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笏石人

    笏石人

      □游荔生

      笏石,有意思的。笏石街东有小丘,上有卓立如笔之石,民众呼为企石,其石全境可见,后取缙笏朝天之意,雅化为笏石,引以为名至今。

      我写笏石,对“旧街”兴趣大;本来,我就写许多笏石散文的,单纯的“旧街”散文,我写36篇。写一篇“笏石人”博客,向新时代的“笏石旧街”致敬!

      “笏石人”,一部分是“笏石街上人”,二个概念经常混淆。

      我不是一个笏石人,不过认识一些“笏石街上人”,对“笏石街上人”还是有一点点了解的。“笏石街上人”,莆田沿海人的一部分。

      “笏石街”,大概在明朝成名,“笏石灯”和“阿妹哥”的二个经典故事,轰动于莆田沿海,且声名远播于大莆田。成名,使“笏石街”产生了无与伦比的自信。清朝初,产生了“界外”。“界外”时期的“笏石街”,是莆田沿海第一大的街,自信依然。

      “笏石街上人”是莆田沿海人,亦有异于莆田沿海之众人,在“过日子”方面有办法。

      “笏石街上人”秉承了“笏石灯”的文化余脉,又承受了“界外”的苦涩与艰辛,机警,精明,“大俗即雅”,灵气,才气,俗气加雅致,在“笏石街上人”身上得到了奇妙的统一。

      “笏石七街”的风格,应该是得益于妈祖文化的。“笏石七街”,深潜传统风味;而“笏石街上人”则更多地显扬着中庸色调,看似杂乱随意,又表明了一种简单的文化取向。

      当然,100万“界外人”应该感激“笏石七街”。

      “笏石七街”用明净灵异的商业风格,色彩丰富的小城故事,为100万“界外人”的三百年,1681年至1981年,提供了物质和精神的食粮,那是不平凡的三百年。

      “笏石街上人”,凝聚了广阔视野的文化与智慧。笏石集镇附近的顶社、北埔、坝津、秀山、大丘、丙仑等村,认可“笏石街上人”的优越感。

      “笏石街上人”经常自豪说,“我家的笏石”。“笏石街上人”,有优越感的。

      “笏石街上人”,一般说的是“笏石七街”。

      “笏石七街”的中心是司马桥。桥的西边,通十八店,再通三社头、西天尾,南边是田顶街、南埔头,北边是中街、观音亭街,东边是后菜园,绿水长流,蓝天白云,景色相当不错。

      “笏石街上人”的优越感,浮光掠影的、聊天意义的,实际生活的意义终究有限。而且,今天,“笏石街上人”的定义,已经十分困难了。

      近代以来,特别是1931年以来,“笏石街上人”一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落。笏石的古迹没有多少好看的,到“笏石七街”,领受最深的便是熙熙攘攘的人。

      “笏石七街”,服务着100万“界外人”,人气无比的。“笏石七街”,莆田沿海当之无愧的精神家园。

      100万“界外人”,有许多心照不宣的生活秩序和内心规范,行成了一整套心理文化方式,说得响亮一点,可以称之为“笏石街文明”。

      一个外地人到“笏石七街”,不管在商店里,还是在街道间,很快就会被辨认出来,主要不是由于外貌和语言,而是由于不能贴合这种“笏石街文明”。

      100万“界外人”,离不开“笏石街上人”,又或多或少讨厌着“笏石街上人”。“笏石街上人”出手不大方,宴会桌上喝不了几杯地瓜酒,与他们洽谈点什么,要多动几分脑筋,到他们家更是要命,拥挤不堪,又处处讲究。这样的朋友如何交得?“界外人”经常骂“笏石街上人”。

      “笏石街上人”可以被骂的由头,比上面所说的还要多得多。喝茶,聊天,“笏石街上人”经常是点击率最高的。

      “界外人”喜欢议论“笏石七街”,当然大部分是发牢骚。比如,不止一个的“暴发户”从“笏石街”发迹的,又在笏石倒霉了,你“笏石街”还有什么话好说?“笏石街上人”便惶惶然不再言语,偶尔只在私底下嘀咕一声:“他们懂个屁!他们哪是笏石人,更不是笏石街上人。”

      但是,究竟有多少地地道道的“笏石街上人”?真正地道的“笏石街上人”,有没有呢?也许,有一点点吧。

      开通,好学,随和,机灵,传统文化也学的会,社会现实也周旋得开,却把心灵的门户向着最新的时代文明洞开,敢将不久前还十分陌生的新知识吸纳进来,并自然而然地汇入人生,然后演绎给“界外人”看,这便是“笏石街上人”。

      “笏石七街”侧脸向东,面对着一个浩翰的湄洲湾,而背后则是时刻提供无限丰富的海鲜美食,又得在笏石买生活日用品的“界外人”。对于一个自足的小镇而言,笏石偏踞一隅,不足为道;作为100万“界外人”的精神领袖,“笏石七街”又俯瞰广远、吞吐万汇、处势不凡、威风八面。

      而“笏石街上人”,有优越感的。“笏石街上人”,现实的,心平气和、脚踏实地,过日子,平常心;日子过好了,优越感自然而然就来了。

      过日子,不容易的。这方面,“笏石街上人”办法多。简单地活着,简单的生活,看起来倒是一件有味的容易事,然而,实际经验着,才并不是书本中所记的美好的印象。“笏石街上人”,以简单、幸福、有效、沉着、周密的生活方法,为100万“界外人”提供了样板。

      无限精彩的“笏石七街”,还提供梦想。

      太平洋的季风,登陆湄洲湾西边的红埔,逗留、盘旋、徐徐化作水汽,在“笏石七街”飘散开来;“笏石街上人”,在这湿润而暧昧的空气里,陶醉太久,生活,不慌不忙,充满阳光;而且,又有梦想。妈祖对“笏石街上人”厚爱有加啊!

      在莆田沿海老百姓的聊天中,对“笏石街上人”的羡慕,有一些。做一个“笏石街上人”,是许多莆田沿海人的梦想。

      “笏石街上人”的梦想,可能与“阿妹哥情结”有关。莆田沿海的阿妹哥,喜欢“笏石街上人”,经常做“街上人”的梦。“阿妹哥”富于美的思想,会用丰富多彩的、默默的、含蓄的声音表达“东西”的,又可以一直保持活泼优美的容貌。

      “笏石七街”范围不大,即使加上笏石集镇边的顶社、北埔、坝津、秀山、大丘、丙仑等村附近几片区域,也不大。

      顶社、北埔、坝津、秀山、大丘、丙仑等村,传统上,都是农民聚居的地带。今天,那里的大部分劳动人民的后裔,已经都是“笏石人”了。他们,使用“笏石人”这个词的频率,非常高。

      即使是纯正的“笏石街上人”,相当的一些,也是劳动人民的后裔。喜欢说“笏石人”,也许喜欢“笏”这一个字吧。

      “笏石街上人”的记忆,让我有感慨。季节的轮回,逝去的是人的年华。走过了,就不再有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笏石街”在我的记忆中,泛起一轮一轮的浪花,勾厄起线条,给我精神支柱。写一个《笏石》的小册子,“笏石人”是之一,就说这一点点吧。

      “笏石街上人”,精明、冷静、中庸、保守的。今天,提“笏石街上人”,复杂的,彼此缠绕的,历史与现实交织的产物。而,一切形而上的观念,无论人们内心有多少情结,都注定要随风消逝。

      “笏石街”,也许,真的应该与历史说“再见”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