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邂逅肖一平

    邂逅肖一平

      □陈金狮

      1986年9月的一个周末,我从学校回家。当我到了高楼百货商店前下了车,却见行道树下立着一位面容清癯、身材消瘦的花甲老人,他对我蔼声问道:“你回家了?”

      我和这位老人素昧平生,也从未谋面,他怎么会向我问候?我心存狐疑,但还是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是的,到家了。”

      这老人见我答腔,似乎高兴起来,便自我介绍:“我叫肖一平,你不认识吧。”

      听到这个名字,我猛然想起来,往年春节期间,县文化馆在鼓谯楼上举办象棋擂台赛,那巨幅广告牌上就有肖一平这个大名,便惊喜道:“哦!你就是肖一平,是象棋大师。”

      他笑了:“早就不下棋了。”接着他又问道:“你在中学教语文吧?”

      他怎么会知道我是中学语文老师?我又心生疑窦,莫非他知道我是县文化馆灯谜组成员,每年春节、国庆期间开展灯谜活动他曾见过?看他一脸和善,于是答道:“是的,我教语文已好几年了。”

      在确定了我的身份后,他又试探性地问道:“你知道天妃吗?也称妈祖,就是民间所说的‘娘妈’。”

      那会儿我确实不知道什么天妃、妈祖,至于“娘妈”,也只是小时侯听上辈老人说过。我如实回答:“我还真的不知道天妃、妈祖,‘娘妈’倒是听说过。”

      老肖像是老师循循善诱:“妈祖其实是湄洲湾的一个平凡女子,生前在岛上为人治病,在海上救助遇险船舶,殁后成为海上女神,庇佑海上航行船只的安全。”

      妈祖是人也是神,老肖的话顿时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忙问道:“你有这方面的资料吗?”

      “有,你想要的话可以跟我到家里去取,”老肖显得十分热情,“我就住在雷山巷,离这高楼很近,大概两百多米。”

      于是我推着自行车与老肖并行走向雷山巷。老肖的住宅很新,大慨刚盖几年,是三间厢的双层楼。我随他登上楼上一间书房。他很快从书桌上取来一本油印的集子,40多页,封面上印着“海神天妃”四个空心字,连同目录印在一起,下面还标明1985年6月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政府文化局印。老肖把文集递到我手里,然后滔滔不绝地说起海神天妃如何救苦救难,死后被民众立祠祭祀,又如何被几代皇帝褒封,从夫人、天妃到天后,从而成为海神。

      老肖的一席话让我对海神天妃有了初步的了解,他还告诉我,去年下半年中央文化部文物局对我国各省的天妃宫进行普查,包括有关海神天妃的史籍记载、碑刻、壁画、塑象、建筑物遗址等等。他写的这本《海神天妃》论文集初稿,就是供这次普查工作的史料参考,希望能得到史学界内行者的审阅,并提出宝贵的修改意见。

      我拿着这本装订整齐的论文集如获至宝,忙对老肖说:“你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吧,我回去后一定好好拜读。”

      老肖对我说:“我已患了不治之症,以后对妈祖信仰的研究和传播就全靠你们年轻人了。”

      听了老肖的话,看着那张有点蜡黄的脸,真为沉疴在身的他感到难过。我起身告辞,劝他注意休息,保重身体。

      回到家里吃过午饭后,我便迫不及待翻阅起这本油印的论文集。这本集子收进了肖一平先生撰写的七篇论文,内容包括妈祖的世系、传记以及宋、元、明、清几代皇帝对妈祖的历次褒封,还有对平海天妃宫的调查纪实与清乾隆版《湄洲志》一书的史料价值等,此外还收进了文史专家俞玉粦、林祖韩撰写的《贤良港祖祠调查纪实》一文。我是花了好几天时间才读完这几篇论文,渐渐地,我对妈祖是如何由人到神有了一个较清晰的认知。

      在妈祖精神的潜移默化中,我也成了一个妈祖的信仰者,1987年妈祖千年祭前夕,我乘坐当地渔民的小舢板连夜渡海到湄洲岛,次日早上参加了“千年等一回”的祭拜大典。在圆了记者梦后,我又一次次地去湄洲岛朝觐妈祖,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妈祖文化旅游节。

      自从我与肖一平的那次邂逅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显然是病魔已夺去了他的生命。前不久,原市政协文史委主任朱合浦告诉我,肖一平于1987年6月病逝,他没能参加妈祖千年祭,但他在1985年的全国民俗学年会上提出“妈祖学”研究课题,并率先写出几篇专论妈祖的学术论文,可以说是莆田最早接触妈祖题材的研究者之一。

      如今妈祖信俗已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妈祖文化已传播世界各地。我至今还深深怀念他,至于他当年为何把有关妈祖的资料赠送予我,我想这也许是妈祖缘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