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古县志絮谈

    莆田古县志絮谈

      莆邑立县于唐,而邑志肇修则始于宋。谈谈其要者。

      宋乾道间(1165———1173),郡守钟离松修,名《莆阳志》,凡七卷。绍熙三年(1192)郡守赵彦

      又集郡士成书十五卷,亦名《莆阳志》。著录《宋史·艺文志》。都已佚。

      明彭韶于景泰间(1450———1456)修的《莆阳志》,凡十卷,周瑛称之为赤成之书,然万历间《陈氏世善堂书目》录之,意其稿具而未刻也。次为弘治《兴化府志》五十四卷,周瑛、黄仲昭同撰,(一作黄仲昭、周瑛同撰)天一阁有原刻本,邑中流传者都是清同治间重刻本。再次则为万历甲戍(二年;1574)(万历)《兴化府志》三十六卷,康大和修。此志流入日本内阁书库。还有万历癸丑(四十一年;1613)(万历)《兴化新志》五十六卷,陈经邦、林尧俞同修,(一作林尧俞撰)有两序见于《乾隆志》。盖莆田为府治,故其事附于府志以传也。

      其别为县志者,始于清康熙间林麟焻、朱元春同修的。(即康熙《莆田县志》。)次为乾隆《莆田县志》,廖必琦、林黉同撰,盖踵康熙《莆田县志》以后事,而已于旧志无所增删,且仍用旧板,故行格亦相同。再为光绪间知县潘文凤重刻乾隆《莆田县志》。邑人郭子寿以林兆恩倡三教合一之说为异端,力主将原刻本中林兆恩传一文删去。其后,道(光)、咸(丰)间林扬祖又修,稿具而未刊行,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尚存稿本及钞本二十余册。最后则为张琴撰的《莆田县志稿》四十卷,其断限至抗日战争胜利之时,保存不少史料。

      康修其在《蒲口文献相见礼》文中云:“本邑专载史迹的书,只有三部,一是宋朝李俊甫著的《莆阳比事》;一是周瑛、黄仲昭在明朝宏治间同修的《兴化府志》;一是廖必琦、林黉在清朝乾隆间同修的《莆田县志》。谈到这三部书的内容,《莆阳比事》受过阮芸台鉴赏,进呈清室。《兴化府志》,有褒有贬,义例谨严。这两书确有相当价值。然而时代太早,宏治以后之事,不得不赖《莆田县志》来微信。……听说当时秉笔之人,失了公平态度,所书的近事,难说阿曲,再因前清文字之狱,非常残酷,廖、林畏首畏尾,稍稍涉及忌讳,便不敢下笔,所以考书里头,可以讥议之点很多。例如:明朝的倭乱,几乎全县遭屠杀焚掠,这是何等大事,他却没有长篇的具体记载,而零零碎碎散见在各部门里,可议的一;又如明末朱继祚、五公子在本县起兵谋光复明室,是替地方上争点人格;黄斌卿、周金汤守舟山、广州两个地方,极力抵抗清兵,是富有种族思想,他却恐触犯忌讳,没有专条叙述,甚至在本人传中,这种轰轰烈烈的大节,简而又简,可议的二;又如元末,兴化、莆田、仙游三县,遭兵乱十多年,《古今图书集成》里面记载极为详细,并注明是引用《莆志》的。现在翻起乾隆间的《莆志》,却没有一字,可见旧时《莆志》许多重要记述,被乾隆志删去了。可议的三。”此说仅供参考。(康永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