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瑛壶院传奇

    瑛壶院传奇

      □戴金怀

      海晏河清百废兴,瑛壶历尽沧桑经。

      村民虔诚捐重建,香火鼎盛人文荣。

      莆田市荔城区新度镇溪东瑛壶院,坐东朝西,位于风景秀丽的壶公山北麓,南洋平阔,兰水环绕,是钟灵毓秀的风水宝地。它建于明末,年代久远,资料阙如,未能详载。但有六个传说,在此简述,以恐失传。

      瑛壶院大门前原有路亭,亦称溪东亭道,是界外通往城里的三大歇凉地(渠头桥、阔口桥)之一。一天,有位知府要往某村办案,途遇暴雨,躲在亭道里避雨。此时,院内声音嘈杂,知府便叫侍从进去探个究竟。侍从询问当地人,为何如此喧闹,当地人告诉他,是“童心”在“绍驾”。侍从又问,哪尊菩萨有那么威灵,当地人答道,是刘公元帅。随后,侍从将打听到的消息传告知府,知府听了不相信,便叫侍从从公文袋里取来文房四宝,把刘公元帅的名字写在自己的掌中,松攥拳头走进院里,问“童心”道:“听说这里有尊菩萨颇显灵,能否猜出我掌中所写的是什么?”“童心”脱口道:“余名在汝手,尔命在吾手。”知府听了,吓得面无血色,浑身颤抖,立即跪下,磕头像鸡啄米一样向菩萨认罪:恳求饶他一次,能保他性命,一定会来答谢。接着马上打道回府,择日送来匾额,挑来盘担,派来执事,还演了两天戏,最后把执事用的用具,全送瑛壶院,才安然无恙。后来这套用具被邻村锦墩借去。

      还有个刘公元帅汇戏故事。一次,有一剧团,突然来到瑛壶院,大家感到莫名其妙,都没人去汇戏,为何有剧团到此演戏。后来有人发现刘公元帅脚上有该剧团戏单。

      民国三十二年,天旱不雨,田园龟裂,俗云“春雨贵如油”,百姓叫苦连天。为解黎民疾苦,院董事会于三月十几日发起乞雨。辰时用八抬大轿,请张公圣君往城里城隍庙,向城隍爷祈雨。为首执事人员头戴“龙宫”,身穿白衣,披麻戴孝,手执哭丧杖(孝子鞭),口念有词。全村男子老幼共三四十人,队伍排成一条龙,整整齐齐出发。未时返回,行至溪船头,霎时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执事人员虽全身湿漉漉,心情却分外兴奋,欢呼雀跃不已。为神明降雨之灵验,本村于十一月初二在院前汇《益华风》、《新汉宫》两班戏,对台演唱两天和摆宴桌答谢。

      院内有尊慈感圣妃,神通广大。闹元宵时,须用当年成婚男子和未育男孩者,抬出接驾行傩。锣鼓队随行,前呼后拥,威风凛凛,场面壮观,热闹非凡。接驾完毕入殿,轿杠换短,飞跑回宫,速度快,受风的冲击力和震动,其身上的装饰品必落地,大家争着拾,谁有幸拾到,再带回家用红布包扎珍藏,翌年元宵节,购新原物奉还,会行好运。尤其是拾到头冠冕旒,今年财运亨通,孕妇定生男婴,答谢时除新原物外还多一盘担,此习俗沿用至今。

      还有个传说是,瑛壶院那尊马将军亦很神灵,从庶民到官员,过溪东亭道都必须下马,否则会不吉利。一日,灵川东汾有一纨绔子弟,性格骄横,态度傲慢,骑着骏马,收完租后要回家去。在行至离溪东亭不远的地方,蓦地,马不献蹄,立驻不前,无奈便着鞭前进。那马在院子里兜了两圈,直奔家里。须臾,一匹活生生膘壮的良马,连跃带跳几下,猝然倒地而亡。他疑窦不解,经过缜密反省,才悟出是过溪东亭道未下马造成的后果,后悔不已。

      另有个独特的传奇,院内原有口二百多斤用生铁铸成的洪钟,悬在大厅柱子的横梁上,相当显灵。可鉴别好歹、真伪,斡旋事端纠纷,处理浑水摸鱼,颠倒是非等问题。如有碰到两人无法解决的矛盾,即可到神钟前去发誓,再用手去摸。居心不正者,触其钟者会受报应;光明磊落者,敲它几下又何妨。因而凡有做亏心事的人一般不敢去摸,可惜这口神钟现已不存了。

      [张文兰(84岁)口述,戴金怀整理]

      ——以上摘自《闽台宗教名胜旅游博览》一书,文章段落位置有调整。

      瑛壶院重建以来十枝石柱一直空着。恰逢我儿子今年福首,瑛壶院董事会约我创作楹联五副,为瑛壶院增添艳丽光彩。于是,我欣然命笔构思,围绕传奇故事,每副楹联隐着一个故事,随笔附上:

      1. 威镇疆场骁勇知兵复汉室;

      神庥黎庶炳灵托显惊府尊。

      2. 优孟来唱弹,莫名奇妙;

      戏单现脚面,方晓刘公。

      3. 地干龟裂,张公乞祈喜雨;

      水贵若油,天帝欣赐甘霖。

      4. 元宵拾冕旒,必生麒麟贵子;

      孕妇受恩泽,喜谢慈感圣妃。

      5. 傲纨绔逞强行禁道;

      马将军灵显护尊严。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