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郑宅茶:千年贡茶迎春发芽

    莆田郑宅茶:千年贡茶迎春发芽

    1.jpg  

    郑明雄在闻茶香。  曾剑郎 摄

    2.jpg

      园庄镇枫林茶园 曾剑郎 摄

      “谷雨前是上品,清明前是珍品。”每年三四月,是春茶的采摘旺季。因有独特的地理、气候资源,莆田素有四大名果故乡的美称。莆田茶同样享有盛誉。 莆田茶叶种植历史悠久,茶产地生态环境良好,茶叶品质优良,且有种茶、事茶的传统。据史料记载,早在唐、宋年间,产自仙游的郑宅茶就以贡茶的身份闻名京都。

      近日,仙游枫林郑宅茶传统制作技艺入选莆田市第六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继2016年获得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后,枫林郑宅茶再获殊荣。

      探  清廷贡茶的前世辉煌

      眼看即将进入温润的四月,仙游园庄镇枫林郑宅茶的第一茬新叶已经抽枝冒芽,2018年的第一背篓郑宅春茶马上就要来了。60岁的“老茶王”郑明雄在采茶忙前接受记者采访。

      “郑宅茶因制作工艺得名,鼎盛时期曾是一泡难求。”自郑氏先辈起,到郑明雄已是第五代郑宅茶技艺传承人。2016年4月21日,由仙游县茶叶产业协会提交,产自福建莆田仙游县的“枫林郑宅茶”得到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商标局的确认,正式入选为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今年3月,“枫林郑宅茶传统制作技艺”入选莆田市第六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获评国家地理标志商标和入选非遗。这些认证与荣誉,不仅是对郑宅茶的品质肯定,也折射出郑宅茶背后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

      “据清朝乾隆年间的《仙游县志》载,莆茶种植始于隋代,唐代已成片种植。到了唐、宋期间,郑宅茶就已经声名鹊起,并被列入大大小小的内务府给官员奉茶名录中。”莆田市海峡茶业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国家一级评茶师曾剑郎向记者介绍。

      南宋著名史学家郑樵《采茶行》曰:“安得龟蒙地百尺,前种武夷后郑宅。逢春吸露枝润泽,大招二陆栖魂魄。”诗中,郑樵将郑宅茶和武夷茶相提并论,并将饮郑宅茶当作一种高尚的精神享受。另有史料记载,“枫林郑宅茶”在北宋时期也得到蔡襄的赏识。一位叫郑邓国的学者在《枫林郑宅茶》一诗中提到:“枫林乌龙廿棵幸,蔡襄知遇进贡茶。寻根问脉系嫡传,千载悠悠兴郑宅。”从诗中可知,蔡襄当时既把郑宅茶进贡给皇帝。至今枫林村还流传一段民间传说:当年蔡襄曾拿当地产的郑宅茶去泉州府祭拜河神,修建洛阳桥。

      到了清朝,郑宅茶更是名声在外。清代是福建省茶叶全面发展时期,八闽各府均产茶。郭析苍《闽产录异》一书,对当时福建茶区茶类学有较详细的记述。他说:“闽诸郡皆产茶,以武夷为最。”同时书中提到,兴化府茶区有郑宅茶,清代入贡,品质极佳。由此可见,郑宅茶在当时代表着整个莆仙地区的茶叶品牌。

      此外,“枫林郑宅茶”作为贡品,也深为皇室所珍爱。乾隆在《咏茶诗赞郑宅茶》中赞到:“榴枕桃笙午昼赊,红兰香细透牕纱,梦回石鼎松风沸,先试冰瓯郑宅茶。”诗里描绘了乾隆对郑宅茶的钟爱。

      “那时候的郑宅茶从朝廷普及至民间,为了供应需求,郑宅茶便从以芽茶为主到发展为芽茶、片茶提高产量。”聊到枫林村的产茶史和先人祖辈的智慧,郑明雄颇为自豪地说,想当年蔡襄也是喝家乡茶才会知晓茶叶的宁心静神养生之功效,所著《茶录》总结了古代制茶、品茶的经验,对推广福建茶叶作了十分重要的贡献。

      “历代帝王将相、文人墨客不吝偏爱,铸就了郑宅茶的前世茶史。以家传制茶工艺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制茶手艺,则是一笔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莆田茶的一张历史名片,记录着莆田茶文化史的变迁过程。”曾剑郎说。

      寻  古邑茶乡的发展遗迹

      园庄镇地处仙游县境南部枫慈溪上游谷地,海拔46米,境内低山、丘陵、平原交错相间,形成适宜种植茶叶的小气候自然条件。“上世纪60年代,园庄镇枫林村家家户户都种植茶叶,大大小小茶坊几十家。采青时,900多人在茶园里一起采茶,在当时可以算是莆田最大的茶乡。”从郑明雄回忆里飘出满园茶香,也印证了从明清到民国时期,郑宅茶作为福建省七大名茶之一的繁盛历史。

      郑宅茶民国前都是用手工操作制成红茶或绿茶。民国期间,枫林村从闽北引进乌龙茶制法。1957年枫林茶场兴办全县第一座半机械化茶叶初制厂,又聘请省内制茶师傅来指导,引进闽南乌龙茶制法。从此,郑宅茶的乌龙茶加工集闽北与闽南制法为一体,制成仙游特色郑宅茶乌龙制作工艺,后在全县推广。1970年后,随着茶园面积的扩大,为了提高茶叶加工品质,县农业局和土产公司每年在春茶采摘前对茶农举办采制技术培训班,提倡合理采摘,采、养结合,推广“双手破心采摘法”。据统计,1960年到1990年的30年间,永春北硿华侨国营茶厂从枫林村收购枫林郑宅茶总计达150吨。这也足见当时郑宅茶产量之大。

      随着销量增加,为了运输方便,郑宅茶的包装工艺也有了改变。1953年,郑明雄的父亲,时任园庄镇枫林村党支部书记兼枫林茶厂厂长的郑加祥号召村民,压制郑宅茶砖,以米汤加入乌龙茶成品中,石磨压制500市斤茶砖,并先后制成“水仙种”“郑宅芽茶和郑宅片茶”等小包装外销。因质优,这些茶一直享誉闽南及广东,甚至一度远销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

      “听祖辈说,民国时期一斤茶叶在厦门能值三块大洋,还供不应求,省内外客户想来订茶叶的也买不到。”在实行粮票、布票的年代,时常有村民们拿着布匹、海鲜等到郑家换茶叶,至今在郑明雄家中,还保留着几十年前用来包茶叶的印花染布。更为难得的是,郑宅茶几代传承人都保留着收集每一季茶样的习惯。在郑明雄家中,既有上世纪70年代用白色木宣纸包裹的茶饼,泛黄的牛皮纸,也有贴着白纸的铁罐子。仙游茶厂里甚至还有几十口用来储藏茶叶的大水缸。“几十年来每一季的茶样都有,年代越久远越显得珍贵。”郑明雄笑着说,制茶人封存的不仅仅是一份份茶样,也是对几十年来莆田郑宅茶发展的记忆史。

      然而,2000年以后,就在安溪、武夷山等茶叶重镇加速崛起之时,莆田茶产业却走了下坡路。郑宅茶也在受影响之列。彼时,郑宅茶不仅种植面积萎缩、产量锐减,而且在国内市场渐渐销声匿迹。“一方面是年轻劳动力逐渐向外转移,几十亩茶园也随之荒废,再加上市场竞争激烈,品牌重视不够,导致郑宅茶销量逐年走低。”郑明雄这样解释。见证过上个世纪郑宅茶的鼎盛,也经历着郑宅茶的衰淡期,如今郑明雄依旧坚守初心,期待郑宅茶的“春天”回暖。

      传  养在深山的“贡品”风味

      郑明雄自小长在含烟笼翠的茶园,徜徉于馨香氤氲的茶乡,和茶农们一起背着竹篓。淡泊宁静的茶山也培养了他既纯朴又坚韧的品性。作为郑宅茶传统制作技艺传承人,郑明雄制茶的好手艺是从父辈传承下来的。

      一杯好茶的背后,从种植茶树、采收茶菁、冲泡茶叶等每一个环节都藏着制茶人的态度和诚意。郑明雄认为,郑宅茶的精妙之处就在于采青阶段和之后的8个小时内的手法处理。“谷雨刚过便是郑宅茶最佳的采青时间,晨间10点前后,等沾着露水的茶叶干透即为佳品。随着一天的天气变化,下午3点后就不利于采青了。”

      采青后的8个小时内要时刻根据气温的变化进行萎凋、炒茶等工序。“炒茶就像打太极,不仅要看天气,还要调动嗅觉、通过手感等因素判断该进行哪一步。”郑明雄说,即便是同一种原材料,不同的人制作也会有不同的成品,所以十分考验炒茶人的功力和是否用心。如今每到春茶采收时节,郑明雄还是坚持到现场把关茶青质量。虽说各山头的茶园都是熟识的乡邻打理,但于他而言,郑宅茶的品质不容丝毫闪失。

      俗语道:“人回草木间,茶归民生里。”郑明雄是“回归传统”茶的倡导者。他认为早年用木炭、用手炒茶的制茶技艺更能体现古法的茶味,冲泡后,茶香四溢,味道醇厚,浓而不涩,唇齿清冽回甘。让人品出“80年代的味道”,更是郑明雄坚持枫林郑宅茶传统技艺的初心。

      近年来,在政府引导和市场消费升级的带动下,茶叶消费也逐渐从看产地向看品质、看绿色转变。这正是莆田茶的翻身良机。2010年由曾剑郎牵头成立莆田市海峡茶叶交流协会;2014年成立莆田茶业商会;去年12月,在2017年市秋季“南兴国贸”茶王赛举办的会场上,70多家茶叶生产企业和销售企业自发成立莆田茶叶协会,助力莆田茶文化走得更远。“有竞争才有发展,百花齐放才能茶香满园,也才能让更多人知道莆田原来也有这么好喝的茶。”曾剑郎说。

      如今,枫林村种植的茶面积100多亩,年产只有上千斤。兴复郑宅茶,郑明雄认为不在量而应求精,保护和推广老字号郑宅茶的意义深远。在他看来,唯有做好郑宅茶“主根”的保护,固本养元,才能让“枝叶”获得更多的成长空间,让郑宅茶真正“迎春发芽”。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爱玲 通讯员 郑志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