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考场得意与商场得意

    考场得意与商场得意

      □林劲松

      宋代莆田有两大得意,一是考场得意。明弘治《兴化府志》卷一说:“陈置闽州,改丰州,以其地置莆田县属焉,寻废......唐武德五年(622),析南安别置丰州,复置莆田县以属之。”从622 至959 年337 年,莆仙地区中进士者,唐进士科10 人,五代,梁2 人,共计12 人,平均28年出一个进士。

      960 年宋朝建立后,莆田面貌焕然一新。弘治志卷十六宋进士科记载,从宋太祖建隆元年(960 年)开科取士始,至庆历二年(1042 年)82 年,兴化军得中进士93 人,其中,莆田县63 人,仙游县24 人,兴化县6 人,平均不到一年就出了一个进士,较前翻了好几番。庆历新政以后,从庆历六年(1046 年)到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 年)仅仅24 年,兴化军得中进士就达到94 人,其中莆田县67 人,仙游县23 人,兴化县4 人,平均一年就出了几个进士,又翻了一番多。以后,那是越来越多了。

      二是商场得意。熙宁、元丰是宋神宗的两个年号,又是兴化军境内两座浮桥名字。二者是王安石变法成功的见证者。弘治《兴化府志》说:“熙宁桥,在城东南三里许白湖渡。此浮桥也。故郑叔侨诗云:‘结驷直通黄石市,连艘横断白湖腰。’此正指浮桥而言。”黄石是宋时兴化平原商业中心之一。郑诗简明扼要,阐明了熙宁桥的历史作用,从此,白湖两岸交通得到了改善,黄石跟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更加方便了。

      熙宁桥是这样,元丰桥呢?弘治志说:“元丰桥,在迎仙门外五里许,一名上杭桥。宋志云,旧为温泉渡,后为浮梁以济。盖浮梁造于元丰,故以‘元丰’名也。其曰‘上杭’者,杭与航同。昔此地海航所聚,故以名地,而桥因以名也。”这就是说,温泉渡一带,曾经风光一时,各地海船停泊多,是个大市场,曾经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一站。各地海船从木兰溪出海口进入,可以直达温泉渡,购买兴化特产。为了方便本地商人与各地客商的贸易往来,元丰桥应运而生。

      原来,熙宁五年(1072)三月,宋神宗下诏宣布施行《市易法》。根据《市易法》精神,宋朝于汴京设都市易司,边境和重要城市设市易司或市易务,平价收购市上滞销的货物,并扶植商业,允许商贾贷款或赊货,按规定收取息金。这就充分调动了商人的积极性,让他们在市场经济发展中起骨干力量作用。

      查询一下《现代汉语词典》,熙宁十年,从1068至1077年。1072年,市易法出台;不久,在莆田,熙宁浮桥就应运而生。据记载,熙宁兴商看得见。熙宁桥即阔口桥。在这里,商业曾经繁荣昌盛,人们用“帆樯如林,商贾辐辏”八个字来形容。那真是财源广进,各地金银财宝滚滚来。在那时,莆田人生产的东西,不是卖不出去,烂在田里,或者堆在家里,而是供不应求,各地海船络绎不绝开进木兰溪,兴化军三县到处有商场。你说那时莆田人得意不得意?

      考场得意和商场得意来之不易,是宋代莆田父母官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奋斗的硕果。这是不言而喻的。

      时势造英雄,这是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这样说的。所谓时势,实际上只不过是机遇而已。例如,赵匡胤好读书,他建立的宋朝也好读书。这便是莆田教育和经济攀登全国先进行列的机遇。而且,莆田得天独厚,拥有江海优势,地处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在那时,木兰溪横跨莆田、仙游两县,流向东海,她不仅是我郡的母亲河,而且还是宋代莆田经济发展的生命线。

      蔡襄在《荔枝谱》中说,荔枝制成干果后,“水浮陆转,以入京师,外至北戎、西夏,其东南舟行新罗、日本、流球、大食之属,莫不爱好。......商人贩益广,而乡人种益多。一岁之出,不知几千万亿。”

      又说,在宋代,蜀粤荔枝“其精好者,仅比东闽之下等”。兴化军产嘉荔,宋香陈紫,江绿方红,又为兴化军中嘉品(《荔枝谱》第三)所以,在宋代,福建荔枝种植大户粉墨登场了,有的拥有万株,十分壮观。

      《荔枝谱》写于宋仁宗时。宋仁宗时莆田有荔枝出口,更早些也有这个特产出口。同样,兴化美食多,荔枝可以出口,其它物产也可以出口,这是不言而喻的。这就是说,莆田得天独厚,有江海优势,也要懂得抓住机遇,努力拼搏,长期奋斗,逐步把生意做大做强。所以,相比之下,商场得意,更加来之不易。这是因为考场得意,十年寒窗;商场得意,则是几代人长期艰苦奋斗的硕果。

      960年,宋朝建立;1072年,市易法出台,中国更上一层楼,成为了扶植商业,农工商并重的国家,优先迈进了近代社会,把西方国家远远地抛在了自己的后面。二者相隔112年,中国社会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宋朝不是积贫积弱,而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在中国历史上拥有重要地位。

      《历史研究》1982年第四期乔幼梅先生的文章说:“由于宋在经济上文化上居当时世界文明的最前列,因而在国际贸易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它的铜钱成为海外诸国喜用的通货,有的国家,‘得中国钱,分库贮藏,以为镇国之宝。故入蕃者非铜钱不往,而蕃货亦非铜钱不售’。因此,铜钱大量地‘渗漏’外流。”“南宋铜钱的北流,更远远超过了流向日本和海南诸国。”(《宋金贸易中争夺铜币的斗争》)在这里,作者通过新的视野,充分肯定了大宋王朝的世界地位,有着独到的见解。历史研究就是这样,只要我们坚持理论联系实际,述而不作,那么就会发现,宋时的中国富国强兵,拥有广大世界市场 ,它的铜钱还成为海外诸国喜用的通货,很不简单。

      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 年),福建规模最大水利工程莆田木兰陂清溪动土。次年,据《游洋志》卷之四记载,薛奕“以贡士入京,上书愿就武举,遂以第一甲状元及第。时同郡徐铎亦冠进士,神宗赐诗以宠之,曰:‘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彀中。’”这是莆田成为教育强郡的重要标志。与此同时,经济战线捷报频传,熙宁浮桥横空出世,这是莆田成为经济强郡的重要标志。这是因为经济是基础,教育也是基础。经济和教育,互相促进,并驾齐飞,这是宋代莆田人民贡献给人类文明进步事业最宝贵的历史经验。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教育强郡和经济强郡,一千多年来一直是莆田的传家宝,是莆田闻名国内外的两大强项,我们今天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改革开放给我们许多机遇,给我们千载难逢机会,我们今天应该继往开来,努力奋斗,千万不可错过良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