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兰溪人家

    兰溪人家

      □蔡丽珊

      临了溪水,住着人家。

      住的虽然是小小的屋子,但房前屋后总有那么几株龙眼树枇杷树。散落其间总有母鸡觅食,耸着尾巴的雄鸡在绿荫下大踏步走来走去。

      春来了,屋前那块地生机盎然,金黄的油菜花谢了,结出密密的嫩荚;黑白相间的蚕豆花谢了,长出小指头似的豆荚;雪白的萝卜花谢了,结出一蓬蓬种子。兰溪人家屋旁总有那么一瓜架,或种南瓜或种丝瓜,长长的藤上,青的红的瓜把房子衬得格外喜气。

      若是夏天,兰溪人家撑一把竹篙,划一竹排,竹排上站着七八只精神抖擞的鱼鹰,竹篙一挥鱼鹰就噼噼啪啪,纷纷跃入水中,眨眼工夫,叼上来白花花拼死挣蹦的鱼,也溅出一溪的笑声。袅袅的炊烟,暮归的老牛,向晚的微风,归巢的鸟儿,都是老一辈人家记忆中的经典老照片。

      日子在流逝,其间也少不了埋怨,每年台风汛期总让人手忙脚乱,咆哮的溪水肆虐,总会有那么几户人家房子被淹。即使这样准也没想过搬家,祖辈生活的地方,咋那么轻易离呢?

      近十几年,兰溪边的交通迅猛发展:高速、铁路、水泥路四通八达地牵连着全国各地,脑子活络的兰溪人家近赴上海、北京开小吃店或加油站,远则去新加坡、日本劳务出口,还有的去非洲开超市。腰包鼓起来后,人们又在家中办各式各样的加工厂。总之兰溪边别墅多了,街上小车多了,人的衣服时髦与国际潮流同步接轨。

      许多兰溪人家尽管故园难离,但应着儿女要求还是搬到了北京、上海定居,有的还移民海外。

      去的尽管去了,留下来的兰溪人家日子过得更滋润。兰溪生态景观带的建成,使得兰溪成为一处综合性开放公园。一溪莹莹清水,两岸垂柳依依,三季鲜花怒放,四处绿树成荫。木兰故道,风月无边,兰溪桥畔,美不胜收,虎啸潭边,金凤桥畔,英烈丰碑,高耸入云,抗倭伟绩,千古流芳。五帝庙宇,皓壁飞檐,小区丽景,园林点缀,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红墙绿瓦,雕塑喷泉,尽展新颜。

      早上晨光熹微,古老的南宋古桥上人影绰绰,桥下波光粼粼,时有白鹭蹁跹,桃花灼灼,鸟声嘤嘤。兰溪人家就在这流动的透明时光中打太极,散步。

      晚上,华灯初上,兰溪两岸热闹极了。广场舞,拉丁舞,街舞,交际舞,轮番上阵。你会很惊奇地发现:早上还在卖猪肉的大婶居然是广场舞的领舞者,而卖衣服的小妹竟大汗淋漓地跳着时兴的鬼步。邻居退休大伯夹杂在十音八乐乐队中咿咿呀呀地拉着二胡,对门的阿姨居然拿着话筒慢悠悠地唱着莆仙戏,清亮的声音随着氤氲的水汽漾开。溪水汩汩,摇碎一溪月色。

      于是,搬到大城市的老人家又回来了。邻居们问为什么?老人家自豪地说:“现在家乡到处是超市,购物有淘宝,支付有微信,饿了有外卖,高铁就在家门口,兰溪空气新鲜,养老在仙游!古人郑纪讲得好,此处即蓬莱啊!”

      是啊!兰溪人家,在这样的桃源仙境,和着时代跫音,踏歌而行,应节而舞,书写绿色家园新诗韵。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