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月中香传说

    月中香传说

      □闽安 庄书达

      天龟线开通后,龟山行就是一趟郊游了。

      车子出城到东圳水库坝头,在常太镇松峰村左转,天马山至龟山的路平坦宽阔。莆田城西山脉绵延百里,天龟线沿途风景殊胜,群山层峦叠翠。山峡之下的东圳水库,如一颗碧绿的翡翠闪耀。枇杷进入采摘季节,时见果农挑担走出山间。我们打开车窗,让鲜乳般的空气进来,来唤醒身上的感觉神经,与大自然亲密融合。天空云淡风轻;花草葱郁丰茂;古寺隐藏于深山里,被一层薄雾轻轻笼罩:这里的山水有大美!一千年前黄滔笔下的“云水之深,藤萝如织,虎狼有穴,樵采无径。”一千年之后,公路虽然新开了捷径,一路坦途,而遽然而变的山地环境,依稀可见原生态的风貌。

      僧名禅严,乃龟山寺监院。他介绍了寺院之后,领我们穿过寺东一片松榛高耸的林地,去后山的茶园里参观。茶园依坡而立,芽苞绽开,满园青翠。一群采茶女在园中劳动,地上堆放着大袋子。我们跟着禅严,慢慢地接近传说中的那片御茶园,隐藏在草丛中的石头墙,依稀可见当年开山辟地的遗址。在最内边的一片地上,与外面茶园隔离开来,茶叶长势特别茂盛靓丽。禅严说这里就是了,他摘下两片叶子,放在掌中说,这是佛手,它植株壮硕,叶片肥大,共有八亩多。

      “月中香”佛手贡茶,出自一位法师,还得从一个明朝的读书人说起。

      这个人出身于莆田诗书之家,他为了安静读书,离开县城繁华街巷,一个人在龟山寺苦读多年。那年冬天,龟山下了一场大雪,年轻人放下手中书卷,信步走出客舍,徘徊在寺院的长廊。多年的晨钟暮鼓生活,养育了一颗赤诚之心。他来到法堂,突然跪在无了禅师真身前发愿:开春即将晋京赶考,我若能高中功名,永远不忘祖师加披,将来有了力量,愿助僧人重修刹宇,光大龟山道业。

      年轻人姓陈名经邦,字公望,他于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在京城果然不负平生之志,高中进士。明万历年间,又授编修,累官至礼部尚书兼学士。明神宗为太子时,陈经邦选任东宫讲读官。神宗即位,他更是名满天下。陈经邦当了国师,始终不忘当年许诺,他回家乡必到龟山寺朝拜。那时是十六世纪末叶,龟山寺古老而沧桑,从九世纪中叶开山祖师无了创建寺院至斯,已有七百余年,历经唐宋元三朝,是泉州(当年莆田属泉州)的一座古刹,也是七州之闽的一座名刹。然而,明朝古寺僧才缺乏,殿堂院落破旧不堪,昔日风光不再。陈国师在州府寺院寻找住持僧才,无奈多年无法如愿。陈国师回京,仍挂念着龟山,暗中察访都中山门,留心物色名僧禅匠。终于有一日,他到北京顺天府正觉寺,认识青年名僧胜权(字月中)禅师,俩人言谈甚契,国师与胜权谈到当年寒窗苦读,古寺澡雪,许下心愿,请其南来振兴龟山宝刹。当时胜权仅20多岁,他亦有一愿,即朝拜南北名刹,然后驻锡深山梵修。乃答应陈公待参天下名山后,再应命南来。

      十多年之后,陈经邦已经致仕在家,月中禅师游方来莆,寻到陈府:故人阔别重逢,喜出望外。陈公带禅师上山,月中一见无了祖师真身,遂生欢喜心,发愿驻锡古寺,重兴龟山道业。月中作为外来僧人,克服语言不通、风俗殊异等困难,领众僧募化集资多年。陈经邦捐献巨资修寺,并向叶向高、李廷机两位郡臣求助帮忙,合力修复了所有殿堂院落,还兴建了东西两座属寺,住寺僧达500多人。月中禅师发扬无了禅师开创的龟山寺“亦农亦禅,禅净兼修”宗风,全面垦复寺山茶园,领众荷锄出坡劳动,精心培植茗茶,提升加工工艺,一时茶业大兴,蜚声八闽。朝廷闻情下诏索贡,月中每年精选上等茶叶千斤进献内廷,大受明朝群臣赞赏,皇上取其法号,赐名为“月中香”。

      月中香传说在莆田流传很广,它是一种茶文化,也是古代读书人的一个人格信仰。陈经邦求取功名梦想实现后,不忘报恩故土,守愿如初,发心真切。在这里,龟山寺如同他的山中母校,云水是导师,清静是课堂,苦读是同窗,一位博学多才的名宦形象,在这个传说里接地气而鲜活过来!

      龟山寺的报恩之心,在近代南洋下院表现为跪乳反哺、灯灯相续。清末,成慧、妙性二兄弟僧发愿兴复龟洋大刹,领十八门徒驻山,开辟了近代重兴帷幕。二十世纪初,二公之徒弟开始云游南洋,寺僧平章进驻马六甲青云亭(甲亭)任住持,购置产业,传播信仰,创立龟山下院。平章西归,徒孙香林(霖)于1929年接任住持,并兼任祖寺住持,甲亭实为龟山寺僧粮道资之命脉。现在龟山寺的大建筑物,都是20世纪30年代香林(霖)从海外汇巨款、由驻寺僧监督修建的,寺院殿墙石刻或栋梁题字,都写“住持香霖重建”。香林(霖)圆寂后,上弘、定光、金明、金星、寂晃、禅道、理证诸法师,相继主持甲亭事务,不断支持祖寺建设。1986年夏天,定光大师率徒弟回到阔别四十年的龟山,发愿为祖寺贡献余生之力。回马不足一月,定光示寂,荼毗获舍利子千余粒。弟子真经为报师恩,与其高徒禅亮商议,同倾巨资,于祖寺前修建七层“定光舍利塔”,还先后领众修建过法堂、禅堂、地藏殿、放生池等,重塑三佛金身,向政府申请落实政策归还龟山茶场,出资修建华亭至龟山公路等。

      接待我们的监院禅严,就是真经法师的弟子。

      一百多年以来,海外龟山徒弟徒孙高僧辈出、蜚名中外,许多人才限于篇幅在此无法一一列表,他们都把毕生贡献给了龟山无了禅师开创的千年道业,他们生前弘法海外,广结善缘,集腋成裘,报恩祖寺;圆寂后立遗嘱认祖归宗,把骨灰舍利送回龟山,葬于列代祖师的塔墓里。龟山古树参天,法脉涌泉,神龟再现,殷殷可待。我们参观古寺后,对莆阳这座寺院心生敬仰,对禅茶“月中香”,也有更美好的期望!

      千年名刹报恩心,一代一代传灯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