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仙“试”字奥秘

    莆仙“试”字奥秘

      □朱祖厚

      莆仙方言研究者和方言爱好者们常常会感到纳闷:“试”字在方言白读里为什么会读成yà?“试一下”,莆仙方言说“yà一下”。“试”字读音,是莆仙方言的“奇葩”之一,也是莆仙人的幸运之一。

      《说文解字》:“试,用也。从言式声。《虞书》曰:‘明试以功。’式吏切。”也就是说,读音如莆仙方言的“寺”。明试以功,大意是:(照你说的)马上试验,看功效如何。用莆仙方言说,就是“yà一下就知道”。这是舜的用人之道。《康熙字典》所引《唐韵》《集韵》《韵会》注音,与莆仙方言“试”字读音相同:“式吏切,诗去声。”可是,“试”字读诗去声,只是文读。白读音为yà,有点匪夷所思。越是来历不明,就越是容易引起我们的好奇和探索的欲望。

      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从《说文解字》找答案:“(试)从言式声。”言字旁,自不待说。“式声”呢?意思是说,“试”字的读音与“式”字有关,式是声旁。比如“春”字,篆书“春”字,草字头,中间是屯,下面是日。《说文解字》:“春,推也。从艸从日,艸春时生也;屯声。昌纯切。”艸,是草的异体字。选择“屯”字来说明“春”字的读音,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说文解字》:“屯,难也。象艸木之初生,屯然而难。从屮贯一。一,地也。(初生草根)尾曲。”“春”字的读音与“屯”字有关,或者说,屯为声旁。春这个字,韵母和“屯”字韵母相同。

      现在说“式”。《说文解字》:“式:法也。从工弋声。赏识切。”“弋”字怎么读?《汉语大字典》:“弋yì,本义:小木桩。今字作杙(笔者注:莆仙方言的”柴头kí“)。用带绳子的箭射鸟:弋获。弋人何篡(篡,取,鸿雁飞得很高,射鸟的人无所施其技)。”江西有个弋阳县。《说文解字》注音:弋,与职切。就是与莆仙方言的“益”字同音。鬼就鬼在这里。不过可以明显看出的是:“试”字白读声母y来了!

      现在让我们光顾《平水韵》。“试”字在去声四置。该韵的头几个字是:置、事、地、意、志、治、思、泪、吏、赐、字、义、利、器、位。用莆仙方言读,这几个字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韵母。置、事、地、泪四字的韵母分别是i、o、ei、uei的去声。必须知道的是,《平水韵》因原编者刘渊是江北平水人(今山西临汾)而得名,其书早已不存。该韵书依据唐人用韵情况,把汉字划分成106个韵部,是更早的206韵的《广韵》的一种简化略本。此韵书作为诗歌用韵准则而流行。《佩文诗韵》则是清代科举用的官方韵书,与《平水韵》大同小异。

      由原来206个韵合并简化为106个韵,所以在平水当地人读来,同一个韵部里可能就有几个小宗派,不同的小宗派因为韵母有点相似而被合并为一个韵。我们福建人,在离中原几千里之外的东南角落里读《平水韵》,觉得古怪理所当然。好在我们的祖先们来自中原,并且顽强地保留传递着中原古音,不使之消亡,让我们这些莆仙后人还能够理解和应用这个《平水韵》,还能够认识古汉语这个老祖宗。

      “弋”字在《说文解字》注音:与职切,在《平水韵》入声十三职。该部有食、式、识、织等字与“试”字相关。上面说过,“试”字所在的去声四置韵部,莆仙文读音韵母都含i,白读可以分出一个极小的小宗派,韵母为ia:试yà(试一下);避pia(躲避);利lia(利落lia lo,lo读第六声,音短促而低);刺qia(举刀厮刺);食sia(食昼,吃午饭);譬pia(比譬),织qia(织毛衫,織是繁体字,《正字通》说:糸赤合字,与织同。赤,莆仙方言白读qia)。

      试与式普通话同音。但是,“式”字为什么不读yà呢?在古音中,这两个字本来读音就有所区别。《龙龛手鉴》的弋部收了一个罕用字,说该字读音同试、式。莆仙方言里,试,文读音如四,白读音是yà,方言语音称为“阴去”。而“式”字,与莆仙方言的“湿”同音,是入声,读音短促而低,是方言语音的第六声,称为“阴入”。与弋、式等字同属入声十三职的实、力、极、直、食、特、墨、默等等,则属于“阳入”,读音短促而高,是莆仙方言的第七声。

      试与式文读音不一样,白读音不一样也是自然的事。《诗经·大雅·荡》:“式号(哭)式呼,俾昼作夜。”在诗经时代,人们没有字典,会不会根据弋的读音,把“式”读为“亦”,甚至读成yà(近似也),兴许意思上更合理更明白?

      在《说文解字》刊行之前的千年时间里,人们就像莆仙民谣说的:“有字读字;有爿读爿;有箍读箍;无爿无箍,拟呼呼。”也许“试”这个意思在上古时代有着成千上百个读音,经过几千年的不断同化浓缩,淘汰了绝大多数读音。然后有人造出“试”字,人们不知道“试”字怎么读,就模仿“弋”字的声音,但是必须和“弋”字、“式”字在韵母或声调有所相同又有所区别。最后读为yà的这个独特声音顽强地保留在某些人群里。

      莆仙先民,就是来自那个幸运的人群,我们是那个幸运人群的后代。万事起头难,我们天天都有值得“试一下”,去“yà一下”的机会,我们在不断地“yà一下”中,有成功也有失败,潜能不断地发挥,自我不断地发展,人生因此而辉煌,莆仙文化因此而灿烂多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