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澄渚女婿欧阳詹

    澄渚女婿欧阳詹

      □谢顺航

      唐朝的时候,有个澄渚村的女婿四十多岁就离世了,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撰文痛惜之,“呜呼!詹今其死矣!”当时的福建观察使常衮也很赏识他,“亲与之为客主之礼,观游宴飨,必召与之……詹于时独秀出,衮加敬爱,诸生皆推服。”这个人叫欧阳詹,是莆田林披的女婿。欧阳詹有才华,成名也早,韩愈说自己未成名前就听闻欧阳詹的文名——“予就食江南,未接人事,往往闻詹名闾巷间,詹之称于江南也久。贞元三年,予始至京师举进士,闻詹名尤甚。”欧阳詹和韩愈同登贞元八年(792年)“龙虎榜”,并且是以第三名成绩上榜的(莆田的史书说是第二名),却一直未得应有的功名,一直当国子监四门助教。这是当时他的朋友为之惋惜的原因。

      欧阳詹给人的印象是他“忠孝仁义”都有,体现典型的传统儒家价值观。韩愈说他“事父母尽孝道,仁于妻子,于朋友义以诚。”他的“孝”在《拜母氏坟》诗中可以感受到:

      高盖山前日影微,

      黄昏宿鸟傍林飞。

      坟前滴酒空垂泪,

      不见叮咛道早归。

      他的“义”体现在虽位微言轻,仍然大力举荐后来学子乃至同辈,韩愈还念念不忘欧阳詹对他的举荐:“十五年冬,予以徐州从事朝正于京师,詹为国子监四门助教,将率其徒伏阙下,举予为博士。”《八闽通志》赞美他说“唐自助教置官以来,善举职者,无逾于詹。”

      他的“情”体现在和小舅子林藻、林蕴的情谊上、体现在对故土的感情上。在进京赶考的时候,欧阳詹、林藻、林蕴等人一路上吟诗作赋,互相寄赠,欧阳詹的诗中多表达对兄弟和故乡的思念:

      村步如延寿,川原似福平。

      无人相共语,独自故乡情。

      欧阳詹老家在晋江,但是他临终时嘱托灵柩南运葬于莆田广化寺灵岩塔北面——这曾是他和林藻、林蕴青年时发奋苦读的地方之一。

      相对于研究欧阳詹的人品,我更感兴趣的是他在文学史上的位置。唐朝时由韩愈发起的古文运动,欧阳詹仅仅是支持者和同情者么?欧阳詹英年早逝,韩愈在写完《欧阳生哀辞》抒发哀思之后,意犹未尽又写了《题哀辞后》,这里面直接就为欧阳詹辩护,说明了欧阳詹对他倡导的古文运动的抱负和志向:“今刘君之请,未必知欧阳生,其志在古文耳……古之道,不苟誉毁于人。刘君好其辞,则其知欧阳生也,无惑焉。”但是,虽然欧阳詹在地方史、在当时文名甚高,遗憾的是在官方文学史中似乎并没有他应有的位置。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