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千年古巷书仓巷今昔

    千年古巷书仓巷今昔

      据林祖韩老先生介绍,书仓巷俗名“朱仓巷”,其历史可上溯到千年前,因宋时巷里住着朱姓人家,巷边又有兴化郡粮仓而得名。南宋时,兴化县龟岭人郑侨官居参加政事,其子郑寅嗜书如命,广泛收罗数万卷书籍,迁居朱仓巷后大兴土木建藏书库,于是读书人又给此巷起名“书仓巷”。然而其俗称“朱仓巷”仍在莆田民间沿用,流传至今。如今,巷中“书仓”虽然已被历史的烟尘湮没,数万册藏书也被岁月的风雨刮洗得荡然无存,但莆阳子弟好学的传统却代代流传。书仓巷中曾走出了清道光年间(1821-1850)大理寺卿(相当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郭尚先。郭工书法,善绘画,曾举福建乡试第一名,担任过贵州、云南等乡试正考官,史载他任四川学政期间废止“红案”、“门包”,查究代考者,使当地士风为之一变,其宅第现已列为市文物保护单位。书仓巷也出了个建筑水利学家郭铿若(号颐堂),原西天尾上郭村人,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出生,4岁时,父母把其送给城内书仓巷郭家为子。民国二年(1913)考入省立第十中学(莆一中前身),六年后,以成绩优异被保送福建公立工业专门学校,毕业后从事工程建设工作,任福州市工务局局长。他用两年时间,完成福州大桥改建工程,并扩建了几条街道。还曾去甘肃兰州担任公路建设工作。民国35年,因父丧返里,次年,在莆田东山土木工程学校任教,兼任莆田县水利委员会副主任。建国后,1949年底,被特邀为县人民代表,历任县建设科副科长、科长、筑路辅导处副主任、水利委员会副主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与秘书长等职。1952年10月抢修莆城至石城的战备公路。1952年11月当选为副县长。1957年被错划右派,受监督使用行政处分,1962年摘帽,1978年彻底平反,1987年病逝,终年90岁。书仓巷还出了个海内外著名的散文家郭风。郭老为福建省作协名誉主席。原莆田县科委科技情报所也设在书仓巷,还建有科技图书室,我曾去借书看。记得有两个龙眼园,一个公厕,现都已被拆迁了。自古书仓巷白日热闹得像乡下的市街。这小巷虽然只长达百多米,却是连结城乡的捷径。进城的农夫过巷买货,可直抵凤山街到南市场,出城的居民穿巷下乡,可直达天九湾桥头,于是宽仅两米光景的巷路上经常流动着一派五彩缤纷的民俗风情:卖荔枝的村姑挑着一担丰硕的收成吆喝而过,送牛奶的农人骑着自行车留一巷铃声,手携竹椅的城里老太兴致勃勃往城外看乡戏,肩挑礼盘的乡下农嫂喜气洋洋进城走亲戚。书仓巷理所当然地冒出一些菜籽店、杂货店、打棉坊、面包摊以及青草医诊所等,虽然小家子气却颇有乡野情味。更耐人寻味的是这条小巷还成了不少算命、看相、卜卦、测字先生的领地,相士卦师们面呈察言观色之相,卖弄三寸不烂之舌,常常吸引乡嫂村姑们,询问祸福打探吉凶。还常碰见一个灰发老头面前放一鸟笼,里面两只白羽红嘴的小鸟鲜活灵动,而看“鸟命”的后生子双眼睁得溜圆,紧盯鸟嘴,看那样子像是面对滚动的骰子在进行一场人生的赌博。还有一个汉子坐于巷边一小木凳上,身后悬挂着各色相谱的招牌,膝上摊着一本发黄的相书,往往面对主顾双手作势口沫横飞,听得求相者脸上且惊且喜且忧且惧,表情阴晴不定,生动之极……书仓巷真是九流纷呈的谋生竞技场。

      如今书仓巷从天九湾进入的南段基本不变,有算命、看相、卜卦、青草医、中医等摊点好几家,每摊顾客也有两三个,在专注地倾听着。郭尚先故居还保存完整,连大门对面波浪顶的照壁也保存着,可“故居”的东西巷道以外的地方都已被拆迁,建高楼大厦了,连莆一中这边,过去有座金碧辉煌的三教祠,也已被拆掉。过去我念省莆中(即一中)经常到此念书,又卫生又清静,现在找不到了。现能看到书仓巷门牌自9号断续到37号。

      从东大路进来的北段书仓巷面目全非,扩宽成街道了,林立的是商家店面、高楼,都没有挂上门牌,县科技情报所图书室、龙眼园、公厕等都没有了。

      千年书仓巷现在仅剩南半条了。 (吴炎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