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家乡的小溪

    家乡的小溪

      □范扬军

      夕阳半落,我与儿子来到溪畔,那清澈见底的溪水,圆润静默的鹅卵石,细细密密的泥沙,微黄柔韧的芦苇,层层叠叠的野草,苍翠茂盛的竹子,还有和煦如睦的暖风,人间最美四月天,这句话用来比拟我挚爱的老家——庄边前埔村,再合适不过了。坐在石头上的我,眼见着他往小溪里投掷小石子,溅起的水花惹来的阵阵笑声,夹杂着潺潺的溪水声,仿若在欢迎我的归来!

      记忆中的这条泛着银光的小溪,承载了我童年时光的欢乐,还有那无以言说的惆怅!

      小时候的我身体孱弱,隔三岔五感冒咳嗽,印象中,但凡咳嗽,半夜总会被母亲抓起来,去楼下吃一碗她炒的加了许多姜碎的线面,这种味道现在想起来,仍是满嘴的苦、辣、咸,实在难以下咽。母亲说我身体凉,吃了这种线面,身体会发汗,病马上就好!她又时时告诫我不能碰冷水,更严令我不许到小溪,即便田间劳作再辛苦,没有祖辈的帮衬,她也不允许我去小溪边洗衣服。可是,我是多向往去小溪边洗衣服啊!瞧着小伙伴们提着装满衣服的篮子,互相吆喝着来到小溪边,小脚丫踩在流动的溪水里,弯着身子,漂洗着一件件衣服,抹上肥皂,再一件件地放到小溪中,万千灰尘都被洗涤得一干二净!望着她们洗完衣服回去时的笑容,我羡慕着,也盼望着到小溪里去洗衣服!

      慢慢地,我去镇上读初中,大概是长大了,身体的抵抗力越来越强,我开始用冷水洗碗、洗衣服。暑假时,我在家中收拾了一篮子的衣服,听得邻居小孩要去小溪边洗衣服,赶紧提着篮子跟了上去。揣着既想去小溪边洗衣服又担心父母知道的忐忑心情,我来到小溪边,当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浣衣女!然而,这名浣衣女的心中乐开了花,并无半点不甘和委屈!我将所有的脏衣服倒出来,借着波光粼粼的溪水,哼出了歌曲,趁着微风,我仿佛听见了心中那经久不息的声音:“亲爱的小孩,欢迎你!”我将小脚丫浸泡在溪水里,那冰凉沁人心脾,那抹浮动轻轻柔柔地触碰着我的小腿肚,一种油然而生的轻松感卸去了我的不安!我一边浣洗着衣服,一边望着溪水将污浊冲走,又回到原本的干净和平稳时,我知道!我爱这条小溪,如同农人爱田地一般,有着自己的理由!

      洗完衣服,小伙伴们个个淌着溪水,弯腰摸起了螺。我也弯着腰,捡起了刚才洗衣时便看见的螺,溪水清澈到肉眼可见那螺紧紧地吸附在石头上,小手伸过去便能轻易“摘”下来。“摘”下来后,会浮起一层灰色的东西,我猜测那应该是类似地里的土壤。捡到几个螺之后,我发现有个小伙伴摸得很多,她告诉我,如果要摸到更多的螺,得绕到大石头后面,那边虽然没有人洗衣服,但因为水比较深,没什么人去摸,她去摸一次就有很丰厚的收获。我望着那边的溪水,丝毫不敢过去,最大的原因便是自己不会游泳。但我和其他的小伙伴很快想到了办法,我们找来了铁丝和细竹子,将铁丝绕成一个螺状的小漏斗,将另一头插进了竹子的缝隙中,然后再捆绑好,一个简易的捞螺工具便完成了,我们趴在石头上,将工具伸进去,沿着石缝壁打捞那些附着在上的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趴在上面打捞,不知道耗时多久,我们收获颇丰!那种喜悦自然无可言喻!

      如果说,我对小溪的爱是属于文青型的恬淡,那么,我的父亲和小溪之间,则是厚实、不掺杂质的爱!

      在我年幼时,我们家喝的水是小溪里的一个水井,那个水井在小溪的一个角落里,里面的水都是小溪里的!到水井的小道很狭窄,弯弯曲曲,上上下下,所幸路边有许多野草野花相伴,倒也不至于落寞。父亲每天早上都去水井里打水,挑着两个晃悠悠的铁水桶,一步一个脚印地将水挑回家,装满家里的水缸!我不知道父亲在挑水时是否心存喜悦,我唯一知道并确认的是等我们醒来时,父亲已经用这些溪里的井水泡出了一壶壶浓郁醇厚的茶水,并做出了一锅香喷喷的稀饭!那是溪水带来的甘甜和满足!

      大概是“靠水吃水”,既是临水而居,父亲在年轻时便学会了一项技能——捕鱼!以前曾问过他为什么学捕鱼,他说当时学捕鱼,以为这是一项经久不衰的技艺,溪水总不至于干涸,小鱼总不会消失,哪曾想,世事沧桑变幻,谁人也不知,小溪很快变了模样,而这项技艺到如今,没有一个年轻人愿意去学!大家更愿意走出去,接收网络时代赋予的信息化!父亲会在每年开春时购置一些渔具,他在晚上十点左右将这些渔网撒在小溪里,等到第二天,晨曦微亮时,将这些渔网一一拖上岸,后背湿透的父亲收获着小溪给予的馈赠——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儿!他和母亲将这些鱼儿从渔网上抓下来,贩卖给乡亲,挑起养家的重担!倘若没有小溪,那么,在乡下,谋生的差事便又少了一份。生命力旺盛的小溪,在那个物质和精神双重匮乏的年代,给我们家,多增了一道鱼腥味,帮助我和小妹汲取营养,获得生长!

      农田灌溉,自然更离不开这条小溪,父亲总在农忙时,晚上七点左右出门,到田间地头去观察插秧后的稻田是否有水,如果没有,要想尽办法从最上游的小溪里导水进来,和小溪相连的是一条条沟渠,顺着沟渠一路向下,便是欢腾的溪水。父亲说,如果天气干旱,小溪里没有水,那么,今年的收成也就指望不上了!我从父亲归家时的眉头,可以想见小溪的功劳颇大!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了农民终其一生,“靠天吃饭”是注定的,如果老天愿意赏饭吃,春天的时候雨水就会有很多,小溪里会贮藏许多水,那么,父亲脸上便会有笑容,因为有指望了!以至于如今我在外上班,每次见到雨水,总会想起父亲!想起那祖祖辈辈“靠天吃饭”的艰辛!

      小溪,并不是一直这么安静的!每年夏天,总有那么几天,暴雨如注,再加上小溪上游的洪水,整条小溪不堪重负,溢满之后,如一只被施了魔法的不受控制的猛兽,咆哮着,挣扎着,冲撞着!到了最后,便冲上了马路,整条马路瞬间成了汪洋!住在马路边的人家,从半夜开始便准备好了脸盆、水桶、大扫把等,严阵以待,誓与小溪来一场大搏斗!他们拼命地把水往外面赶,又架不住更大的水汹涌而来,邻居见情势不对,也来帮忙,“快点!”“堵住啊!”这样的闹腾持续到早上六点多,洪水慢慢退去,回复平静,然而,浑浊的颜色却丝毫未曾离去!洪水夹带而来的是上游长长的珠子、树枝,亦或其他!和其他人一样,父亲和母亲也会早早地守在堤岸边,用头部挂上钩子的长竹子去打捞那些漂流而来的竹子、树枝等!他们披着薄薄的长塑料,抵挡着还未停歇的小雨,在小溪的边上站定后,父亲用长竹子勾住树枝后,便让母亲拉着,自己再将粗绳子往树枝上面套,两人一起使劲,硬是将那些树枝从洪水手中拽回来!我每次见父母如此劳作,心里充满了担心,生怕他们一个不小心,滑到在滚滚的洪水中!严格来说,那些打捞上来的竹子和树枝,无法承担很重要的角色,顶多是作为烧火的木柴,或者用来围挡家里喂养的母猪。他们乐此不疲的奔忙着!与大自然相比,人类的力量自然是微小的,但人的生命力如此坚韧,是我们所难以想象的!从父亲的身上知道,无论命运如何对待,一个庄稼人拥有的所有优秀意志,是来源于对生命的赞同,丰沃与贫瘠,都是必得翻阅的篇章。在无法痊愈的时候,学习他的豁达与坚韧!

      汩汩的小溪,流淌着的,是挥不去的记忆,愿你,也有一条这样的小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