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千年涵江:元代之涵江

    千年涵江:元代之涵江

      元朝,统治者采取民族高压政策,排斥汉人,致使社会动荡,民心浮动,内乱不断,经济迟滞,教育文化萧条。在此大背景下,邑境亦受影响,各方面均进展缓慢。但相对而言,因邑境僻处东南沿海,远离动乱地区,加上尚有部分较为清廉的官员执政地方,能采取一些措施,保护民力,完成一些农耕、水利、桥梁等公益性、开发性工程。

      宋至元初,兴化县治原设仙游县游洋。由于游洋地处群山峻岭,山路崎岖,只容行人挑夫跋涉,货物交流不畅,经济落后,人气零落。但其境东部广业里(今涵江区白沙、新县、庄边、大洋一带),有部分山间小平原,农产品和山货较丰富,居民较集中,经济较有起色。加上文化积淀深厚,特别是闻名史坛的郑樵,使其境声名远播。这一“冷”一“热”的对比,使兴化县的迁徙势在必行,顺理成章。

      皇庆元年(1312),已在游洋苦熬300 多年的兴化县治,终于迁徙到湘溪,随后此地便被称为“新县”。可是,与莆田、仙游县治相比,湘溪充其量仍不过是弹丸之地,人口稀少,民间交易仅为数日一墟集,县衙开支捉襟见肘,是个地地道道的“贫困县”。至正十三年(1353),知县臧吉主持重建小县衙,东为幕厅,西为库房,中间为正堂,左、右两厢为更舍,并把制锦坊改为谯楼。至正二十年(1360),知县实克已和教谕李季昌主持重修县学,以期中兴山区教育。但在元政权的压制和当地经济、文化条件制约下,人才难出。在近百年的元朝,兴化县籍生员未有一人上进士榜。

      元时,邑民自强不息,在与大自然搏斗中,屡创佳绩、最著名的是架设宁海桥。该桥位于木兰溪人海口的桥兜,是沟通涵江与黄石、笏石、秀屿的主要通道。此桥兴建前,这里仅有一处渡口,几只小舟,几位艄公,一次仅能摆渡少量人货,严重制约平原与沿海之间的人员往来和经济发展。

      元代中期,龟洋寺(今城厢区华亭龟山) 名僧越浦,知难而上,主持兴建宁海桥。为了筹集资金,他先在木兰溪北岸盖起一座吉祥寺(今尚存),作为募捐和施工场所。元统二年(334) 开始兴建。针对溪面宽阔、海潮落差大、地质松软的特殊情况,越浦借鉴蔡襄修造晋江洛阳桥的方法,采用“筏型基础”建桥基,并“种蛎于础以为固”。即先用船运来大石块,抛于墩址水下,形成沉降石基,再在石缝间广种牡蛎。利用牡蛎生长过程形成盘根错节的蛎壳,使石基连为整体,桥基更加稳固。之后,在桥基上建14 个船形桥墩,工程最为艰巨的要数架石板梁,聪明的工匠利用海水浮力进行架设。涨潮时,运石梁的船乘潮而进,缆系桥墩,待退潮时,石梁自然落架在墩上。最终建成全长225.7米的兴化路第一大桥。其高超的桥梁建筑技术,显示了邑民的聪明才智。至今,它仍然在使用之中。

      宁海桥建成后,成为沟通南北洋平原的黄金路,而且增加一条闽中通向莆田沿海、仙游及闽南的官道。壮观的宁海桥犹如一条长虹,卧波飞架木兰溪。每当晴朗早晨,伫立桥上,远眺东方,但见一轮红日,从海天之际喷薄跃出,闪金耀银,极其壮丽辉煌。万顷波涛,“宁海初日”因之得名,并跻身田二十四景之一。

      在修桥的同时,延祐年间(1314~1320).兴化路总管郭朵儿重建望江里金墩陡门(今三江口镇芳山村金墩自然村),陡门为双门,左门阔0.99米,右门阔0.97 米,为望江泄洪增加流量,保住望江里数千亩良田免受涝灾。特别是延祐二年(135),郭朵儿主持修建新陡门,其功最大。因新港地处太平陂、泗华陂、枫溪诸水交处,每逢暴雨季节,宣泄不畅,使周围北洋数以万亩计的良田浸淹。先朝数次在此建闸,均告失败。郭朵儿下定决心,率众兴建,历时数年,建成水泄,初解水患。延佑四年(137),扩建成可排可着的永久性陡门。门高3.59米,设双门,每门周2.21米。一闸雄镇,万亩无虞。至今,新港闸门仍作为北洋水系骨干排洪工程发挥其作用。

      有元一代,统治者排斥汉人,使邑民产生逆反心理,许多社境兴建神官寺庙,祈求佑境庇民。其中主要的有:僧孤峰、敬翁在至元二年(1336),创建佑圣观后改名东岳观,该观祀东岳泰山神,典型反映汉人维护华夏文明的传统观念。现已列人莆田文物保护单位。元朝实行的高压统治政策,加剧社会矛盾,激化民众的反抗情绪。邑境百姓亦举起抗元义旗,并留下战斗遗址。如元末兵乱时期,乡民为了自卫,在位于今涵江区庄边镇庄边村五斗山上垒建五斗寨,寨踞山巅,圈地3300 平方米,周长1800米,夯土墙,外砌石块,高2.5米,宽1米,开有2个寨门。山寨据险而设,易守难攻,体现了境民保卫家园的顽强斗志。

      元末,兴化路遭遇长达9年的亦思法杭兵乱,治所多次沦陷,兴化县治亦在劫难逃,一度被柳伯顺兵攻陷,生灵涂炭。至正十七年(1357),在泉州经商的波斯(今伊朗) 亦思法杭人寒甫丁、阿迷里丁等一伙,因协助元军弹压农民起义有功,被元廷任命为义兵万户,其所组织的军队称“亦思法杭兵”至正十九年(1359),阿迷里丁及部下趁元末之乱,企图割抱自立。他率领亦思法杭兵,多次攻陷兴化路,烧杀抢劫。其间,亦思法杭兵数次攻陷兴化县、涵江、江口等地,肆意洙劫,人民生命财产遭到巨大损失。在湘溪的兴化县治亦两次沦陷,民众大量外逃,使本已人口稀少的山区“十室五六空”至正二十六年(1366),亦思法杭叛乱最终被平息,但对兴化路全境的祸害之烈,仅次于明代倭患。

      来源:方志出版社《千年涵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