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宋代武状元薛奕

    宋代武状元薛奕

      □林祖泉

      在我国科举史上,一个地方出现多名文状元或武状元的,并不鲜见。然而,同一科文、武状元出自一个地方却十分罕见。有史可查的,这种情况仅于北宋熙宁九年(1076)出现过一次,这便是福建兴化军(今莆田市)的武状元薛奕和文状元徐铎。

      薛奕,字世显,生于北宋皇佑元年(1049),宋兴化县清源西里人。据薛氏谱牒称,薛奕乃唐代名将薛仁贵第十二代裔孙。莆田薛氏的落叶祖德海公于唐玄宗时任莆田守备,其子孙随军从绛州龙门迁居莆田。后德海公死于任上,其后裔遂定居于此。薛奕自幼聪明过人,生性好动,常于读书习文之余,使枪弄棒。其母见他可堪造就,特聘请一文一武名师教授道德文章和十八般武艺。薛奕的确是个踏实懂事的孩子,学习十分认真,经、史、子、传,悉心苦读;刀、枪、剑、戟、棍、棒、槊、鞭等,样样精练。几年功夫,他便成为当地有名的文武双绝的才子。

      熙宁九年,朝廷同时举行文武科考试。薛奕心怀保家卫国之志,千里迢迢到汴京参加应试。他原来是贡士的身份,入京后,看到当时的西夏和辽屡屡犯边,战事频繁,而守军屡战屡败,常以屈辱的条件媾和。因此,志向高远的薛奕为了尽快报效国家,毅然决定应武举试。

      武举,又称武科,是科举制度中专为选拔武艺人才而设置的科目。它始创于唐长安二年(702),应武举的考生由各州县举送,兵部考试。唐代的武状元即兵部考试的第一名。像进士科一样,武科考试要求也非常严格,不但在贡院进行文考,考试时搜身上锁,而且考纪严明,不得有半点违规行为。由于薛奕准备充分,在贡院文考时,举凡孙吴韬略、行军布阵,都能对答如流;在校场比武时,他英姿飒爽,骑马拉弓,五矢五中,箭箭射中靶心。尤其是在皇帝主持的殿试中,他力挫群雄,勇夺第一,成为一个名符其实、文武全才的武状元。这不仅是莆田人的骄傲,更是涵江人的自豪。

      有意思的是,在同年的文进士科殿试中,距薛奕家乡仅数十里的邻邑莆田县的举子徐铎,被宋神宗钦点为文科状元,当皇帝老爷得知薛奕和徐铎同属福建路兴化军时,不由龙颜大悦,抑制不住以科举网罗到人才的兴奋与欢喜,特为二人赐诗,诗中有句云:“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彀中。”表达了当朝天子对莆田人夺得“一科两状元”的赞誉,至今仍成为传颂千古的名句。薛奕、徐铎后来双双衣锦返乡,并结为儿女亲家。

      大魁天下后,薛奕被授予凤翔府兵马都监的官职。凤翔府在关中地区,府治天兴(今陕西凤翔),都监掌管本府军队的屯戍、训练和边防事务。到任后,他恪尽职守,不久,因积功而被提升为正将。将是禁军的编制单位,将下设部,部下设队,一将兵力一般有几千人,少数的将达万人。正将是将的最高长官,其下副将、押队使臣、训练官、部将、队将等,薛奕成为一名高级军官。由于他武艺高强,又懂韬略,战时带兵打仗,平时操练比武,很有一套办法,而且治军严谨,又善于处理军民关系,故此在凤翔府一带颇负盛名。

      凤翔府所辖的地域比较宽广,包括现在的陕西、甘肃、宁夏一带。宋初,这里是边陲地带,与西夏相邻,西夏是游牧民族党项人建立的国家,都城兴庆府(今宁夏银川)。西夏人擅长骑射,经常侵犯宋朝边境,双方时战时和,互有胜负,打打停停达几十年之久。为了防止西夏国的进犯,宋朝廷在西北边境常年驻扎数十万军队,与西夏国对峙。

      宋庆历四年(1044)10月,宋夏双方重新和谈,达成协议。宋朝册封元吴为夏国主,夏对宋名义上称臣。宋廷每年“赐”给夏国绢13万匹,银5万两,茶2万斤。逢节日与元昊生日另“赠”礼物银2万两,银器2千两,绢、帛、衣2.3万匹,茶1万斤。宋、夏恢复贸易往来。

      宋神宗即位(1067)后,立志要改变国家的积弱积贫的状况,任用改革派王安石为宰相,实行富国强兵的变法措施。在军事上,首先采用了“将兵法”,选拔一批精通武艺的军官负责训练军队,提高士兵的素质和作战能力。作为武状元的薛奕,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派往凤翔府的。

      元丰五年(1082)8月,宋神宗接受给事中徐禧的建议,在银川(今陕西横山东北)东南筑永乐城作为银川的治所,谋攻占西夏的横山地区,进逼夏都。九月,永乐城竣工,朝廷赐名“银川寨”。永乐城处于银、夏、宥三州的交界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永乐城的建成,对西夏构成很大的威胁。为此,西夏倾全国之力,集结30万兵马来攻,大败宋军于城下,继而围城。宋军在夏兵的猛攻之下,力竭难支,朝廷派出的援军又被西夏军阻截无法赶到。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永乐城陷落,宋军1万余人全军覆灭,其中将校阵亡230余人。薛奕在这次战役中,勇敢顽强,身先士卒,力战数敌,多次指挥部下打退夏兵的进攻,解救出被围的兵士,最后因寡不敌众,被流矢射中头部而壮烈牺牲,年仅34岁。为了表彰他为国捐躯的功绩,宋朝廷诏赠他为“防御使”。其子薛安靖以父军功补官。

      民间相传,徐铎和薛奕当年以文武状元及第后,一同回乡省亲。在旱路上,两人尚可并辔而行,可是到了水路,却必须一人一骑乘船而行,船的前后引起他俩的争执。当时,地方官员及两岸百姓,听说自己家乡的同科文武状元衣锦返乡,早就等候在莆田城内的码头上,准备迎接,因此两个状元的前后之分便关系到自己地位了。

      按照惯例,文状元应在前,但薛奕非要争这口气。他说:“我开国皇帝就是武将出身,而且能得天下并统一中国,全靠武将南征北战,所以,今天我在你之先,理所当然。”

      徐铎道:“太祖皇帝是武将出身不假,但他之所以能得天下并治理天下,还是倚重赵普这样的文臣。没有赵普的‘半部《论语》治下天’能行么?武将本领再大,也要靠文臣调遣。我们两人虽然都是状元,但我是文状元,文状元在先理所当然。”

      薛奕说:“这样争下去不是办法,不如我们两人比试一下,谁胜谁的船在前如何?”

      徐铎问道:“如何比试呢?”

      薛奕答:“比文比武都行,由你定。”

      徐铎心想,自己乃一介书生,若比武,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比文,自己肯定可以稳操胜券。于是就说:“那就比文吧!但不知如何比法?”

      薛奕道:“我出一上联,你若能对出下联,我便心甘情愿认输,由你先行,否则,你得跟在我的后面。”

      徐铎便叫薛奕出上联。

      薛奕沉吟片刻,出联道:

      二舟同行,橹速(鲁肃)哪及帆快(樊哙)!

      此联利用谐音,既指物(橹和帆),又指人(三国时东吴大臣鲁肃和西汉的开国元勋樊哙),寓有“文不及武”之意。真是构思奇妙,意境深邃。尽管徐铎是文状元,但苦思冥想许久,仍无法对出下联。薛奕见他窘迫不已的模样,不忍心让他过分难堪,便说道:“徐兄毋须过分认真。有道是,出联容易对联难,我相信只要多给时间,你是完全能够对出的。”

      徐铎听他这么一说,更觉惭愧,说道:“我本以为兄台乃武人,在题联对句上绝非本人对手,谁料兄台文才远胜于我,实在令人佩服!”

      薛奕本不想过分为难他,现见他出语真诚,觉得应该见好就收,给他一个下台阶,于是说道:“并非薛某才识过人,适才只不过偶尔想到这一联句,与兄台相比,薛某差之远矣。若凭一上联就断定我的文才胜于你,那真是天大的笑话!刚才的比试纯属戏言,兄台不必在意。还是按一般习惯,文在前,武在后,你的船在前面行驶,薛某愿跟随于后!”

      徐铎忙说:“不可!薛兄理当在前!”

      薛奕见其执意不愿前行,便说道:“既然兄台不愿前行,那就并舟而行吧!”

      徐铎当然不好再表示反对了,就说:“既然薛兄给面子,徐某遵命就是了。”

      于是,高悬文、武状元旗号的两艘船只便齐头并进,向莆田方向驶去。

      以后,徐铎一直在思考如何对出下联。但是十几年过去了,却未能想出自己满意的下联。后来,他的儿子结婚时,小两口拜堂时响起的欢快乐曲声,突然激起了他的灵感,终于对出下联:

      八音齐奏,笛清(狄青)怎比箫和(萧何)?

      这个下联,也是既指物(笛和箫),又指人(宋仁宗的大将狄青和西汉开国功臣萧何)含有“武将不及文臣”之意,可谓对得天衣无缝。可惜,当他对出下联时,薛奕已为国捐躯多年。不能在薛奕生前对出下联,徐铎感到终生的遗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