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裁剪书稿自吹风

    裁剪书稿自吹风

      □曾元沧

      这篇自序,意在自行吹风,把相关情况先诉诸有限的文字。似乎约定俗成:别人写序,多为介绍或点评书的内容;自己写序,只说著书之目的和经过。

      先说目的。这册书是写给家乡亲朋好友和世上喜欢我的人看的。家乡是我的命根,我离不开她,相隔千里休戚与共,常在念中。各地读者正是从我的文章知道了我,也认识了我的家乡莆田。曾经有报社总编室的同事对我讲,你的家乡那么美丽那么好,我们都想去“插队落户”了。解读这番话,有两点是清晰的:一,我写家乡确实有很大的时间跨度了,你想想“插队落户”是哪个年代的事儿?我的文章百分之六七十都没有游离家乡,家乡的山水、人物,往昔、现今一直萦绕在我笔端。二,我始终分清主流与支流,从正面描摹家乡,自定义为歌颂派。事实证明家乡在不断进步,由于时代火车头的拉动,文化之乡的传统特色愈发明显,原先的不足或缺点被逐个解决了,有的正处于消弭的过程中。尤其是乡亲们的精神面貌,有了飞跃式的变化,变得更为自信,有一种掌握自己命运、创造更加美好生活的强烈追求。家乡“幸福家园”建设方兴未艾,她不就是整个时代的缩影吗?出这本书之目的就在于为时代的发展进步提供一个佐证,同时也让人们进一步了解生我育我的家乡。

      再说经过。有出版社朋友建议我把写过的不同体例的文章包括散文、诗歌、小说、评论、报告文学、消息报道、通讯特写,还有新编全译唐诗三百首等汇总起来,出个“全集”,我有拂好意,摇头婉谢了。我没有那么高大上,只不过做了职业份内和自己喜欢的事,只不过在新闻和文学两块田园中种植了一片小花小草,不适合那么大的动静。履职新民晚报之前,我为青年报社效劳,参与创办了生活周刊(报)。青年报副刊“红花”,我给自己主持的生活周刊副刊取名“绿叶”。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我素来钟爱绿叶。再者,当绿叶有什么不好呢?春去秋来叶满地,融入沃土更护花。然而,我已被岁月推搡着步入晚年,又想对家乡、对读者有个交待,于是挑了一些发表过的文章,算敝帚自珍吧,加上近年的部分新作,集成了这本散文,并取其中的一篇《探雪》为书名。《探雪》一文写了特定岁月里的毛泽东。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的今天,我的精神世界里,毛泽东的地位不言而喻。回到家乡上来,有必要增补几笔。家乡和国家如同一枚棋子和整盘棋,两者牵而连之。莆田文人手中之笔历来不囿于莆田,更何况揣了几十年记者执照而又不怕山高路远的我,跑到哪里写到那里成了我的习惯。这跟数以万计的莆田人不封步于故土,走四方打拼创业一个样(我有选择地写他们实为写家乡触须的延伸)。为了丰富题材,拓宽视野,书中也收录了非家乡的作品,与家乡作品的比例基本上符合本人的创作情况。

      本人坚持乡土文学创作,与一段铭心的经历不无关系。2004年底,中国散文学会、上海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新民晚报社为我合办乡情散文研讨会,肯定了我“接地气,写家乡”的创作方向。研讨会由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主持,中国散文学会会长林非亲临主讲。文坛老前辈郭风为研讨会题词“真情感人”,并委托散文家何为代表他俩发言,还叮嘱儿子郭景能提早寄来了福建文联的贺信——

      新民晚报社:

      获悉贵社与中国散文学会、上海作家协会联袂,为闽籍作家曾元沧先生举办乡情散文研讨会,我们福建文学艺术界谨表感谢和祝贺。

      曾元沧先生热爱家乡,与八闽大地血脉相连、感情互动,长期以来发表了许许多多描述乡情的感人文章,这与你们的帮助、支持分不开,体现了你们开阔的胸襟,对福建的关心,对我国乡土文学创作的关心。相信曾元沧先生会珍惜这份关爱,通过研讨总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我们遥祝此次研讨会顺利进行、圆满成功。

      福建省文联 2004·11·26

      这一切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与鞭策。收到题词与贺信的时候,我的双眼不禁被泪水漉湿了,福建没有忘记我这个游子啊!尽管我为家乡出的力极其绵薄,做的事微不足道,他们还是关爱有加,亲亲热热地把我拥入怀中。念于斯,我思想之海的春夏秋冬,奔涌的统一是感动、感激和感恩,没有任何的逆向潜流。

      有一事至今感念于怀。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我应郭风老师之约去福州凤凰池(福建省作协所在地)他家中,郭老面授为文之道,如同一盏灯火朗照我继续前行。他用带着莆田乡音的普通话说,散文之最大特点在于“记”,而评论文则在于“抨”,不一样。散文的议论是夹在“记”中的,只是抓取主要节点抒发一些感受而已,不可也不必随处议论,多余的“插花”显得累赘。散文的感人之处往往取决于题材本身,不在于议论的多寡。记述可以有跳跃,但主线必须清晰。穿插不宜过多,特别要注意摈弃那些众所周知的资料性文字,否则就乱了,达不到普遍认同的“形散而神不散”的效果。散文作者善于探访生活的“荷塘”,用笔毫轻轻撩拨“蜻蜓”透明的翅膀,语言优雅细腻;评论作者擅于借事兴慨,通过触动时政叩问历史的心声,措辞严峻遒劲。他言明;“我说的是时下流行的狭义散文。”……郭老送我到门外墙篱边,轻拍着我的肩膀寄语:“亲情是一种珍贵的人文资源,家乡有的你写。”

      在我的乡情散文研讨会上,沪上著名作家彭瑞高即席赋诗:“故乡是河,你是一条深情的鱼;故乡是天,你是一朵缱绻的云;故乡是宽厚的老师,你是充满童真的学生;故乡是慈爱的母亲,你是常怀歉疚的儿子……”美好的诗句代我吐露了心声:爱农村、爱家乡一如既往,初心不改;写农村、写家乡责无旁贷,不可懈怠。

      谨以这本散文集子答谢家乡所有关心我的人和全国各地读者,若能得到首肯哂纳,我心则安矣。“晚晴芦白溪声远,凭栏舔簘自吹风。”情思邈邈,权且以此小文自序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