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还留碧血染青榕——纪念陈国柱同志诞辰120周年

    还留碧血染青榕——纪念陈国柱同志诞辰120周年

      那是1967年清明节前夕的一天,我和老乡郑玉仁同学随着当时大串联的浪潮来到首都北京。不知当时什么缘故,让我俩突发奇想,想去拜访一下在京的莆田籍老干部。几经周折,我们来到了国务院参事室。办公室的一位女同志接待了我俩,我们对她说:“我们是福建莆田人,想拜访一下莆田籍的老革命干部陈国柱同志。”他拿出名单一查说:“我们这里没有叫陈国柱的。”后来我们想起了我们的母校莆田二中(哲理中学) 钟楼上的题字,想起了廖华的名字,我们对她说:“好像名叫廖华。”她看了看我们,就对我们说:“他们这些老同志除了学习、开会,一般都不在办公室。”后来她就帮我们联系预约,并让我们上他家里去拜访。我俩根据她提供的地址来到和平里,原煤炭设计院附近的一处住宅小区,陈老住的是二层靠东的一套房子。按响门铃后,开门的是陈老的夫人,他的夫人是典型的东北妇女,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待人非常热情。当时我俩穿着人字型拖鞋,脚上很脏,我们只好把鞋脱了放在门外,光着脚进屋,她马上拿了两双干净的拖鞋让我俩换上。因为我俩脚上很脏,所以不好意思换上,她又怕我俩光脚着冷,一定要让我们换上,弄得我俩非常尴尬。陈老听到声音后,从书房走出来,笑着对他的夫人说:“看起来我们的小老乡也是农村的吧!”然后就招呼我俩坐在靠窗户的沙发上。他的夫人又忙着亲自为我们泡茶,削苹果,这也是我俩第一次吃到苹果,觉得苹果又脆又甜,真好吃。陈老看着我俩光着脚,就给我俩讲了他第一次穿鞋的故事。陈老老家是莆田九华山下坨村(现西天尾镇霞垞村),属于山区,山村的人从小就光脚丫,只有上山才穿上草鞋,他第一次到城里读书时,他哥哥靠打工挣来的钱买了一双鞋送给他,他一直舍不得穿,在学校偶尔穿一下,一出校门就光脚丫。他说,年轻时思想简单,就是想让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一年四季不再光脚丫,能穿上一双鞋,过上好日子才走上革命道路的。没有想到解放这么多年了,咱们家乡还有好多人穿不上鞋,他觉得非常痛心。

      当我们称呼他为老领导时,他摆了摆手,谦虚地说:“不要称我老领导,也不要叫我老主任,称我老师好了,其实我就是名教书匠。中学没有毕业我就下农村给农民讲课当老师,大学毕业后又回母校哲理中学当老师。抗战时期到延安后,又在延安中央党校当过老师。解放后在福建教育厅,辽宁教育厅。后来周总理把我调到国务院参事室。在参事室也经常研究有关教育的课题,起草教育方面的文件……一生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所以称我老师是最好的尊称。”

      接着,他又给我们讲述了他的学生陈天章、陈兆芳等烈士的事迹,并说道:“他们年纪轻轻就壮烈牺牲了,从来没有想着将来能当官……”说到他自己,他说:“我19岁投笔从戎,参加民军,投入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25年入党,闹过学潮,搞过农会,从事过工人运动。从莆田到厦门、广州、延安、上海、北京、东北……组织需要到哪里,就无条件服从,哪里想到过要当什么官,更没有考虑过职务的高低。前个阶段有人说我是当权派,我说够不上,又说我是学术权威,我说有点,但还差不少。现在在国务院参事室,为了不给周总理添加麻烦,所以暂时赋闲在家,不去坐班,有事则参,无事则闲。乘此空闲,在家里整理一些资料和诗稿。”说完,他让夫人从书房里拿出来他整理的一大堆诗稿。记得书名是《碧血丹心》。我们说莆仙戏有演过《碧血丹心》这个剧目,当时学校还组织我们去观看。他笑着说,前几年回莆田时看过排练,剧目就是他当时题写的。我们说:“当时你回母校时,我们还列队欢迎你呢!”他笑着说:“那我们不但是老校友了,还是老相识了,今后得多来家串门啰!”

      最后他还朗诵了“地瘠栽松柏,家贫子读书” 的诗句,并说:“咱们莆田农村,生活还很苦,能读大学不容易,学生的任务就是读书,不要跟风……”临走时他还特地让夫人联系了煤炭设计院接待站,让我们住下。

      临出门的握手,也许就是最后的告别。后来再也没有机会去陈老家串门了,他于1969年已经在北京病逝。

      “闻说南城遗迹在,还留碧血染青榕。”他临走时让我俩了解一下,莆田家乡的古谯楼、十字街石碑坊、哲理中学钟楼等一些历史古迹的相关信息。但他连这些信息都未能等到,就与世长辞了。后来朋友们在一起谈论闽中革命史时,有的人认为陈老是位革命家,但我却认为他更像学者,或诚如他所说的是一位老师。(郑银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