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衙门旧址不复在 路人犹记奚公坟

    衙门旧址不复在 路人犹记奚公坟

      前些日子,莆田旧体育场片区,经公开拍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即将进行大规模的建设。此事不由让人回想起六十多年前的往事。旧体育场原本是兴化府知府衙门(府署)的旧址,在明代嘉靖年间,被陷城的倭寇烧毁,而后没有复建,此处仅剩靠“府后路”的几幢平房而已!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林梦飞在莆田主政,他接受地方文化界人士的建议,把被火烧毁后的残垣断壁进行清理平整后,改建为“莆田县立体育场”,设立体育场管理处,位于东北隅的后衙平房内。1940年体育场的场长是宋景涛,他曾经雇泥水匠修葺位于管理处北面府署后园的一座坟墓,及一口与坟墓近在咫尺的古井。1943年林天民继任体育场场长,他托人找回散落在民间的“奚公坟记铭”,由泥水匠安嵌于坟后壁上。供人们追悼,缅怀先烈。孤坟与水井上世纪四十年代还存在,而后体育场几经扩建,坟与井的位置建看台。这位演绎一段可歌可泣的英烈,原来是郡同知兼摄府事奚世亮。今节录有关史料于下。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六月,倭寇复来,屯聚蔡土宅、杭头等村,时郡之溪舟人伕(木兰溪的船夫)请愿死战,一鼓而前,歼寇百余,又募华亭虎匠数百,入杭头以毒矢射贼,贼溃移白杜,虎匠亦被伤百人,七月戚继光由浙来闽,先扫横屿倭寨,余寇逃莆田,欲与其伍汇合。戚军追杀不舍,歼倭千余,九月十三日戚军到莆田,时倭寇驻扎宁海林墩一带,五鼓兵达,连克倭栅六十营,斩首九百七十余级,十月班师回浙,参将侯熙免官,以毕高任之。十一月倭寇又聚集四千余,猛攻莆田城,三旬未解,分守翁时器巽懦寡谋,城中粮尽,兼又大疫,人民翘望援兵,福建巡抚游震遣总兵刘显救莆,但因兵卒寡弱,进至江口而不敢前,翁移文促之,刘乃派把总领兵六十名先行,被倭寇伏杀,包仅身免,至二十八日刘又遣兵八名,衣甲俱缀“天兵”字样,欲送文与翁分守,但皆被寇杀。寇遂衣其盔甲,在二十九日佯援兵自东岩山缘城以登,翁不察,命守北城,夜三更斩关破城,翁时器缒城(用绳子缚身自城墙顶坠放至城外逃走)参将毕高不战而逃。郡同知兼摄府事奚世亮(到任甫阅月即殉职,后建奚公祠祀之),县通判李帮光,县丞叶时前,指挥张远皆力战殉之,连训导卢尧佐亦以文职守城死之,尤可悯敬。倭寇将城门关起,刘显仍以军少壁城外不敢战,俞大猷虽自南赣驰援,亦不欲即攻城,侍大军会同以困城中倭寇。本来是倭寇攻城,现在变成官军围城,倭寇在城中大肆淫威,城中人民任其宰割了。

      倭寇在莆田城内据府衙各处,尽发库藏,掠遍富豪世家,捕杀进士十七名,举人数十,秀才三百余人。绅矜士庶兵勇,或忤倭被害、或巷战捐躯者不计其数,人民走避不及躲藏无处者随寇之喜怒,日加杀害,年轻妇女几被拘禁,毁容断发甚至投湖跳井以及自缢焚身者,日皆数十起,其罪行罄竹难书。

      附:《奚公坟记》

      奚公世亮,湖广进士,任延平府同知,嘉靖四十一年(1562)来兴化摄郡篆,甫阅月,倭寇围城,分守翁时器误信天兵,开门揖盗,遂致城陷,翁缒城走,奚公死于乱兵中,全家妇孺投井以殉。当道悯之,葬公于府署后园,至今坯土巍然,距坟数武,有废井,即公之家属埋骨处,当时同死者有县丞叶时兰,而县学训导卢公尧佐,以教官守城死,尤为可悯!邦人建奚公祠于府署后园隙地,吴国伦作奚大夫像记,石刻落于民间。自府署奉裁,祠即不保,沧桑多故,区区祠坟,徒怀古者凭吊耳!

      林西园作五律诗悼念奚公:

      两朝百太守,千古一孤坟。

      碧血犹新草,灵旗空暮云。

      大仇日出国,快事戚家军。

      寂寞谁封树,啼鸦不忍闻。   (方金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