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涵头”二十四铺探秘

    “涵头”二十四铺探秘

      涵江古名“涵头”,一直以来有“涵头二十四铺”的说法。随着时间推移、建制变化和城镇的变迁,到底这二十四铺是指哪些,一直未有定论。我曾走访过不少老人,也有不同的说法。现在“涵头二十四铺”还不时地在涵江人口中传讲着,其意指整个涵江。但以前的二十四铺只是涵江旧镇的一小部分,它的真正范围及划分成为了涵江人的“乡愁”。

      现在“涵头二十四铺”还常在民俗活动,宗教活动中被提起,各个社区都称我们是XX铺的,因此探究“涵头二十四铺”还是有必要的。

      早在1989年,我参与《涵江纪胜》一书的编写时,就有领导建议,要收入“涵头二十四铺”。为此编委会多方请教了老一辈陈长城先生、蔡麟先生,可是他们也说不准。后来该书在“掌故轶事”中这样写:

      涵江二十四铺名录

      涵江地区古有“二十四铺”之称,但其区域范畴和铺名,则有几种传说。因历史沧桑,还有待考证。下面所录的一种,是比较接近于现状的。可供参考:

      龙兴铺,新桥铺,楼下铺,港头铺,

      西林铺,田尾铺,保尾铺,宫口铺,

      前街铺,后街铺,仓头铺,青年铺,

      后坡铺,延宁铺,霞徐铺,宫下铺,

      仓前铺,后度铺,铺尾铺,忠孝铺,

      孝义铺,鉴前铺,下洋铺,塘北铺。

      (录自《涵江纪胜》第141~142页)

      这里所列的二十四铺,连编者都说“还有待考证”,只是“比较接近与现状的,可供参考”。显然,以上二十四铺还是不算精确。

      涵江区档案局局长方明坚编写的《涵江村名》一书,十分全面地搜集大量资料,介绍涵江各乡镇(街道)的村,社区的地理、人文、历史、文物,是一部“探寻千年古镇涵江的根基”的好书,它翔实地搜集,“探究闾里沧桑之变”,给我们展示“追根溯源的信息平台”。这部书的第449页到450页,也载上“涵头二十四铺”,说有三种提法,我读了以后很受启发,但一些名称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如一说中的新江、前江、龙田、虎波、台廛、迎恩等。二说、三说比较接近,为我进一步探索提供了极好的信息。

      涵江鲤江庙(即城隍庙)是清初从莆禧城迁来的,清初截界,莆禧移民在涵江选址建起的。几百年来,涵江广大民众都十分信奉城隍大神。鲤江庙习俗:凡适“闰五月”年,定要于农历十月搞一次敕封城隍大神出郊巡游活动,赐福嘉年,即俗称“出游”。出游必须游遍涵江二十四铺,而且二十四铺都得参与。

      1985年,鲤江庙(即城隍庙)是清初从莆禧城迁来的,每次都要邀请二十四铺代表参与筹备,派文艺队伍参加,并出人出力共同办理。那鲤江庙邀请的这二十四铺都有谁呢?列名如下:

      延宁、霞徐、保尾、宫口、新桥头、龙楼、苍头社、塘北、下洋、宫下、苍然、后度、铺尾、孝义、忠孝、前街、青年、西林、镇北、港头、田尾、岱埕。

      这个名单与《涵江纪胜》所列有许不同,但其中有的是叫法不同。以为这个名单是以现在街道(社区)名而列。如新桥头(即龙桥铺)、楼下(即龙楼铺)。再则少了鉴前铺,后坡铺。而且只有二十二铺。两处都有的是忠孝铺就是现在的顶铺。还有一处岱埕,是怎么来的?

      原来,过去城隍爷出游都是由龙楼铺的一架透雕(三层透)漆金“香亭”随游。后来龙楼铺把这“香亭”卖给了岱埕。于是城隍庙出游筹备也请岱埕参加。涵江二十四铺就到新桥止,“三八片”就不是了,岱埕还要过集奎,集奎二十四铺没列上,淡然岱埕也不是,所以不应列入。二十二个名单再加上岱埕列出就剩下而是一个。多年来城隍庙有大事,请来协商参与的就成了二十一铺。还有就是一个镇北铺是怎么来的?运来孝义的象埕曾提出他们那里不是孝义铺,上一辈传下叫“镇北铺”,它还包括鉴前,也不叫“鉴前铺”,为此《涵江纪胜》中的鉴前铺应该是“镇北铺”。几年来二十四铺就成了二十一铺。

      涵江古镇没有城,不会有城隍爷。它是清康熙五年(1666)“截界”时“界外”“莆禧”移民迁涵江时建的。为了庆祝鲤江庙鼎建,管委会要举办一场庆典,设醮建坛。具体事宜又一再请二十四铺代表开会协商。一应事务很快达成共识。就有人提出,我们这二十四铺代表不全面,到底完整的“涵头二十四铺”是哪些。代表们七嘴八舌,根据自己的所在地的演变,也根据老一辈的口传,说了自己的看法。我有心记了下来,经过一番整理,倒也理出头绪,现说明如下:

      “涵头”镇很小,过去城隍庙戏台后过沟就是一大片田野,所以塘北不属于二十四铺,解放后建福厦公路,工人俱乐部建操场,塘北才与镇区相连。这样二十一铺又少了一铺,剩下二十铺。

      过去就有“后街铺”,整条后街就是一铺,青年铺古称“清宁铺”,只有咸草顶市顶以过和大巷里竹巷这片地方。现在的青年街还包括后坡和毛园一大片。但过去还有后坡铺。故《涵江纪胜》有后坡铺是对的。所有青年铺后应有后街铺的后坡铺,应叫清宁铺。

      孝义过去不属于一铺,现在孝义街(社区)过去为三铺:镇北铺(鉴前,象埕);镇东铺(孝义社至顶铺的一段包括尾厝埕、镇左铺、孝义社直到尾梨巷东向后来的工农兵饭店,豆腐社一带到乘风桥止)。所以孝义铺与鉴前铺两铺就应该是:镇北、镇东、镇左三铺。

      下洋一铺包括:徐巷、长埕头,过去的顶铺很短,后汽车站从保尾迁到顶铺才向北延伸。下洋巷与徐巷相对,加上长埕头合成一铺。

      仓头社、打铁巷原也一铺,叫南庄铺,后也称南庄社(今尚有里社),它既不属保尾,也不属楼下(龙楼),是独立一铺。

      龙兴铺,这个铺名好多地方有名,可是它在哪里?这也是一个问题,群口不一,经过讨论有个比较一致的实在今苍然,铺尾,罗岑社一带。

      综上所述,“涵头二十四铺”是一个较合理和更接近的认定,它们是:

      龙桥铺,龙楼铺,港头铺,西林铺,

      田尾铺,保尾铺,宫口铺,前街铺,

      后街铺,南庄铺,清宁铺,后坡铺,

      延宁铺,霞徐铺,宫下铺,仓前铺,

      后度铺,铺尾铺,忠孝铺,镇北铺,

      镇东铺,镇左铺,龙兴铺,下洋铺。

      以上提法也可能不尽如人意,以待有识之士指正修改。

      文字来源:程德鲁《涵江记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