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垂钓兰溪

    垂钓兰溪

      □张德成

      几位钓友相约开始暖春的垂钓之旅。我是“新兵”,很荣幸跟随钓坛老手,经受郊野垂钓的“行营拉练”,体味着垂钓旅途的人生乐趣。

      每人都要背负二三十斤的钓具、水桶和网兜,驱车缓缓行进在山间小道。一路上,踏青览胜,沐浴春光,相聚大自然,其乐无穷。相隔一年,又重逢钓地,倍感鲜活。这是一处离县城三十多里的北山水库,一座老水库,数十年风貌依旧,静谧的水库,弥漫着一层薄雾,烟波飘渺,没有喧闹,只有宁静、安详和温馨。堤岸翠柳柔曼,龙眼碧绿,真是一个悠闲的好去处,理想的天然钓场。

      钓友眺望这远山胜地,赞赏之余,熟练地排开阵势,每隔十来步就设定一个钓点,架起竹竿,设置钓钩和上饵。眼看时间飞驰地流逝,每分每秒牵系着钓友的心弦。过了好一阵时辰,水面依然风平波静,心中顿生疑惑,今天怎么怪怪的,鱼儿游向何方?晌午后,忽然下了一场珠玑落盘的雨,把周边的树木、竹林、野杜鹃洗刷的更加容光瑰丽。只见,远山青黛,白云飘动,一群飞雁传来几声悦耳的啼鸣掠空而过,水库溪面微波粼粼……这几天,老天爷老板着阴沉沉的面孔,夹杂着几分摧人疲惫的空气,搅得人心绪烦躁。忽然间,天缝中闪射缕缕霞光,太阳露出笑脸,天气转晴。“春天就是一副孩子脸”,叫人风云难测!此时,溪面清澈透明,可以清楚看到鱼群游弋觅食的情景,看到鱼儿翻跳的精彩镜头,多么逗人喜爱的鱼儿,成行成队,自由自在在水域里遨游。钓友们早有警戒,严阵以待,密切注视着鱼群。凭着垂钓的经验,浮漂一动,就意味着鱼绕钓而动,鱼在咬食。喏,别高兴太早,鱼精灵也是小心翼翼,步步提防,惧怕失意落入陷阱。忽儿,溪面又恢复平静,一筒烟工夫,浮漂又在左右摇摆,上下窜动,激起阵阵潋滟的水波,钓友灵巧调漂施钓,施展钓技,与其轻缓周旋,果然不出所料,一条肥溜溜的鲤鱼上钩了,挣扎了许久,被钓到岸上青草地,上下不停地跳动,被抄网装入囊中,足有五、六斤重。几位钓友也收获一条40多公分长的鲢鱼,接连钓上20多条鲫鱼、鲤鱼、鲢鱼和一些泥鳅。

      歇息间,钓友欣喜之余,抽烟喝水啃糕点,聊谈一些钓鱼趣事,什么“鱼氧、鱼温、渔具”是前提;什么“放长线钓大鱼”老常识;什么“鱼道”要观析;什么“更换鱼饵,守钓逗引”是技巧;什么“遛鱼”不能忘……,听起来,真是绘声绘色,津津有味。话题总离不开鱼的滋味,青草的滋味,阳光的滋味,雨后的滋味,垂钓的滋味,自然与时光的滋味,人生愉悦与收获的滋味。

      黄昏时节,夕阳的余晖装点蔚蓝的夜幕,水库四周静悄悄,山坡下村舍华灯初上,天上的星辰闪亮登场,流泻银光,微风飞扬,一丝丝凉意清香醉人,多么美好的黄昏啊,宛如一幅淡雅秀丽的山水画卷。几个时辰惊险的垂钓,钓友渐觉倦乏,不约而同说声收场,各自清理钓具,装点鱼筐,收齐网桶,满载沉甸甸的收获,哼着优雅的莆仙戏小调回家。每一次的垂钓都可以抛开疲劳和烦恼,驱除忧伤和痛楚,编写一个激情回荡的故事,留下一个如梦如诗的回忆。

      垂钓自古以来就是一种闲逸情趣,远古时代,圣人姜子牙淡泊名利,云游四方,乐于垂钓,陶冶耐性,颐养天年。大诗人杜甫曾以“清江一曲抱林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赞叹姜太公乐于垂钓的义举,流传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千古佳话。随着社会的发展,垂钓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和羡慕。朋友,到大自然的水域垂钓,到郊外的山塘、水库、溪涧垂钓,痛痛快快过把瘾。让我们一起享受“临水挥竿我自乐”的安逸。垂钓者彼此垂钓则感受不同:“鱼多鱼少,有鱼无鱼,钓多钓少都不在乎,图个消遣开心,健身养性”,“垂钓之乐,不在‘渔利’,若钓大鱼,放归大自然,宽容积德,人鱼比试,人鱼交融,天地和谐”。我愿生之年“荷笠垂柳下,独钓兰溪鱼”。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