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我的中国梦

    我的中国梦

      □林秀琼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很多人还吃不饱穿不暖,我出生的偏远山区更是“一穷二白”。记得小时候父母没日没夜地干活还填不饱一家人的肚子。当时我们村小没办幼儿园,我八岁时就直接上一年级了。在煤油灯下度过了小学五年的夜晚,之后父亲想让我辍学,理由一是家里没钱交不起学费;二是女孩子读再多书将来也是别人家的;三是我们村离镇上的中学太远,交通又不便。我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一味地躲在角落里哭。父亲知道拗不过我,不得已跑到邻居家借了钱给我交学费。第二天,父亲叫一个亲戚陪我去游洋中学注册。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步行了近三个小时才到学校。那时虽然累,但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用知识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争取早日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中学时,由于交通不便,路途遥远,只能隔两周回家一趟。每次都要沿着坑坑洼洼的土路步行两三个小时才到家。那时的我才十三岁,每星期回来固定要肩挑一小担米及自家腌制的酸菜萝卜干到学校,父亲雷打不动地两星期只给我五块钱,偶尔能吃到自家做的豆腐干那已经算是改善伙食了,只有逢年过节时才能闻到肉腥味,虽然每次的荤菜不多,但仍足以让我们姐妹四个高兴好几天了。

      土路依旧蜿蜒坎坷,但再难走的路也阻挡不了我一股好学的劲。一晃初中三年过去了,我考入了仙游师范。那一段时间,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有个中考成绩仅次于我一名的同学去教育局举报:说我不符合面试条件,说我个子太小身高不够(按规定身高必须1.48米),教育局只能发紧急通知要求我去复试。由于当时信息闭塞,只能先通知到我们镇的广播站,幸好镇广播站的负责同志是我同村人,也是个很负责任的中年人,他嘱咐了很多人才辗转通知到我本人,让我赶上复试并顺利通过了。

      家乡的落后面貌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迅速改变。上了三年师范,回家的路仍然是尘土飞扬,泥泞不堪,每次从县城回老家一趟得折腾近一天的时间,要想跟家人联系只能靠书信。每次回老家时,我就会用平时节省下来的饭菜票多买点馒头等给家人打打牙祭。为了响应党的“定向师范生哪里来就得分配回哪里”的号召,师范毕业时我又回到了熟悉的老家小学任教。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体会到信息闭塞、交通不便给生活带来的艰难,做梦都希望有一天能有“大班车”沿着水泥公路开进村里,做梦都在期盼着什么时候能通上电话。盼呀盼呀,学校率先安上了一部电话机,去镇里的水泥路也通啦……

      “要致富,多修路,修好路,再思富。”大家好不容易告别了肩挑手提的日子,就一门心思琢磨着怎样提高生活水平了。我依稀记得有一年“五一”节,学校领导准备组织全体教职员工去福州和厦门旅游,很多人开心得几天都睡不着觉,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还能去那么远的大城市旅游。我们筹备了好几天,包了一辆破旧的公交车,颠簸辗转了近十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第一次走出县城的新鲜感冲淡了所有的疲惫,这次总算见了一回大世面了。在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希望有一天通往家乡的路要是能再宽再直一点,那该多好呀!

      “妈,我回来啦!”在厦门工作的女儿的一声喊叫把我拉回到了现实,我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怎么这么快就到家啦?”“我自己开车上高速,只要两个多小时就回来啦!”对呀,我怎么刚中年就有点老糊涂了?“联二线”去年通车了,我们游洋镇也有高速路出口了,由于天堑变通途,闭塞的家乡与福州、厦门的距离拉近了许多。现在国家很重视对新农村的建设,游洋镇现在几乎成了仙游县的“后花园”了。村里的许多农民外出经商赚得是钵满盆满,很多人不但在老家盖了别墅小洋楼,还在城里买了房,有些人还不止买一套呢!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家庭都买了小轿车,以前谁会想到N年后春节时农村也会出现堵车现象呢?镇政府去年还成立了“教育基金会”,许多乡贤纷纷为家乡的教育发展慷慨解囊。村容村貌也都改观啦!政府大力整治水库、河岸及各村脏、乱、差的现象,人们茶余饭后也有了休闲娱乐锻炼的好去处了,农村的中老年人竟也跳起了广场舞!村村通了水泥路和网络,我们也有“农村淘宝”啦!我们兴山村是国家级红色旅游扶贫村,政府不遗余力筹资拨款,计划把我们村发展成红色旅游村,前两年国家风电项目也在村里安家落户了。很多老人经常念叨着:什么朝代都没有今天这个年代好,我要争取多活几年,我还没看够光景呢!我那退休的爷爷七十九岁那年还争取入了党!

      这时,村头的广播刚好在播放《我的中国梦》这首歌,那铿锵有力的旋律穿过周边鳞次栉比的小洋楼,在绿水青山间久久地回荡着……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