇妙的花园。奇妙的花园,就是中庸吧。

      走访“大宗伯第”,是一次历史之旅,文化之旅。“大宗伯第”是平静的,“大宗伯第”的外表的温和淳朴,并没有使其中丰厚的文化内涵有丝毫褪色。在我看来,适度的反差,反而会激起人们心中一种具有穿透力的惊叹。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我来到“大宗伯第”,仰瞻,感受,膜拜,体味。我离开“大宗伯第”,带走的是对辉煌灿烂的中庸文化的深深的感叹和敬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