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广业里瓢湖陈氏的故事

    莆田广业里瓢湖陈氏的故事

      □范育斌

      在戴云山支脉的莆田广业里瓢湖坐落在萩芦溪上游的瓢溪与霞溪两岸(今属莆田县涵江山区萍湖、前埔、广山、巩溪村),此处有独步天下的纯真与自然,悠悠山水,四山环翠,却“养在深闺人未识”,仿佛遗落在深山的明珠。或许是这里清澈的溪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给予了在此诸多姓氏享天地之灵性,得日月之精华,繁衍后代,生生不息。在瓢湖的诗意苍茫处,至今仍展现着人文历史文化的根脉和深境。莆田大姓之一的陈姓与瓢湖一境有着奇缘,他们在这里世代繁衍,名流辈出,成为莆田陈氏的祖居地与发祥地之一。

      莆田陈氏的历史源远流长。福建陈氏特别是莆田陈氏是在晋永嘉之乱后随中原八姓入闽之一。而早在汉代,就有陈姓先人率先入莆,他们居住在莆田市西北隅之九华山(紫霄岩),并留下许多文物遗迹。其后,西晋永嘉七年(313),又有陈英之子陈玄弼,官盱眙太守,由河南光州固始入闽避乱,居兴化。荔城区西天尾镇澄渚村在历史上曾是望族“九牧林氏”的发祥地,成为名闻遐迩的历史文化名村。但鲜为人知的是,位于紫霄岩下的澄渚村,在唐代之前是陈氏族人的聚居地,当时的地名因陈氏是望族而名称“陈渚”。后来,唐九牧之父林披举家从荔城区西天尾北螺村迁到龙山后,林披的儿子林蕴向陈暄买下这块地皮。林蕴认为,“陈渚”已经不是陈家的地,而把地名改为“澄渚”,可谓时过境迁反客为主。此事,在明代《兴化府志》也有记载。

      陈迈入莆使莆田陈氏方兴未艾。陈迈是陈氏入闽始祖陈润的第十一世孙。“初唐莆田置县伊始,武德间(618—626),陈迈为莆田令,家于莆刺桐巷,支庶众多”。隋朝年间,被隋文帝杨坚封为散骑建军,统领泉州兵马镇莆田。唐武德二年(619年),陈迈平定闽中地区后,莆田置县,他便兼首任莆田县令,使莆田在短短的几年间从蛮荒之地跃升为政通人和的兴盛之地。为此,朝廷加封他为上骑都尉。陈迈爱莆阳山水之秀丽,遂举家定居于莆田城内刺祠巷。他的五个儿子后来分别为入莆五大房系,后裔人才辈出,成为莆田长盛不衰的名门望族。

      自古有云:陈林半天下,黄郑遍地走。清乾隆通议大夫林源在《玉湖陈氏谱·序》中说:“吾莆陈姓族最著,支分派远,子子孙孙,绵绵绳绳。”民间有传:“莆田自古十八陈”,可见族大支繁,派系复杂。如居城关城隍庙前的“榄巷陈”,尊陈仁壁为派系祖;居城南木兰溪畔的“玉湖陈”,尊陈仁为派系祖;居仙游县象坑、象塘、象面、象碑的“五象陈”,尊第一代开族公陈禧为派系祖;仙游“侯峰陈”尊第一代开族公陈齐为派系祖;居灵川东沙的“浮山陈”,尊陈煌为派系祖;居涵江的“寿山陈”,尊陈淬为派系祖。但是,为纪念陈迈功绩,莆田各派各支各房陈氏族人在明弘治年间(1488—1505年)一致议定,不管何时入莆,不论派出何处,都把莆田首任县令陈迈尊为入莆始祖。

      纵观中国移民史,战争与动乱总是伴随着移民的浪潮。中国唐代中期,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安禄山趁唐朝政治腐败、军事空虚之机,和史思明发动叛乱,次年十二月叛军攻入洛阳,唐玄宗率众逃至成都,史称“安史之乱”。长达八年时间的“安史之乱”使得唐朝元气大伤,从此由盛转衰,亦成为移民潮南迁的开端。唐朝后期,战争不断,经济政治衰退,特别是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爆发的王仙芝、黄巢发动大规模农民起义,给唐朝政权以沉重打击。农民起义失败后,又陷入军阀混战乱局,战争给北方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破坏,与“安史之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战乱再次触发了大规模的北方汉民南迁高潮。唐末五代这次移民潮,北方移民入闽的人数,是福建移民史上最多的一次。黄巢起义暴发后,王潮、王审知兄弟开始率部入闽,这直接引发了光州士民的集体大迁徙。福建兴化,僻在东南,远离战祸,相对安宁的环境吸引着战乱中的南迁移民,包括世家名流。所以这一时期是中原移民避乱入迁莆田的高峰期,它对福建及其兴化移民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游洋志》记载“陈氏,古颍川人。唐五代之际,先自光州固始县南来避地。”所以莆田人至今言氏族者多云“自光州固始来”。

      瓢湖是莆田陈氏较早的祖居地之一。《宋陈仁璧墓碣铭》记载:“其先颖川大族,今为闽人。曾祖讳晃,隐德不仕。祖讳枢,唐广州清远令。”《莆榄巷文峰陈氏族谱》记载:其先世居(庄边)瓢湖。唐清远令陈枢,“咸通间(860—873)由瓢湖徙莆榄巷”。《游洋志》记载:“在广业瓢湖巩(应为”瓢“)溪者,梁进士沆为天雄节度巡官,知梁政必乱,以父(陈枢)丧在岭南,弃官南走,负丧归。王审知欲辟以官,坚辞不起。男仁璧,仕陈洪进为泉州别驾,劝洪进纳土归宋。太祖嘉之,授检校膳部员外郎,泉州参录”。《游洋志》又载:“瓢湖在广业里。古名萍湖。宋时尚书太仆射陈靖故宅在焉。”在首任莆田县令陈迈重视文物而修建越王台的北麓方圆一带的瓢湖是莆田山区古代陈氏最早的聚居地之一,这是莆田有文字记载的在瓢湖生活的最早先民之一,他们从避乱定居此地,筚路蓝缕,兴学重教,并由此繁衍出瓢湖陈氏一脉。根据这些资料可见这一脉陈氏在瓢湖生活的世系为:陈晃—陈枢—陈沆—陈仁璧—陈靖。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自陈氏先世居瓢湖始,到太平兴国五年(980)陈靖因在平定林居裔农民起义中有功被朝廷命其居为‘清平里’“止,估算陈氏这一族生活在莆田广业瓢湖从中晚唐至宋初历时一百多年。而那些留守瓢湖故里的更是历史悠久。

      世居瓢湖的陈氏人才辈出。陈枢(生卒年不详),玉湖《道中谱》载:”枢,晃公三子,字必由,官广州清源远县令。“后病故任上,儿子陈沆负丧归来,算是落叶归根。陈沆,五代后梁开平二年(908),擢崔邈榜进士,官至天雄军节度巡官。《宋陈仁璧墓碣铭》曰:”考讳沆……常从事大名府,睹梁政多僻,知中国必乱。且以清远府君旅榇在岭表,因弃官南走万里,负丧而归。葬毕,杜门坚拒王氏(王审知)辟命,终身不为伪官所污,至今乡人以先辈呼其家。“陈沆(生卒年不详),陈仁璧的父亲,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面对军阀割剧,国家战乱,社会动荡,统治腐朽,报国无门,壮志难酬,同时他也厌倦了官场应酬并看透了当时社会的黑暗,所以不但以父亲奔丧为由弃官回到老家,而且还坚决拒绝闽王征召授官,不与同流合污,从此隐居不仕,在瓢湖老家过着注重自己的内在修养且乐山喜水逍遥自在的隐居生活。抑或他就是以这样方式来反抗,表达对当时社会的不满。由此可见,他能超然物外,不附权贵,追求自由,与趋炎附势的世人形成鲜明对比。在他身上无不体现着陶弘景归隐田园之风,受到家乡人民的敬重。

      陈仁璧因劝陈洪进纳土归宋而扬名于世。《宋陈仁璧墓碣铭》记载:”君讳仁璧,字玄象……以文行称于州里。闽帅重而辟之也……乃屈身委命。乃历官六,历职八。开宝(968)中以主帅命入朝。太祖嘉之,制授检校膳部员外郎,赐银章朱绂。始真拜录事参军,厚礼遣之。故相国太师忠顺公藉地入觐,君实预其谋。“陈仁璧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从他写的《兴化军厅壁记》可见其文采斐然,说他”以文行称于州里“,并非虚言,至今他的《兴化军厅壁记》一文被选为莆阳名篇。但是,更主要的是,他作为闽南军阀陈洪进的主要幕僚,能够审时度势,劝说当时割据闽南主要是福建漳、泉的陈洪进纳土归宋,对中国从五代分裂走向统一做出了贡献。由宋初著名文学家王禹偁所撰的《宋陈仁璧墓碣铭》记载了他力劝陈洪进归顺宋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历史事实。他晚年由瓢湖迁居莆田橄榄巷,成为莆田橄榄巷陈氏始祖,世称”橄榄陈“,简称”榄巷陈“。

      陈靖是中国好官中出类拔萃的人物。”陈靖(948—1026),字道卿,瓢湖人。“”宋尚书左仆射陈靖宅在广业萍湖。“陈靖作为兴化县的一个杰出人物,《游洋志》对他是何方人士、宅第、生平履历及艺文成就均有详细记载。陈靖敏而好学,博通古今,秉性慈孝,忠诚质直,任事无私,而好为惠。宋太平兴国三年(978),莆田游洋、百丈山区林居裔起义,围攻泉州,危在旦夕,陈靖挺身而出,求兵救援,乱事得以平定,由此开启仕宦之途,并奉命移迁莆田”清平里“。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兴化军从游洋迁莆田,陈靖让出自己的宅府作为兴化军办公署,自已则移家至橄榄巷,为草创之初的莆田做出了贡献。陈靖平生先后事历七郡,勤政廉洁,访求民生疾苦,劝农养民,政绩卓著。尤锐意改革,常建言献策,许多治国良策被采纳,使宋的改革初露端倪,为其后宋朝的范仲淹的”庆历新政“与王安石的”熙宁变法“开了先河。他被推为宋代三百年间少有的十二名”循吏“之一。所谓循吏是指奉公守法的好官。李俊甫《莆阳比事》称陈靖为”循吏为冠“。他作为集勤政、廉洁、改革于一身的”循吏“,不仅好官宋第一,而且成为历代当官执政为民的榜样,至今仍影响着中国的政坛官场。他曾封颖州郡开国伯,后朝廷诏命为尚书左仆射,荣列宰相级官衔,成为莆田十七位宰辅之一。在莆田城里橄榄巷有”仆射里居“坊,颂扬他的高尚美德和丰功伟绩。遗憾的是,莆田广业里瓢湖陈宅仅剩遗址(今前埔村下萍湖),而莆田城里的陈仁璧、陈靖父子故宅,今已无迹可寻,只有郡志记载留下的历史印迹。幸运的是,”仆射里居“石刻今镶于东山报恩寺前之墙壁上,作为文物保存下来。

      令人诧异的是,莆田的”谷目陈“的始祖陈铸也与莆田广业里瓢湖有奇缘。《游洋志》记载:”陈铸(?—1068),字师回,广业里瓢湖人,天圣五年(1027)登进士第……累官终光禄卿。“陈铸当时在福建也是一个著名人物。宋朝自进士分甲、乙科以来,兴化县中进士是从陈铸开始的。他登第的前一年,同姓乡亲陈靖逝世。他任南雄州知州,任期满了,以母亲年迈为由要求当福州通判,奉养老母。为他送行的官员撰写诗歌以壮行色,达72篇,蔡襄为诗集写序说:”奉劝大家要当陈铸这样的好儿子。“陈铸在福州帮助太守开垦良田,提高百姓生活,招揽人才,重教兴学,做了很多有利民生的事情,蔡襄都把他的事迹都记载下来。陈铸任陈州副使,时遇洪灾,他组织全力抢救,许多人都活下来。他的功劳上报朝廷,历任汝州、潮州、澄州的知州,升官至光禄卿,赠开国伯。陈铸经世济民,称誉儒林,其政声还上了当时的福建名人榜。

      《陈氏起源》一文记载:”颍水家声大,南刚世泽长“是莆田谷目陈族人通用楹联之一,联上句说本支陈氏家族古代聚居地及祖德。联下句赞美谷目陈始迁祖、宋开国伯陈铸。据《兴化谷目村陈氏族谱》载:”铸公,为谷目陈之祖,即为金紫溪之始祖也。陈铸,字师回,宋天圣五年(1027)登进士第。官历朝散大夫、殿中丞、光禄寺太卿,赠开国伯。陈铸世系为:湟-本-穆-铸。家族迁居仙游钟山镇南刚村谷目“。按此论说,”谷目陈“是浮山陈始祖陈湟后人陈铸在宋代居仙游钟山镇南刚村谷目,其子孙称为”谷目陈“。其它族谱记载,他的后人一支在明永乐年间迁居仙水,开创陈氏仙水世系,另一支由谷目迁往金紫溪,创陈氏金紫世系。

      历时千年,时过境迁,历史的印迹变得模糊。有关同一个陈铸属兴化县何处,《游洋志》与有关陈氏的族谱记载不一样,究竟是《游洋志》所载的兴化县广业里瓢湖(今涵江区庄边镇萍湖与前埔村)还是陈氏的族谱记载的属兴化县来苏里(今仙游县钟山镇南刚村谷目),各方援引凿凿有据,似可定论,使人无所适从。但是,从有关资料来看,《游洋志》所载的时间更早,明朝《游洋志》的作者周华在兴化县裁革后就开始动笔,他在《游洋志》中对陈铸生平的记录更为详细,且篇幅更长,应该说可信度更高一些。有人举证认为,在这个移民潮中,直接入迁莆仙者只是少数,更多的是其北民入闽后旋复徙居或移民后裔的再次迁徙,这种”漂族“民间谱牒对具体入迁姓氏和时间记载多有存疑。这种讲法对”谷目陈“民间谱牒而言,有存在这种的可能,此文不予详论。

      莆田广业里悠悠的岁月里陈氏一脉在此开枝散叶,流派迭出,各别为宗。《莆阳陈氏名人录》记载:”仁璧,字玄象……莆田橄榄巷陈氏始祖。“陈靖朝廷赐其住的地方为”清平里“,因此今日莆田市东厢一带的陈姓称为”陈宅陈“,陈靖为其始祖。陈靖还有4个兄弟,他们的子孙后世是”文峰陈“。可以确定的是,瓢湖陈氏世代居住瓢湖,且陈仁璧父子都在瓢湖生活过,他们后来成为”榄巷陈“、”陈宅陈“及”文峰陈“的始祖。而另一支脉的”谷目陈“,尊瓢湖陈铸为始祖。其它族谱记载,陈铸的后人一支在明永乐年间迁居仙水,开创陈氏仙水世系,另一支由谷目迁往金紫溪,创陈氏金紫世系。由此可知,莆田广业里瓢湖的陈氏与”榄巷陈“、”陈宅陈“及”文峰陈“是源流关系,支属虽繁而源流非远。而”谷目陈“也在瓢湖开枝散叶,各聚为族,自成一系,绵延不绝。其实,这些从瓢湖不管是迁出的还是留守的陈氏支脉流派都应归源于”瓢湖衍派“,这一称呼基于尊重这一历史事实。

      ”儿孙各自飞鸣去,犹拣新泥补旧巢。“这是陈靖《题燕》中的诗句。瓢湖陈氏,虽多数搬迁莆田城里,但在瓢湖故地,依然迁而不墟。至今在瓢湖及其周边一带散居着不少陈姓人家,据知晓瓢湖陈氏历史的竹门陈青介绍说:”相传先祖曾弃官归家(指陈沆),他们前几年曾组织宗亲寻根认祖,现在前埔村的下萍湖、溪南、竹门及大洋乡莲峰村与白沙镇的宝阳村乌沙的陈氏与今莆田庙前路的“橄榄陈”同出一源,至今在前埔村某宗亲家中还保存着一幅皇帝手书的条幅,但秘而不宣。“陈青所讲的这些散居的宗亲应该是留下顾祖而留守故居的陈氏后裔。对于生长于斯的我,少儿时与住在陈氏祠堂中的陈瑞龙是同学,我所看到的陈氏的祠堂坐落在下萍湖,坐东朝西,庄严宽敞,鎏金的匾额楹联,雕梁画栋,显得古朴厚重,是一座绵延千年别有韵味的古式建筑,惜毁于1988年的一次大台风,只剩断壁残垣,令人唏嘘不已。据闻,溪南陈文珍正在发动宗亲,醵资在原址上重建祠堂。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焕然一新的陈氏祠堂将复活历史的记忆,以不老的精神续写岁月的荣光和陈氏家范,成为滋养陈氏后裔的源头活水。”分符出牧同吾祖,衣锦还乡自我射。“(陈靖诗句)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莆田广业里瓢湖不仅是莆田陈氏的祖居地与发祥地之一,而且还可以开启人们对莆田广业里瓢湖陈氏的重新认识,并进一步深化人们对莆田陈氏源远流长的认知。

      山积而高,泽积而长。瓢湖陈氏,作为一个崇尚”诗书传家远“的姓氏,他们与当地各姓氏和睦共处,相互影响,共同发展,对当地有着深远的影响。当年宋朝的郑厚与郑樵两兄弟,作为陈氏的乡亲近邻,就曾经常光顾名震莆阳的陈宅的著名藏书楼借阅各种书籍,从中受益非浅,而受其陈氏重学兴教知书达礼的家风影响,瓢湖也成为”谈笑有鸿儒“的耕读传家之地。先辈曾经指指点点过陈氏的祠堂、社山及藏书楼……那些曾经陈氏的故事,时过千年,仍在当地世代流传。是的,瓢湖陈氏这些不朽的乡贤,如同星辰闪耀在家乡的天空;他们闪亮的名字无时不在地走进乡亲们的记忆里,成为这片土地的骄傲与自豪。

      诚然,”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瓢湖一境,令人垂青的,正是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