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龙眼散记

    龙眼散记

      □游荔生

      有个成语叫“春华秋实”,说的是大凡花卉果品,总是要在春天花谢之后,经过夏季漫长的等待,秋天才成熟。

      龙眼,就是标准的“春华秋实”。

      莆田的西天尾镇后埔,我的老家,有一些龙眼。祖父早年为了生计,背井离乡,漂洋过海,辛辛苦苦积了一些钱,回家盖起了一个房子。房子的前后,有龙眼树园。

      龙眼树,有风景啊。

      人们容易感觉到的风景,似乎是春日踏青、夏日戏水、秋日逐叶、冬日赏雪。其实,龙眼树也可以是一种风景。清晨,紫霄山,静静的山野一片银灰色。远处地平线上的龙眼果林,还是一团团模糊的影子,像山峰,又像凝然不动的烟气,一切皆美。

      美丽的阳光,热情的映照着无语逸动的龙眼树,黄褐的色,扭屈的杆,抛洒的枝,苍翠的叶,组织成一种耐人寻味的风景。

      龙眼树,杆高,冠大,皮糙,板状根,羽毛状叶,葱茏茂盛,干净,纯粹,精神如古诗的:幽株旁挺绿婆娑,啄咂虽微奈美何。香剖蜜脾知韵胜,价轻鱼目为生多。左思赋咏名初出,玉局揄扬论岂颇。地极莆阳秋更暑,登盘犹足洗沈疴。

      龙眼树在阳光下,叶绿枝繁,光芒闪烁,熠熠生辉,永恒站立。今天,我以为祖父仿佛那龙眼树,有树一样的执念,脚踩沃土,头向蓝天,不畏炎热,无惧风雨,吃苦耐劳,抛枝洒叶,向着理想的目标挺进。

      印象深刻的龙眼树,每一季节,它身着的“服饰”,不一样的。无论是下雨还是烈日,它都静静地伫立着平实的树影。树的生命,时刻在。

      春天里,龙眼树,繁大的枝干,展在上空,布在地面,细细的叶子有色彩、美丽。这样的龙眼树,平凡,谦虚,心平气和,给人上进的信心。

      龙眼树外观看,已经许多年的树龄了。有的树把整个上空,遮掩的密密麻麻,像是一块绿色的瀑布。细细飒飒的光点直射,点缀了原有的斑斓。

      龙眼树开花,也美丽的。春天在枝头睁开惺忪的睡眼,向人们发出春天的信号。望那些果树,隐隐可以感觉到,它们正在发出一声声感叹,声音低低的回旋着。茂密的树枝上,捧出了一束束花枝来。黄褐色的花枝,映衬着墨绿色的树叶,让人触摸到春天勃勃生机的气息。凑近它仔细端详,那花苞十分细小,无数颗粒像圆圆的小珍珠挤在一块,簇拥着分叉的花枝。

      已经开起来的小花,如桂花般爆出细微的花蕊来,用鼻子嗅一嗅,做个深呼吸,很香,很甜。闭上双眼,仿佛看到又大又甜的龙眼串挂满枝头,沉甸甸的压低枝头。星星点点的点缀,足以表达一片妩媚的春天了。

      春华秋实,每年的四月份龙眼开花,到秋季开学的九月份,可以采摘果实。

      在初秋的光照中,放眼沐浴在阳光下的葱郁龙眼树,心底浮起庄严的历史感。凝望蓬勃生长的龙眼树,不自觉地染上了厚重的思绪,探究的色彩。

      龙眼树,果实成熟了。

      如擎伞撑开的龙眼树,大老远的就能望到,碧绿的直径可达数米的树冠上,悬挂着满满当当的土黄色的果实,黄绿相间,就好似画家在一种或绿或黄的底色上,任意甩笔撒上另一种颜色,两色相称,没有主次,只是为伞盖上了艳丽色彩。

      近看,感觉到龙眼树的高大。那树干,人伸开两手围抱不来的。如虬龙盘踞,树皮皲裂成条条块块,沟痕相通,好似“龙鳞”。雨后树枝上垂下的水分,滋润着“鳞片”,潮湿墨黑而留苔痕。不知道树龄,只感觉到沧桑。

      龙眼树,果实成熟,有风景的。果树的枝条影影绰绰,在恬静和明朗的秋天中,耀眼的光亮,让人的心里洁净。

      在树枝顶端横空长出的朵朵果实,颗粒大小刚好与葡萄相仿,只是颜色不同,且土黄的果壳粗糙不平,而稠密成串,长到树冠外层,不像葡萄垂到叶下。

      龙眼树的果实,可以做诗的。百越风烟接巨鳌,还乡心壮不知劳。雷霆入地建溪险,星斗逼人梨岭高。却拥木绵吟丽句,便攀龙眼醉香醪。名场声利喧喧在,莫向林泉改鬓毛。

      高大的龙眼树下,本来是纳凉好去处。而龙眼采摘的日子,树上的果子在阳光的沐浴下,闪烁着透明的光芒,有微风吹来的时候,富有生机。

      吃龙眼了。

      剥开饱大的龙眼,白泛泛的一圆,饱满湿润,甜汁粘手,尽是厚肉。剥开薄肉的龙眼,中间显露一小黑圆,那是核,一看,酷似眼珠。传说这果子,因为像龙的眼睛,故取名叫“龙眼”。

      厚白的肉,刺甜的汁,果甘微温,实在是好吃,不愧水果中的上品。

      我吃了些,一心一意感觉那甜甜的味道,让它在唇齿间久久停留、久久消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