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如是我闻 “飞船厮续落,鬼子快完蛋”

    如是我闻 “飞船厮续落,鬼子快完蛋”

      年已92岁高龄的柯老先生,从台湾回莆田老家探亲。因着一层亲戚关系,我有幸忝列陪客;在陪同的间隙,非常难得地聆听老人家关于少年时代的记忆讲述。尽管年代久远,许多细节不免有所出入,存在误差,但是,老人家思维清晰,语言组织逻辑严密,我还是取信多于疑的态度,如实记录我之所闻。倘若所记,对于信史正志,或有裨益,则我也欣慰于功夫没有白费。

      柯老先生少年时代在莆田城内就读小学、中学,在他念初二年级时,正赶上莆田“光复”;而他在念小学时,亲历了两架日本飞机先后掉落的大事件;由此可以推知,事件当发生在1943年左右。“那时太平洋战争还没有爆发,美国人还没有参与对日作战。”柯老先生仿佛很有把握地说。第一次日本飞机掉落在莆田体育场。防空警报解除之后,他们像过节或外出旅行一样,大家争先恐后、兴高采烈地赶到体育场。体育场四周已经密密匝匝地围着武装的军警,政府官员在忙着疏导围观的民众,劝说民众切莫靠近。“我们小学生大都机灵,大家叠罗汉,互相帮助,爬上体育场的围墙。军警和官员,看我们是小孩子,特别宽容,任由我们‘胡作非为’,几位稍微年长的,还向我们投来羡慕和欣赏的目光。”“于是,”柯老先生继续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味之中,“我们这些小小的‘骑墙派’,居高临下,坐在围墙上头,把体育场里的情景,看个清清楚楚,至今记忆犹新。”据柯老先生的讲述,当时的情况大约是这样的:这应该是一架战斗机,机员仅有二人。也许是燃油耗尽迫降在体育场的。从飞机上先后下来二人。他们一看周围黑压压的武装人员,其中一人又躲进飞机里,很快又出来,手里拿个瓶子(后来证明是汽油)。那个人把瓶子里的汽油往飞机上倾倒,又点了火,“呼”的一声,腾起一个火球,飞机着火了!那个烧飞机的日本子先钻进着火的飞机,接着另一个也跟着钻进火海。大约是燃油不多,很快火就逐渐变小,熄灭了,只冒着青烟,并没有发生爆炸。这时有一队军人,大概是接到命令,小心翼翼地靠近飞机。他们拉出一个人,手脚还在乱扑腾,于是马上有军车把他送往圣路加医院抢救。后来那日本子的死活或去向,则不得而知。另外一个稍后拉出来的,则黑乎乎的像刚出窑的木炭。这个后拉出的就是点燃飞机先钻进去的。据说当时就死了。柯老先生也记不清,是相隔多久,又有一架日本子的飞机掉落莆田。当时人把飞机叫“飞船”。于是,民间就有“飞船厮续落,鬼子快完蛋”的彖辞或谶语,意思是日本飞机没有被炮火击中,而是接连“无缘无故”地自行掉落,末日情势,昭然若揭。尽管老百姓并不十分了解抗日战争的发展趋势和结局,但民间特别喜欢根据“征兆”来预测推断事物的发展变化。事实证明,民间的预测或“诅咒”,还真是“灵验”的,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日本投降了。日本子的第二架飞机是掉落在龙桥、泗华、延寿溪一带的一片稻田里的。当他们小学生赶到那里“参观”时,那飞机只剩下一副空壳子,可谓“机”徒四壁了。根据附近农民的描述,这次掉下来的估计是运输机。农民们说,他们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就循声寻去,结果发现田中央“宿”着一架“飞船”,好大好大的,比车路上看见的“番车”还大,而平时看见天顶的“飞船”,只不过像乌鸦大小。农民们还说,他们看见从“飞船”里钻出十几二十个和尚,站在那里“定定魂”之后,就结队向山里走去。原来,这些所谓和尚,其实就是日本侵略军,他们在飞机掉落之后,马上化装成和尚,向着山区逃跑。不知后来有没有被抓到?或者被打死、饿死?日本子真正狡猾!柯老先生回忆说,他们学生赶去参观时,已经是第三拨人了。飞机上早已没有什么拿得动的好玩的东西了。于是,他们就钻到飞机底下去寻找,企图有什么新发现、新收获,结果当然还是失望了。但是,他们并不甘心。几个胆大的就找来石块、木棍,一阵乱砸乱撬;看看带队的老师并无制止管束的表示,大家就学着手忙脚乱起来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乎各有斩获:他们得到的是一些金属板。回去之后,各人都自己动手或请大人帮忙,用这些战利品制成三角板、美术尺,或者磨成削笔刀、裁纸刀什么的。小伙伴们都把这些物件,视为珍宝,时不时向没有得到的人炫耀一番。柯老先生说,在学生到来之前,已经有两拨人到了飞机上。第一拨据说是政要军官,人数不多。他们一上飞机,就把“精肉球”全部没收归“私”,比如飞行服等飞行员的装备及私人用品,还有沙发座椅、一些轻便的工具等,全部见者有份,或提或扛,满载而归。第二拨去的大约是警察和一些小职员,这些人大约只能捡些“漏屑”,权且当个安慰,算是没有白来。后来,据说因为“哄抢战利品”这件丑事,当时的县长被撤职,其他有关人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不过,法不责众,这件事情最后听说也是不了了之的了。在学生走后,应该还有附近的农民去“捡大水柴”,拿走飞机上的一些“硬带屑”的“死货”。据笔者亲眼所见的坪盘小学曾经被用作信号钟的一个齿轮,听坪盘小学的老师说,这个齿轮就是来自这架飞机的。现在学校都改用电铃了,这个具有文物价值、身上带着故事的齿轮,是否还被珍藏在哪个角落?柯老先生已是92岁的老人了,说起这些往事,还是历历如在眼前,令听者为之动容。数十年的沧桑并没有磨灭老人的记忆,可见日本侵略者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诚可谓刻骨铭心。(今闲)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