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林光朝:浩气养成天地小

    林光朝:浩气养成天地小

      □郑千里

    1.jpg

      虽然未曾为家乡写过几篇诗文,但对人称“文献名邦”的兴化府的历史文化,我本以为自己多少还是有点了解:譬如被誉为“海上女神”和“天妃”的湄洲岛林默娘,譬如被誉为宋朝“半个朝廷”的枫亭蔡襄、蔡京和蔡卞家族等。

      及至最近福州大学的林向阳教授告诉我:在宋代,莆田有位被誉为“南夫子”的理学大师林光朝,不仅当朝宰相陈俊卿、状元黄公度等是他的铁杆“粉丝”,连朱熹都深受他的理学思想影响,我不由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汗颜滴答。

      林光朝公元1114年出生,比朱熹大十六岁。林光朝不仅通览百家经史,而且学识非常渊博,他从26岁起,便先后在“红泉东井”“松隐精舍”“蒲弄书堂”等地讲学,一时间,四面八方求知的学士纷至沓来。

      1160年11月,朱熹慕名到莆田黄石聆听林光朝讲学时,欣闻“群仙书社”培育出诸多俊彦,特意前往造访,并在住宿的壶山书院赋《群仙书社记》长诗:“莆阳山水冠四方,气毓水南龟屿庄。储才挺秀不易得,今昔往往皆流芳……莆人说此小瀛洲,群仙跨鹤来徜徉,壶山巍峨兰水沧,先生之风同其长。”

      1161年春天,朱熹在莆田随林光朝学习期间,曾有诗《曾点》(曾点是孔子30多岁第一批授徒时所收的弟子):“春服初成丽景迟,步随流水玩晴漪。微吟缓节归来晚,一任轻风拂面吹。”

      朱熹的《论林艾轩作文解经》里,亦有这样的记载:在兴化南寺(南山广化寺),某(朱熹)云:“如何见得?”艾轩(林光朝)云:“‘曾点’不是要与冠者童子真个去浴沂风雩,只是见那人有冠者……曾点见得这意思,此谓物各付物。艾轩甚秘其说,密言于先生也。”

      据《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二载,朱熹学习后有顿悟的感受:“某(朱熹)少年过莆田,见林谦之(林光朝),方次云说一种道理,说得精神,极好听,为之踊跃鼓动!退而思之,忘寝与食者数时。好之,念念而不忘。”

      1131年至1162年间,不求仕途闻达的林光朝立足于莆田家乡,一手创办起“红泉义学”开讲授徒,其教学的主旨是“不专于词章为进取计,盖以身为律,以道德为权舆”。

      故此,南宋时的莆田籍名相、诗人陈俊卿在所著《艾轩祠堂记》中,称赞莆田虽偏居东南一隅,但儒风之兴盛,委实与林光朝的讲学密不可分:“自绍兴以来四五十年,士知洛学(指程颢、程颐兄弟建立的理学体系)而以行义修饬兴于乡里者,艾轩林先生始作成之也。”

      这位“南夫子”“艾轩林先生”的林光朝,除了收录于《四库全书》的九卷本《艾轩文集》等,他平生的著书不算太多。

      林光朝曾在《送别湖北漕李秘监仁甫》一诗中云:“文字眇烟云,过眼徒浩浩。所有未见书,惜哉吾已老。”他在那未曾设立中华书局更没有PPT的年代,主要是把自己领悟到的“圣贤精细之意”口授于学生,使学生能够心灵相通地理解。

      林光朝桃李满天下,仍十分注重精进学问。按现代颇为流行的话语,林光朝本人善于“学科交叉”,与年长自己10岁的莆田籍史学家、著有《通志》的郑樵过从甚密。郑樵藏书丰富,林光朝经常向他借书和讨论学问,郑樵在史学上的不凡建树,无形中对林光朝的思想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林光朝曾说:“道之全体,存乎太虚,六经既发明之,后世注解固已支离,若复增加,道愈远矣。”创立“体用为本”思想,在教学上反对只搞训诂和从事经院烦琐哲学的研究,强调实践才是根本,按自然法则解释现实中的社会,同时倡导学无止境,推动闽中理学发展。

      林光朝除了在朝廷任职外,也曾在广西和广东等地做过官,但无论在哪一个职位上,他都能做到两袖清风。

      公元1178年林光朝病逝,谥号文节。其后人搜集并整理林光朝的著述,编有《艾轩集》九卷。陈俊卿在《哭林艾轩》诗中云:“百担有书行李重,千金无产橐中贫。”

      朱熹在《答艾轩公书》中说“熹久欲有请于门下而未敢以进”,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体现了朱熹对林光朝的敬意。

      明代编修的《兴化府志》,在林光朝的传记后设了一篇“论曰”:“……又次之以林光朝者,所以著莆人之倡道学始于此,且以示儒者之准的也。”

      一木之茂发千条,一水之流源万脉。笔者考证林氏族谱和各类史料,从中不难分析得出,林光朝与红泉学派兴起于二程、朱陆之间,在传播理学上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笔者在考察中见到:出于对乡贤林光朝的敬仰与尊崇,在当地历史悠远的琼林书院和蒲弄书院里,不仅一直供奉有“南夫子”林光朝的塑像,而且宋代以来残存的多处文物也有很好的保护。

      如今这几处书院里的香火越加鼎盛,林光朝生平的为学与为人,近千年来都为当地的人们口耳相传赞颂。

      钩沉史学应明鉴,梳理文脉可醒脑。在林光朝的家乡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笔者短暂访问珠江村两天,深为当地民众对林光朝的衷心爱戴和骄傲所感染。

      至于林光朝在宋代究竟当过啥大官,孝宗皇帝赐予他的工部侍郎官位究竟是否属于现今的“副部级”待遇,他并非福建“金紫林”等林氏家族中最大的官,所有这些显然都已不太重要。

      这,也正如林光朝本人在《上何著作晋之》中诗以言志——“浩气养成天地小,宦情都付羽毛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