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马院村:革命燎原上红星再闪

    马院村:革命燎原上红星再闪

    1.jpg  

    ①马院村村口

    2.jpg

      ②参观人员听村支书邱庆照讲革命故事。

    3.jpg

      ③闽中游击区根据地旧址

    4.jpg

      ④革命故事以油画的形式呈现。

      进入莆田市城厢区常太镇,车子行驶在盘虬山间,不时可见“革命老区”的标志牌。在常太,几乎每一个村都拥有一段革命老区的鲜活历史。

      等到沿路的一行铁马映入眼帘,马院村就到了。这里也是革命老区的一部分,但它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即石碑上刻着的“闽中工农游击队驻地旧址”。这里曾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中闽中独立游击区的根据地。

      三载历史 再现荣光

      7月1日,马院村治印满自然村的闽中三年革命史馆前方,一座红色历史大型雕塑正式亮相。这座名为《胜利的旗帜》的雕塑上,刻有“碧血春秋,红色马院”八个字,是马院作为三年游击战争闽中游击区的真实写照。

      在马院当地,“先有漈川,后有闽中”这句本地话顺口溜流传甚广。漈川为马院的前身,作为闽中第十五块游击地,它的身份还原来得有些曲折。“正常定性一个游击地,一般需要满足有党组织、革命游击队伍、独立的根据地以及游击队加入新四军等四个条件,但马院这个地方的游击队,因为当时的大背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直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才加入新四军。”城厢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吴建銮介绍说,直到198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在组织编纂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时,闽中这块游击地才被发现。1988年,马院作为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一块独立游击区的历史地位才得以确认。

      马院村村部大门口,百年的榕树枝繁叶茂,结着数不清的籽。这里的人民口口相传的历史,为八十多年前的峥嵘岁月再添有力的佐证。村民杨国梁今年79岁,“我的父母亲、奶奶都是干革命的人。从小我听着那些地下党的故事长大,也感受到这段历史的荣耀。以前我有顾虑,怕人家听到这些故事会觉得失真。因为那些故事对于这一代人而言,太久远了。但我自己后来想,为了下一代能够了解这段历史,我一定要把它们说出来。”

      2015年,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馆长一行先后两次到马院村考察,经与相关部门沟通后,确定建立闽中游击战争纪念馆。2017年,城厢区委宣传部邀请一批油画家,以杨国梁为代表的老一辈人所传诵的闽中游击战争革命故事为题材,进行油画创作、巡展。

      同年11月,闽中三年游击战革命史馆建成。“这个纪念馆,是老区群众盼望已久的。”杨国梁说,当初地下党游击队因为失去与中央的联系,在闽中独立作战,靠的是坚定的信念,更少不了当地群众无条件的支持与配合,这些人值得被铭记,值得彪炳在中国人民革命的光辉史册上。

      革命精神代代传承

      时值暑假期间,53岁的马院村村民杨剑华和她的两岁孙子在院子里嬉戏,一派和乐的氛围。“我以前在家是裁缝,但年轻时候总想看外面的世界。”杨剑华说,32岁这一年,她出去打工,主要经营学校食堂里的糕点。这一步迈出去,就是二十几年。她一个人外加一个员工,将面包坊经营得有声有色,当时一个月营业额达三千元,而那时整个学校食堂的二十几个员工,一个月营业额才两千元。

      “相对当地人,我更勤快些,但其实是深受曾祖母的影响才有的今天。”杨剑华告诉记者,小时候她的曾祖母总把她拉在床头,说许多过去的事情。她只记得“穷、革命”是那时候曾祖母常挂在嘴边的词。曾祖母说有年闹革命的人来,她想都没想就把床铺让给军人住,而自己就窝灶台上睡。长大后,杨剑华的奶奶也常给她说一些革命的故事,其中一件是她奶奶去延寿桥运送游击队与外界联系的重要“武器”无线电台时,一度被国民党军发现,但她奶奶凭着机智躲过眼线,经过一天一夜的艰难跋涉,穿过崎岖不平、林木茂密杂草丛生的山路,带着满身的伤痕,终于将电台完好无损地送达马院的游击队手中。“以前听这些故事,我觉得我的奶奶好勇敢,所以促使我自己变勇敢,一个人出去闯荡。”杨剑华说,“其实那时也不知能出去做什么,但就是一心想闯出去,一路闯一路问,慢慢摸索当地的行情,最终扎根下来。”

      “马院这些老百姓,当初冒着枪林弹雨为中共地下党员护送航程,可谓军民鱼水情深。在往后的历史演变中,这种感情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吴建銮说。

      邱庆照是马院村党支部书记,现已65岁。年轻的时候,他也曾参军。“那时候,一心想成为有志青年,国家有需要,不会去考虑其他因素,义不容辞就投身进去。”他说,老一辈坚定的革命信念一直深深地影响着他。

      配套设施助力旅游

      2017年底,马院成为3A旅游景区。

      “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六批来访客人。”邱庆照说,如今他几乎每天都有接到预约参观的电话信息。自革命史馆正式对外开放以来,马院这块红色基地备受莆田市各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院校的关注,成为各党支部及社会人士了解闽中红色文化、接受爱国爱党教育的热门地点。

      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将红色文化培植在红色旅游中,两者相得益彰,使得马院成功踏出其造血功能的第一步。“因为建设幸福家园的契机,最初我们只挖掘马院当地的生态、自然景观资源。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吴建銮说,为了惠及当地群众,开始考虑发展乡村旅游,且突出红色旅游。资源变成了资本,在增加当地群众的收入、壮大集体经济的同时,也让村民共享发展的成果。

      7月14日,城厢区旅游局的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走进闽中游击区马院。一行人早早从市区赶到深山,听这里的老人讲述过去的红色光辉岁月。杨国梁是革命史馆的最佳讲解员。那些墙上的文字说明,油画中的历史故事,多是他成长过程中父辈、祖父辈亲身经历的故事,对他而言如数家珍。在讲解过无数场的闽中革命游击队经典场景后,这位已近80高龄的老人说:“我不觉得讲解是件累活,只要下一代想要了解这段历史,我就一直讲下去。”

      走进马院村,只见每家每户门前都摆有一个垃圾桶。邱庆照说:“乡村要发展,卫生好、环境好是第一点,不然人家来,第一印象就不好。”

      “家里空气好,一点灰尘都没有。”杨剑华在外面时间待久了,现在有机会就回来。她说,再过两年还要回到这里来种点菜,安心养老。

      2017年11月,马院村获评第五届全国文明村镇。

      今年年初启动的排污、河道整治工程,将进一步提升马院村的硬件设施。“我们在加快筹建选评4A景区,村民们都积极配合,响应上面的号召。”邱庆照颇感欣慰。

      “打造马院这样一个红色基地,是传承红色基因,弘扬红色文化的最佳例子。”吴建銮说,接下来,莆田市委党校的教学点也将入驻这里,让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红色教育基地。  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俞靓/文 游飞/图

     

      许培元:“弘扬常太红色文化是我的责任”

      要论闽中常太这个星星之火的燃烧处,许培元是当之无愧的传火者。这位原莆田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虽然没有加入红军参与革命,但是他接过传播红色文化的火种,照亮革命老区的漫漫长路,为延续红色精神尽了自己的一分力。

      许培元曾下放常太前后八年。在那里,他深深感受到常太人民身上“勇于牺牲自己”的红色基因。

      1958年,莆田县在常太镇的心脏地带建造了库容居全省第二位的东圳水库。“常太人民为了当时莆田县100多万人民能喝到清水,舍小家为大家,政府说拆迁,一家人就地搬走,说走就走。”许培元说,当时迁移农户2666户,人口1.33万人。

      再往前,三年游击战时期,在更为艰苦的年代里,“常太人为了掩护地下党员,家里就是只剩一斤米,也全都奉献给地下党游击队员。”许培元告诉记者,还有不少人献出自己的生命。

      常太镇28个村,许培元爬过每个山头,每个村。八年中,他经常翻阅历史资料,也听当地的老人讲故事。“当初城厢区规划常太马院这块区域时,我特别提出,将红色文化列入重点。”他说,这个曾经的闽中游击区根据地,如今在政府的规划里,若没有红色的内容,如同少了灵魂。

      2016年,城厢区文联组织采风,很多文化工作者走进马院村。“其他人或写山写水,或写古建筑,但我坚持只写红色故事。”在人生意气风发的青春时期,许培元把热血洒在这里,“我对这片老区的感情很深,对那些早已耳熟能详的革命同志也怀有崇敬心理。中央强调不忘初心,我更不能忘记当时这些革命先烈为共和国的成立做出的牺牲,弘扬常太红色文化是我的责任”。

      在为期两个月的采风活动中,许培元一边采写故事,一边不忘为地下党的后代落实政策。得知韩永藩烈士的后代韩文辉的家庭生活困难,他撰文“将军来信慰先烈”,登报呼吁,最终为革命烈士后代争取到革命“五老”的待遇。“其实待遇对这些革命后代而言不是最主要的,那份应有的荣誉才是他们最在乎的。”许培元说。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俞靓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