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那歌,那岁月,那沙滩

    那歌,那岁月,那沙滩

      □游荔生

      那歌,《最浪漫的事》。

      那岁月,平和心事秋九月,淡泊生涯水一杯,一些平平淡淡的日子。

      那沙滩,湄州岛的黄金沙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妈祖祝福忠实于婚姻的夫妻,平凡的、和谐的夫妻是幸福的。知足常乐,知道自已幸福的夫妻是幸福的,知福才是有福人。不要放过生活中每一个简单的细节,不要无视每一次平凡的感动,我希望自己做身在福中而知福的人。

      静谧的夜里,缓缓流淌的《最浪漫的事》,环绕于耳际,轻轻飘到心灵深处。那歌悠扬清亮,缥缈缠绵,层次感清晰分明,音质柔和,富穿透力,回味无穷的音效性完美再现,美丽,清秀,有无与伦比的超级空间立体感。

      这样的夜,容易让人拾起一些细碎的心情。不经意间,浸润于如阳光般暖暖的微笑里,我内心深处的一角,隐隐地牵动着,思绪蔓延、舒展……

      平和心事秋九月,淡泊生涯水一杯。再回首,结婚30年磕磕碰碰走过的岁月,尽管生活里更多的,重复、单调而变得淡淡的日子,尽管无法让家的日子脱离柴米油盐、悲喜苦乐,然而眉梢眼底的细碎而平实的光阴,恰若细指织就的一卷长锦,渐次铺展又渐次收拢,跃然那字里行间。

      我的妻子朱霞,一个平凡的乡村女教师,51岁。我与妻子结婚在1989年国庆节,30年了。三十年,不短了,我总是在生活中,见到她的“莆田式”的最幸福、最健康的、最自然的笑容,似乎还保留着一点点乡土的气息。许多人像我一样,经常称赞她,她笑得更开心了。我是一个普通人,有人称赞我的妻子,我当然高兴。

      我的妻子,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好的一个朋友、我生活中一个非常得体的老师和保姆。30年来,她容忍了我所有的毛病。我的毛病,太多了;有身体的毛病、心理的毛病、性格的毛病,等。她在日常生活中,要工作,做家务,照顾我年老多病的父母,培养儿子,人情世故的许多事情,劳动量非常大的,她微笑地应付,不慌不忙,大师风范;而且,她还为我保持了一个温暖的家庭。

      淡淡论家端有味,一弹指顷多年身。那些细碎的往事尽在心间,慢慢沉淀,累积成了记忆的片段……生命一路而来,又将一路而去。人这一生,会遇到许多人,也会遇到许多事情。婚姻里头的夫妻,是得到了老天爷的祝福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妈祖的祝福啊!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莫过于夫妻一起慢慢地变老。万千红尘,只需一朵。生命中最美的是一种心境。一岁一岁,回首时,依旧感动于心,温暖如春。此刻,那些渐行渐远的日子,琐碎而鲜活的细节,成了故事的情节。

      电视演唱《最浪漫的事》,挺温暖挺掏心的:“……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再回首,结婚30年走过的岁月,是有一些浪漫的。说到浪漫,常会想到一些片断。妻子喜欢《找个男人浪漫一生》的网络小说,言情类的,一直在看。其实,滚滚红尘里,平凡的人,永远有机会去拥有浪漫的事。浪漫就是白发苍苍,坐着摇椅慢慢聊。浪漫时常围绕在世人周围,只是人们时常觉察不到,只缘已经身在浪漫之中。

      湄州岛,黄金沙滩,很浪漫的。我写一些湄洲岛的文字,云飞海渡万物从容,晓日破雾百舸竞发,激浪逐流鸥鸟群飞,一湾横渡,一滩绵延,一岛如画。湄洲岛,天堂一般的旅游胜地,一湾如诗如梦的海水,再美的画笔难以穷尽其形,再美的文字难以停留其上,只能倾听,只能静观。

      云飞秋水碧于镜,人影渡诗鸥不惊。秋天,行走在祖庙山上,倚在妈祖石像边,静静地欣赏,可欣赏到立体缤纷的画卷。湄洲岛的树,每片叶子都是上天的馈赠,每阵风吹来都带来大海的问候。万绿浅深非作意,千红浓淡总有情。在湄洲岛,可以用最近的距离去读天晴月圆的神谕。

      湄州岛黄金沙滩,是岛上最长最大最迷人的沙滩,北拥千畴绿林,南临万顷碧波,是天然的海滨浴场,冬可避寒,夏可避暑,风光优美,波平浪静,湛蓝的海水清澈如镜,柔软的沙滩洁白如银。

      我写湄洲岛文字,一心一意写20多年,自以为妙笔生花,龙飞凤舞,可我的妻子不屑一顾,而且,我写一本妈祖书,她唠叨一大堆。解决问题,一起旅游是选择之一。行人无限秋风思,隔水沙滩似故乡。那一个秋天,与妻子一起去湄洲岛旅游。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海风轻轻的吹,海面上波平浪静,天空呈现一片宁静的天青色。黄金沙滩没有雾霾,没有尘嚣,宁静,祥和,秀丽而温柔。我呼吸着清新无尘的空气,满眼映射着风景。打着赤脚走在沙地上,细沙与脚尖产生的细微摩擦,是一种有质感的相触,有些扎人,却又那么温软,我和妻子漫步,让沙滩深情抚慰。沙洁白如雪,细腻光滑,脚踩沙子上,彷如踏雪履棉,不时还会有“吱吱”的声响,舒适而惬意。

      妻子名霞,看朝霞。然后,拜妈祖庙。黄昏,又看“晚霞”。

      好美的晚霞!抬头,朝西,平视前方。西天燃烧的晚霞笼罩了整个海面,海被点燃了,荡起金子般的浪花,起一波又一波潮汐,拍打着沙滩,沙滩染成了金子,拍打着脚面,脚上也染成了金子。木麻黄树被点燃了,在隐秘的火光中,放射出生命的激情。秋风吹地百树青,华容碧影生晚霞。

      湄州岛黄金沙滩,这里的海水特别清冽。白鸟远来全似蝶,红霞淡去却成云。黄昏,夕阳似火,发散出最后的光和热,它带着对于大千世界的眷恋,从容而欢悦地冉冉西沉了。倏忽间,天边现出七彩霓虹,海水中变幻着、摇弋着红黄紫色的碎影,在黯澹的海水的映衬下,晚霞和归舟织成一幅多么壮丽的夕照美景!

      海滩沿坡处的一排排木麻黄树,在海风吹拂下轻轻的摇摆,它那投向沙滩的一幕幕摇曳多姿的身影,构成了一幅幅美丽动人的画面。木麻黄树上的叶针轻声地响着。声音,有时像清晨那快乐的海涛,有时象黄昏那柔和的私语,让人听到了以后很愉快。

      当清晨的朝阳初升时,当落日的晚霞绚烂时,当薄雾宛若轻纱笼罩港湾时,当一首首渔歌,唱响鱼丰季节的喜悦时,湄州岛黄金沙滩的画意有无尽的暖色。湄洲岛的秋天,有绮丽的风景。九月雨丝风片里,浓秋艳景似早春。每年的重阳节海祭,可以在这里欣赏到精彩纷呈的文化活动。

      横拖长袖招人别,只待秋风却舞来。湄州岛黄金沙滩,生生不息,富有灵性,弥漫着妈祖情调和浪漫气氛。湄州岛黄金沙滩,一位长袖善舞、浪漫风情的美媛呵,多么活泼秀丽,多么雍容华美!

      除却秋风沙际亮,一如看汝过江时。湄州岛黄金沙滩,温柔,热烈,美得真实自然,美得从容大气,立于光辉的新时代,用古典的舞姿和现代的光影,美化了生活,愉悦了人生。

      2018年的秋天,我又想起湄州岛黄金沙滩,那丰富和浪漫的色彩,让我简单的视觉,又慢慢恢复一点点敏感的天性。

      就像《最浪漫的事》,挺温暖:“……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我并没有太远大的志向,所以笨拙而简单,随缘而安心。

      我想,只要努力地生活着,过日子,写散文,在这个世界,当一个中庸的、心平气和的观众,就可以幸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想这应该是一种情怀吧,只是淡淡的,小小的,却余味悠长。

      平和心事秋九月,淡泊生涯水一杯。再回首,结婚30年了,磕磕碰碰走过的岁月,生活里更多的,重复、单调而变得淡淡的日子。妈祖保佑,磕磕碰碰走过的岁月,重复、单调、淡淡地,把日子继续过下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