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与“逍遥翁”相遇

    与“逍遥翁”相遇

      □吴翠慈

      与漆艺大师“逍遥翁”的相遇,算是一种重逢。这样的重逢,是我不曾料想的。或许是这样的吧,有些人走着走着,星光就淡了;而有些人还会在路口微笑,等着你的经过。

      他深居闹市一隅,陋巷之中。一进门,几竿竹风立马邀你走进清凉之地。好一个造型别致的空中花园呀!误以为是闯入了苏州园林的深处,不由得放慢脚步……

      这片小天地里,有花有草,有假山。梅花已落,蒲草正幽。花旁有桌有椅,桌是老桌,椅是旧椅。可以想象,主人得闲时,或邀三两知己品茗,或一人独坐花间幽思。风中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原来是两盆百合花开了。

      穿过小园,绕过长廊,便来到“另一个世界”里。这“另一个世界”比空中花园更有味道了。既有点孤独,又自在圆满。小小的空间里,一眼过去,清风朗月,有点江山收了的意味。大大的窗前,摆着一张条形长桌。桌上唯有笔墨,别无他物。

      他说他正在画画。扭头瞥见墙上墨迹未干,显然是刚挂上去的。远山淡淡,留白处一群飞鸟振翅翱翔。近处,经世的石头上一抹杜鹃明艳艳的,静静燃烧。中间隔着一条空谷,云蒸霞蔚的,自由的风来来去去。

      那画的底色轻灵明秀,自有一股风流缱绻。看那奇崛的山石,灿烂的野生红杜鹃,疑是凤山的十八股头,又或是钟山何岭?这景落在心头,似曾相识。山川俱美,凌厉之势收了,一撇一捺全是静气。

      不难看出,这幅画是一气呵成的。整个画面有远有近,虚实相生。山高水长,全是人间真意。想象自己坐了进去,远山杳杳,山花灼灼,似与天地对话,一点也不寂寞呀。

      我有点疑惑了,明明是来见漆艺大师,怎么眼前站的却是一位书画家?他看起来,有那么一点老,但眼神却天真无邪。那种天真,没有任何距离感和陌生感,使人一下子就愿意与之亲近。

      环顾一下书房布置,房间虽小,却是“逍遥一斋”。琴茶书画,样样齐全。大大的书橱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书橱上挂着的各种获奖证书无言地道出了他一生走过的足迹。茶桌对面一隅,还摆着一部古筝和两盆兰草。

      我所见的花草以及书房的字画,其实看到的只是他的冰山一角,令我大开眼界的应是他的漆器博览馆。走进去,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一般,一下子惊呆了。忍不住呀,这个摸摸,那个碰碰。全是时光的印迹,全是艺术的结晶。

      这里的每一件都是孤品,也都是臻品。一辈子游于艺,游于心,收藏的不仅是书画,更是自己的心血以及一路走来的岁月点滴。

      碗、筷、盆、瓶、托盘、汤匙、勺子、酒杯、茶杯……说也说不出来,见也没见过,都在我眼前神奇般出现了。放下这个,又拈起那个。深深醉,痴痴品。一次次沉醉其间,如同饮了一壶千年的醇酒,无法自已。

      这世间有一种人,要远离世俗之扰,不需要被别人憧憬,也不需要被更多人知道。他只需要有一间屋子,就能把人生中的每一段锦绣光阴妥帖安置,并一一收藏在每个角落,随时拿出来重温岁月醇香,回味清浅流年。

      我曾认为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一定要有“另一个世界”,而眼前的这“另一个世界”,何止只有花花草草,琴茶书画,更是漆艺工艺品的博览馆。

      他是第一代工艺美术大师李硕卿的弟子,多年来他为仙游漆艺所做的一切足以写一本厚厚的书。他的人生颇具传奇色彩,眼前这些精美的工艺漆品,一定见证了他一生走过的坎坷与辉煌。

      我们边欣赏边赞叹的时候,“逍遥翁”却在一堆漆器里翻呀,拣呀。时光落满灰尘,哗啦啦地响着。我们在他的“另一个世界”里流连忘返。

      暮色四合,我们依依惜别。我看到那一屋子,不是暗下来的天光,不是浓稠的夜色,而是先于这一切扑面而来的气息,仿似无限的人生况味深藏其内……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