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一位全国劳模的教学生涯

    一位全国劳模的教学生涯

      全国劳动模范、德高望重的教育界老前辈林文泉先生,于2018年5月4日上午10时,在西天尾镇溪白村的家里静静地与世长辞了,享年89岁。消息传开,他的乡亲、同事、学生、朋友,倍感悲痛,纷纷表示深切的哀悼,深情缅怀他对莆田教育事业的卓越贡献,缅怀他关爱学生、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

      林文泉,莆田“一门九刺史,三代七廷魁”的“九牧林家”林蕴九世孙林大鼐(宋绍兴年间吏部尚书)之后裔。一位坚守教学岗位51年、为教育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优秀教育工作者,走过了一条艰难曲折、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人生道路。

      苦难童年

      1929年6月,莆田西天尾溪白杜塘村村民林金炉的妻子陈田厝生下一个男婴,不幸产后一病不起,两个多月后竟溘然长逝。两个多月大的婴儿失去最不能失去的亲人,令悲痛彻骨的林金炉愁得六神无主。乡亲们的帮助,热心而能力有限,一年下来,这苦命的婴儿竟先后吮过五位乳娘都不充足的乳汁,身体日渐瘦弱,连哭起来都有气无力的,谁见了都觉得心酸难受。

      为了这条羸弱的小生命,第二年,父亲续娶了同村18岁的姑娘郑燕妹。入门没几天,继母就把文泉从乳娘家接回来。残缺的家庭,终于得到修复。燕妹把文泉当成自己亲生儿子,全身心疼爱,竭尽全力扶养,幸福重新回到这个家庭。后来,燕妹自己也生男育女了,但对文泉的疼爱始终不减分毫。可惜这种幸福太短促了,仅仅过了9年。1939年,林金炉得了脾病,那并不是什么疑难绝症,但偏偏碰上一位庸医开错药活活给治死了。六口之家的顶梁柱顷刻折断,一家人顿觉天昏地暗!这一年,林文泉刚刚10岁,姐姐12岁,下面还有继母生的弟妹。

      好心人劝郑燕妹:“这样的家庭,你一个妇道人家揽得下吗?你才27岁,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女嫁人吧!”郑燕妹何尝没有想到这山一般沉重的家庭重担难挑,但她不忍心两个孩子再次成为没娘的孤儿。她说:“我要是走了,那阿泉和他姐姐怎么办?说不定会饿死的,那太可怜了。”她铁了心留下来,要凭自己的双手耕耘家里的6亩田地,用自己的母爱,温暖家里每一个孩子。从此,人们看到她家里家外,起早摸黑,轻活干,重活也干,男人干的难活她也干,农闲还要到山区肩挑,赚一点小钱维持生活。人们更是看到,在极度困难的家境下,她对没娘的文泉姐弟俩痛爱有加,从来没有打骂过,连和他们说话都是轻声细语。她坚持让文泉不间断地读书。中学六年,他都在省立莆田中学(今莆田一中)求学。经济紧张,继母辛苦,但她毫无怨言。好在做小本生意的伯父林金耀不时资助,让这个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家庭得以缓气的机会,也让林文泉的学业能够坚持到高中毕业。为了能够让文泉读完高中,继母让比文泉小6岁的亲生儿子文荣念到小学毕业就辍学到白沙山区当学徒。文泉不止一次动情地对人提起此事,说继母疼爱他胜过疼爱亲生骨肉。

      文泉懂得自己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因此,他生活俭朴,读书刻苦。他每个星期通常只花两角线的菜金,往往是一根油条都要分三顿蘸酱油下饭。而他的学习成绩却让班上的同学羡慕。他勤奋刻苦,手不释卷,大家戏称他“孔子”。早晨四五点钟天刚蒙蒙亮时,他就到学校西北角工场边用功苦读。他各科成绩都很好,高一上学期排名全班第六,高三时竟同时有语文、英语、数学、历史、化学等5科试卷挂在教室优秀成绩栏中,轰动一时。他的英语基本功很是扎实,曾经替人用英文写信给那人在美国读书的儿子。他的数学也是很不错的,但有一次考试不料做错二题,只考75分,他心里难过,躲到寝室里伤心地哭了,哭完之后,煞费苦心查找失误原因。同学们都很赞赏他学习的责任心。大家还送给他一个雅号,叫他“先生泉”。那是因为当时有位语文老师口吃,他的课有些地方同学们听不明白,课后大家都去问文泉,文泉释疑解难,有条有理。同学们听得口服心服,听完后会不禁脱口而出说声“谢谢先生”,于是“先生泉”的雅号在班里就渐渐传开了。

      1947年,林文泉18岁,刚刚读高二,即与后卓村19岁的姑娘郑素珍结婚。这实在不是林文泉的本意,而是继母的主意,素珍是继母后卓村同胞兄弟的女儿,其人品能力她都知根知底。继母心想,不如嫁给阿泉,一可以及早完成一件家庭大事,二可以帮她支撑这个艰难的家,另外,外甥女嫁给阿泉这样有知识、人品又好的“后生仔”也是福气,也算帮娘家兄弟做了件好事。文泉是个孝子,多少年来,他亲眼看到继母无私地为这个家庭含辛茹苦,牵肠挂肚。他怎能违忤继母的这一片苦心呢?他应允了这门亲事。继母确实没有看错人,素珍颇具姑姑的品性,嫁过来后吃大苦耐大劳,与婆婆(姑姑)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和睦相处,共同持家,家境大有起色,让文泉能够后顾无忧,安心在校读书。

      真诚回报

      1949年1月,林文泉从莆田中学高中毕业。那时,许多人报考福建革命大学,那是一所刚刚创立的培养新中国干部的高等学校。林文泉也报考并被录取了。这一年8月21日,莆田解放,需要充实一批思想进步的知识青年到教师队伍中去,林文泉权衡家庭经济能力,他选择了后者,成为莆田解放后首批录用的小学教师。

      他被分配到家乡溪白村小学任教。新中国的朝阳照耀着他,他感到浑身的温暖,他决心以百倍努力做好工作,回报中国共产党,回报国家,回报人民。他朝气蓬勃,干劲十足,回家吃饭,回校住宿,一心扑在工作上,整天都在学校里。当时财政紧张,教师头三四个月领不到工资,但林文泉坦然面对,一直保持高涨的工作热情。他和其他教师齐心协力,同甘共苦,把家乡的这所小学办得红红火火。这个时期,溪白小学输送出去的毕业生基础知识十分扎实,许多人考上莆田中学、哲理中学等名校,林步镇、卓清荣、林文富、林元彬、林宗藩、曾玉宣、卓文燕、卓东春、卓金銮等人高中毕业后考上上海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厦门大学等名牌大学。短短两年时间,培养出20多名尖子学生。他还积极协助土改工作队开展政策宣传,建立青年团组织,发展团员等社会工作。其学校工作和社会工作皆得到同事、群众的赞扬和上级的认可。他不久就被提为教导主任,1951年9月被提拔为莆田县灵川硋灶小学校长。那时的硋灶,是一个经济文化都很落后的乡村,小学设在一座破庙里,设备十分简陋。新到任的林文泉决心改变学校的面貌。他自己带头捐献一个月薪水,并发动群众捐款献工,修缮校舍,扩建操场。他在日常工作中能以身作则,团结教师,同心协力办好学校。仅一年时间,学校面貌得到明显改善,办学质量显著提高。他又联手乡干部发动各村办夜校,开展群众性的扫盲工作,实现村村有夜校,扫盲人数达500多人,受到群众的赞许和上级的表彰。

      在奉献社会的同时,林文泉不忘对家庭的回报,回报对他恩重如山的继母,回报让他感到内疚的弟弟文荣。当他第一次领到薪水时,只留了一点零花钱,其余的全部交给了继母。继母不肯接,说:“你刚参加工作,这钱你还是留在身边用吧。”文泉深情地说:“你是大人,是家长,这钱应该由你来掌握,我要用时再向你拿。”继母含着热泪,小心翼翼地收下了钱。文泉觉得这样做心里坦然踏实。

      继母生的儿子文荣自从小学毕业以后就辍学到白沙山区打工当学徒,一干就是三四年。等到文泉参加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决定立即让弟弟复学。文荣这下子反倒为难了,学业荒废这么多年了,还读得下吗?再说年龄也偏大,与十一二岁的学生坐在同一教室能自在吗?文泉极力鼓励弟弟重树信心,珍惜这迟到的机会。弟弟终于被说动了,在文泉的指导下,认真复习功课,顺利考上中学,后来又考上福建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省重点中学莆田六中任教。

      潮起潮落

      1952年10月,林文泉以高中文凭、小学校长资历调任莆田二中。在这所办学历史悠久、办学成绩突出、名闻遐迩的学校里,他感到一种沉重的压力。但凭着一股来了就要干好的硬劲,他把压力化作巨大的动力。于是,他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充满艰辛的路。

      林文泉有两个日常行为细节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一是步履匆匆,争分夺秒;二是准点下课,学生叫绝。其实,透过这两个表面现象,我们看到的是他敬业拼搏的精神和忠诚教育事业的使命感。他有干不完的工作,白天教课,处理班级事务,晚上,除备课批改作业外,还要自学函授教材,经常苦干到深夜。他最多每周上24节课,经常喉咙疼痛,声音沙哑,最终导致扁桃腺严重发炎住院医疗。他出于对教学规律的尊重,对学生的爱护,从不敢轻易拖课占用学生休息的时间。他的课,往往都是讲完最后一句话,刚好下课钟声响起,同学们会心一笑,心情怡然放松。其秘诀来自他与众不同的备课,他总是先拟好教案初稿,进行演练,从中发现问题,修改完善,调节时间,最后确定正式教案。如此这般反复推敲,讲课内容就娴熟于心,讲起课来也就得心应手了。

      又逢春风

      1970年3月,被下放到莆田县萩芦公社当宣传队员的林文泉,奉调回城进入城郊“五·七”中学,也就是1969年前和1973年后的莆田四中。能回到学校,重新走上教坛,真是峰回路转。他感慨万千,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几经煎熬,伤痕累累,终于又回到了大海。他重新喷发出对教育事业的热爱与激情,又不知疲倦,全身心投入到教育工作中去。

      林文泉被任命为教务处主任(那时称教革组组长)。党支部书记王庆忠要林文泉大力挑选骨干教师,加快组建教师队伍步伐。见林文泉犹豫不决,知道他心有余悸,就恳切地对他说:“你大胆开名单,由我出面向上级要人,有问题,责任由我承担。”林文泉被感动了。在他的主持下,学校教学秩序很快走上正轨。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开心。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林文泉精神振奋。他闻风而动,连忙在高中毕业班师生中传达,动员组织教师大张旗鼓开展毕业班备考教研,切实提高备考教学质量。全校师生群情激奋,心齐劲足,旗开得胜,首届高考取得优异成绩,排在全县前列,其中林文泉自己执教的历史科,以及地理科的高考成绩居全县第一名。这给林文泉以很大的鼓舞。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林文泉,他感到无比舒爽。他的教务工作十分繁忙,还担任高三毕业班历史课教学,经常忙得一日三餐难以准时顾及,年长月久,终于患了胃病,可他还是坚持超负荷工作。他积极配合校领导,着眼全局,放手抓全校教学,充分调动教师积极性,使得该校办学质量逐年提高,高考成绩一年比一年好。到1980年,达到一个高峰,尤其是文科高考成绩跃居全省头几名,那一年,文科毕业生考进北京外语学院1名、华东师范大学10名、厦门大学10名、福建师范大学10名等等。那时的文科生考上本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上名校本科了。而该校恰恰是以文科取得突破,走到兄弟校前列的。文科中又以历史、地理率先取得突破。几年时间的持续发展,该校逐渐形成“文科特色,文理兼优”的办学品牌,当时社会还流行“读文科,到四中”的说法。1981年,林文泉欣喜地看到,自己为之努力奋斗奉献的莆田四中被定为福建省重点中学。

      1980年,林文泉51岁,事业正做在兴头上,是名副其实的学校顶梁柱。但为了儿子“补员”,他不得不提前退休。办完退休手续后,又被学校返聘三年。三年时间里,他专职从事高中毕业班历史科的教学和帮带青年教师的工作。他仍是那么认真负责地工作,仍是那样不知疲倦地苦干,使得胃病一天天加重。1983年,他终于住进医院,胃切除80%,牵动了许许多多师生的心。

      从1980年至2000年的20年,是林文泉退休后不间断地继续从事一线教学的20年。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他仍然坚持对教学事业献身的执着追求,工作热情不变,事业心不变,责任心不变,始终保持教师队伍中优秀代表的先进性本色。

      他退休后执教时间最长的是莆田华侨中学,自1985年9月至1994年7月。9年间他与这所学校一道,走过一段艰难历程,一路上洒下了他的心血汗水,也收获了累累硕果。1988年7月的高考,该校被各类学校录取人数达207人,其中文科118人,实现历史性的突破。以后几年,该校历史科高考成绩又多次位居全市第二名,1990年跃居全省第四名。该校文科办学成绩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历史科成绩尤其抢眼。

      循循善诱

      林文泉对学生循循善诱,有一套特别好的思想工作经验,让学生乐于接受他的引导。在教育教学实践中,林文泉练就一副好口才。他声音纯净,语言简练,严肃与幽默交互,开朗与真诚相生,在引导学生积极上进的教育过程中具有良好的效果。

      与学生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是林文泉诱导学生的又一思想工作特点。他对班里的每一位学生,从学习、生活、性格到家庭状况都了如指掌。他常常利用课余时间找学生谈心,耐心细致地引导学生进步。

      他对学生的关爱,首先从尊重学生做起。学生做错事,他不是横加指责,而是耐心做思想工作,谆谆教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对学生一视同仁,不歧视差生,细心引导差生认识自己的缺点错误,树立信心,迎头赶上。??

      在转化差生上,他探索出一套很好的工作方法。他亲近差生,与他们谈话交心,了解他们的心理状况。对差生进行分析,发现他们中存在的问题类型,他们中有的盲目自满,有的无端自卑,有的因家长的地位产生优越感,有的因家庭贫困而忧虑重重,有的为家庭出身不好而包袱沉重等等。针对不同类型的差生,采取不同的工作方法加以引导。由于他以尊重学生为前提做思想工作,所以教育效果特别好,学生都听他的话,都很敬重他。

      此外,培养青年教师,也是他教学管理工作中的重要环节,是他自身几十年乐此不疲的重要工作,他深知只有培养越多好教师,才能培养更多好学生。他组织各教研组开展“一帮一”的师带徒活动,让新教师、青年教师在富有教学经验的老教师引导下少走弯路,不走弯路,更快地进入教师角色,更快地成熟起来。他自己更是热心帮带新教师、青年教师。李福金、陈金龙、陈鸿龙等省市级骨干教师,高校毕业刚走上教学岗位的头几年,都受到林文泉精心无私的传帮带。林文泉与他们互相听课、评课、集体备课,切磋教材与教法,他甚至把自己多年精心编写的教案、复习提纲和练习题也毫无保留地让新教师参考。同时,他还帮助新教师明确什么样的课才是一堂好课,什么样的教师才是一名合格的教师。

      心心相印

      林文泉之所以得到学生的敬重,还因为他对学生的一片拳拳爱心。许多雪中送炭的举动,都深深打动过他的学生、他的同事。

      1955年,莆田二中初三学生涂广国因家贫无法坚持学业,被迫中途辍学。班主任林文泉不顾路途崎岖难行,爬山越岭五六个小时赶到离城50多里远的常太莒溪小涂家中,动员他的父母亲克服困难,想办法让孩子把书读完,涂广国因此得以复学。林文泉不仅为他申请助学金,指导他报考费用较为低廉的广州轻工业学校,还多次资助他,使他顺利完成学业,毕业后他成为仙游糖厂一名优秀技术员,曾作为专家被国家外派援助非洲。

      从小失去养父的施玉珠,与养母和哥哥过着贫困的生活。在莆田二中读书6年,更是历尽艰辛。1961年担任她高一语文科任教师的林文泉老师,不但学习上关心她,更有生活上的无私帮助。不忍心看她衣衫褴褛、赤脚挨冻,林文泉老师在自己也不宽裕的情况下,慷慨给她布票和钱用以买衣购鞋。

      1966年,涂广国和施玉珠,这两个互不相识的苦孩子,在毕业多年后,又一次得到林文泉老师的帮助。在林文泉老师的热心撮合下,两人相识相知相爱,建立起美满幸福的家庭。

      然而涂家的故事到此还没有结束。涂广国、施玉珠夫妇的儿子涂铁军读小学时,恰逢涂广国出国援助塞拉利昂,施玉珠一人带两个孩子忙不过来。时任莆田四中教务处主任的林文泉,又主动提出让孩子进城读书,和自己的小儿子同吃同住。后来孩子也是在林文泉的关爱下就读于莆田四中,一路接受良好的教育,不断长进。如今,涂铁军已是莆田市城厢区的一位局长了。恩师林文泉对涂家两代的关爱,成了他们全家说不完的话题,每提及此事,他们一家的感激之情都发自心底,溢于言表。

      其实,受到林文泉无私关爱帮助的学生何止涂广国一家。原在厦门铁路部门工作的高级工程师谢守约清楚地记得,1958年,当他和母亲带着全家和亲友凑起的四元七角钱来到莆田二中报到时,遇到了注册费严重不足的红灯,母子俩不知所措。是林主任了解了情况,向校领导反映,免去了学费,收下了这位从小失去父亲且家境困顿的“界外”孩子,并支持他申请人民助学金,为这位路途布满荆棘的苦孩子亮起追求光明的绿灯。三年困难时期,谢守约饿得患了水肿病,又是学校和林主任为他配给黄豆、红糖和甘蔗,用以食疗,从而挽救了他的生命。无论是莆田二中、莆田四中、莆田华侨中学,还是林文泉任教的其他学校,都留下他无私关爱帮助学生的感人事迹,这些学生几十年以后还都念念不忘这种纯真的师恩。

      林文泉童年生活贫困,工作后又超负荷付出,他的体能早已透支,因此患有多种疾病,身体虚弱。他先后八次大病住院治疗,而每一次住院,都牵动着学生们的心,大家为他担忧,为他争取尽可能好的医疗条件。学生们不忘师恩,总是把浓浓的深情,融入对老师的关怀之中,千方百计地为老师排忧解难。

      硕果累累

      半个世纪的辛勤耕耘,半个世纪的喜人收获。林文泉在教育教学的沃土上呕心沥血,教书育人,培育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人才,他自身的道德情操也得到升华,学生把他看成是走进学生心灵的好教师。他桃李满天下,栋梁遍九州。一系列沉甸甸的材料凸现林文泉播种和耕耘的丰硕成果。

      人民感谢这位辛勤耕耘的园丁,给他许多耀眼的荣誉。他得到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劳动模范等多项高级别的表彰。其业绩先后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创业功臣大辞典》《中华成功人才大辞典》《中国专家大辞典》等多家名人典籍收录。

      这就是林文泉,一个在教育教学实践中做出无数感人事迹的人,一个职业操守闪耀熠熠光彩的人,一个把毕生精力献给祖国教育事业的人。

    (涂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