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梧塘涂纸山

    梧塘涂纸山

      □许玉勋

      “梧塘涂纸山,满街灯照拖,杉树拱门戴繁花,街巷游艺人人夸……”

      当年音韵畅朗、朗朗上口的方言童谣像梦魂飘逝不去。睹物思情,睹土思乡,蓦然积聚的思乡浓情促我扑进故乡的温馨怀抱,纵情回味当年涂纸山的精彩盛事。

      青天有月来几时?梧塘的涂纸山数年才有一次。我记忆中是由梧塘供销社主办的物资交流时,那时梧塘“丁”字形街道(由横街、直街构成,总长不到半公里,宽仅5米)全部架铺白龙头布,布下挂满我村制灯能匠“咪咪”制作的巨型六角灯、宫灯、玻璃圆灯、花灯等。灯型多样,耀眼夺目,灯膜绘有脍炙人口的历史人物书画:《西厢记》《鸳鸯剑》《珍珠塔》……各街路口都搭建由杉树枝叶扎成的缀戴似锦繁花的拱门,安民埕还搭了个露天平台,邀请各村车鼓队、十音八乐、舞龙弄狮队、踩高跷、游船、游灯……登台表演。

      涂纸山是梧塘民间流传的把白纸糊在薄蓖(一般用炭筐蓖)丝条扎成的山景楼阁造型上,然后画上朦朦胧胧的山色雅景,那颤动的森林、明洁的湖泊、珍珠般银灰色的天空……加上能动会唱的人物点缀,虚实相生,依稀似梦,梦幻与现实间的独特诗意简直妙不可言。

      涂纸山的历史渊源来自纸扎(用色纸糊扎成人物、房屋、车轿等工艺品)及绢扎(用绢、缎扎成人物的工艺),常以历史人物为模拟对象,我村郑甲麟是绢扎高手,其作品曾送上海参展。

      涂纸山的戏台搭在横街尾“土地公头”,台顶帆布的压光作用,使纸山中的宫室、楼台、殿阁、凉亭、暖榭、回廊、曲径……显得浩渺飘然,飘飘欲仙。竹楼藤阁妖娆景,雪瀑珠帘壮丽姿,山色水光堪入画,迷人欲醉使人痴。更令人痴情的是山中那一组组栩栩如生的绢扎人物造型:断桥上许仙撑伞恋白素贞,古墓洞开英台山伯化蝶升天,孟姜女送衣哭长城,张飞凛然跃马长坂坡,诸葛亮妙施空城计,林默娘救难德如山,妻送夫进城求学的三十六送……文化是民族的血脉,它流淌在每个炎黄子孙的血液中。文化人,其涟漪效应令萩芦、白沙、新县、庄边、大洋及永泰的山民们和坐涵梧汽船(60-70年代,每天8个班次,每班可载二三十人)慕名而来的游客蜂拥而至,争先恐后,先睹为快,小小的梧塘街道人山人海,人满为患。街头巷尾不乏手牵小狗、小猴以锣声指挥猴子开箱自取面具、戏服装扮成财神样,拱手祝观众升官、发财,然后让小狗载着小猴向观众讨些零钱的耍猴卖艺者。在人众往来必经之地,来自山东、河南的“跑江湖”者,全身武装,敲锣打鼓,以孩子的杂耍、少女的花枪、青年人的舞刀、老年人的拳术来“弄本事”卖膏药献艺,让观众大饱眼福。

      夜临,街上华灯齐明,整街就像一望无际被珍珠琥珀装饰起来的灯海,灯下游人如鲫,人流如潮。人潮汹涌下的涂纸山简直成了一座焕发着飞光流彩的神秘岛,神秘莫测、美轮美奂,令人如醉如狂,流连忘返。

      文艺搭台、经济唱戏,涂纸山的文艺效应让当年梧塘街道两旁126家店铺、摊点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五天后,物资交流会完满收官。

      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如今的梧塘街道已迁往新市场,旧街成了被人淡忘的旮旯角落,往事如同软蜡膜上的印迹,已变成青铜般永恒不变的记忆,挥之不去的情愫之忆总让我想起童年时代梧塘旧街的涂纸山。它是那样的温馨、亲切、令人难忘。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