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春风不度鹭峰山

    春风不度鹭峰山

      □黄丽珠

      还有什么能追得上时光的销毁和人为的破坏?一段段厚重古迹,渐渐消失在崇山峻岭间,一处处奇峰怪石,渐渐毁灭于机器轰鸣中。

      这里,二度遭罢黜归故里的明末抗清英雄朱继祚,曾经在山上修寨防御。自此,一条绵延数公里的寨墙依山势而建,圈起东、南、北三个方向,固若金汤,宛若长城!尽管,后来寨门被清兵攻破,英雄被捕,泪洒大地!

      山,是鹭峰山,不高,地理位置特殊,横贯东峤、平海、埭头三镇,可望兴化湾、平海湾和湄洲湾。寺,是鹭峰寺,始建于元代,清光绪二十八年重修,曾经鼎盛过。寨墙,围起的是一段明末抗清的历史,凭吊古战场,浩气天地生。

      这一路寻访的过程令人感慨万千。

      沿海的山景大同小异,裸露的石头、低吟的泉水、举着盈盈笑脸的小花,冬天山中色彩甚是简单。没有鸟鸣声,许是山上树多是木麻黄、相思树、矮松之类,鸟儿不喜,又或者它们正努力赶往春天的路上。想起朱继祚与群栖于山的白鹭的传说,天地悠悠过,我们留下什么?

      越往上爬,心情愈发沉重起来。这十几年来,采石场明显增多,山体遭到严重破坏。乡民们支起铁架,一块块石头被切割、运走,山中东缺一口,西缺一角,容颜改变。几个废弃的水库,蓝汪汪的水底里沉淀着经年累月的石灰,那种蓝,是没有生命的蓝。一路走去,那些侥幸躲过浩劫的石头,像乌龟,像狮子,像骆驼,形状各异。“精美的石头会说话”,只是哪一天,无情的钎锤又会指向它们。寺庙和寨墙会逃过一劫劫吗? 山回路转,遇一采药山民,他聊起以前山上草药繁多,如今难寻。

      沿着坑坑洼洼的路,终于再见到鹭峰寺了,在蓊郁树木间,在萋萋荒草中。三面石砌围墙,正中寺门横匾的石灰剥离一大块,“鹭峰寺”三字中“鸟”已飞走,便成“路峰寺”。寺门已开,埕院干净。石砌的正殿是单层结构,共七间,中间供着三尊菩萨,香火几缕,孤单袅袅升起。东西两座供僧人们居住的楼对望着,各两层,只是空无一物,部分坍圮。院内西侧一株罗汉松已高过屋顶,东侧的铁树依旧繁衍后代,矮墙上的狗尾巴草于风中瑟瑟发抖。站在埕院中,你能想象这里曾主持修行过四十几代和尚,古寺鼎盛时,也有五十多个和尚出出入入?如今的寺院缺水、断电、远去了修行的人,再无“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境了。

      鹭峰寺正前方的香炉峰,采石垦壤后,只剩山顶几块巨石,它还能在天地间傲立多久?春末夏初,若有云雾缭绕,怕再难拥有“日照香炉生紫烟”之美景了。

      鹭峰寺四周有些典故的石刻字已难寻几处了。往东面古石墙的路上,可以看到“石镜”“石门”几块,我宁可相信其它石刻或许就隐藏在草木深处。再看相传当年朱继祚被捕后,他的妹妹以身殉节的“弄月池”,更是触目惊心:潭水发黑,垃圾漂浮在落叶、苔藓之上!

      我们往荒草更深处继续探寻东面古石墙。一棵横着生长的大树挡住小径,叶子青青欢喜着生命不息。脚下藤蔓与荒草不知荣枯多少轮回?当寨墙出现在我们眼前时,同行的小许叹曰:“不久以后,它将消失!”确实没有想象中的壮观,本应绵延数公里的寨墙,如今就剩一两百米!我们所站之处就缺了一大口,宽可通车。石块相垒的寨墙就着山势而走,侧面成三角形结构。两旁杂树相伴,高高低低,俯仰生姿。枯死的新生的藤蔓密密麻麻,织成一张硕大的网,紧紧地扣住幸存下来的石块。每一块石头都从明末清初,穿过四百余载的历史云烟走来,在它们面前,所有的历史都是凝固着的。恍惚间,当年朱继祚领兵抗清的场面复活,刀光剑影中,问天下谁是英雄?!有乡民说朱继祚就义后,流出的血是蓝色的。是不是因为蓝色可染天空,浩气长存?“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历史的天空,一页风云散。

      归途中,偶遇矮桃树一株,新叶未萌,枝头却已含苞。春天,要来了么?春风,会吹到鹭峰山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