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秀屿

    秀屿

           □曾元沧

      用不着为题目冥思苦想,这地名就够靓的了。秀屿是美好的,它接天风,嬉海涛,与朝霞祥云妍美;秀屿是圣洁的,它与妈祖祖庙同处于湄洲湾;秀屿又是充满活力的,它膝前那开阔的秀屿港,乃开发、振兴莆田的希望所在。

      顾名思义,秀屿应该是个岛。然而,当地的年轻人却告诉我,秀屿并非什么岛,向来是一个自然村。我曾阅读过林金松先生追叙秀屿的文章:“1969年的围垦,使秀屿与大陆连成一体,从而结束了它作为小岛的历史。”“原来这样!”年轻人幡然而笑。

      噫!“温故知新”真不失为恒理,对一个小岛是这样,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更是如此。要不然,再有价值的历史,也将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出,后人也许会把美好的现实误为从天上掉下来的“温柔乡”,如何去珍惜?又如何去进取呢?

      秀屿的历史,悠久、坎坷、光荣。它在唐代即告别“处女”,牧马场的吆喝声惊飞寒鸦,唤醒白鹭。至宋代,屿上“人烟万三,居民千余家”,环岛渔船,商轮云集。明嘉靖年间,泊靠船舶绵延3公里,“殷实甲于莆之东南”。难怪乎境外海盗对它觊觎已久,垂涎三尺。嘉靖三十八年(1559),秀屿惨遭倭寇洗劫,但秀屿人没有被吓倒,他们加固并扩建城池,在以后的岁月里与入侵的倭寇进行了竭尽死力的斗争。

      说它坎坷,还想起了一件事。清初,朝廷为对付郑成功而“截界移民”,秀屿几乎沦为空城,人们三步一回头,饱尝离乡背井之苦(在此之前,出于种种原因,就有人往外搬迁)。当年秀屿人成群结队向广东一带迁移时,每一批推选出来的领头人都举着高烛,从跨越莆田地界开始点燃,一路风雨,燃了熄,熄了燃,燃燃熄熄,熄熄燃燃,备好的18支高烛燃尽之处,就是他们安家落户之地。据说,潮州人相当一部分是莆田人(当然包括莆田的秀屿人)的后裔。海南岛上的多数莆田人后裔,则是潮州一带的莆田人二度迁移过去的。“复界”后,秀屿岛上才复又人烟渐稠……小小一个秀屿岛,漫卷着时代变迁的风云。

      改革开放,大潮奔涌。秀屿人朝外走的脚步迄未间断,但不再是无奈,而是抱着志向主动出去闯天下。全区(如今秀屿的范围扩大,概念不同了,成为莆田市的一个区)在外经商务工人员近20万之众,积聚了雄厚的民间资本。

      秀屿区以天然良港著称,全区20米等深线水域面积987平方公里。深水岸线长达21.4公里的湄洲湾,可建上百个万吨级泊位码头。1999年正式对外开放,10万吨级的船舶进出自如,15万至30万吨级的巨轮可以鸣笛劲歌,乘潮进港。

      登上秀屿的龙山,港区和湄洲湾风光尽收眼底。骋目东眺,湄洲岛及两座不知名的岛屿,构成三道抵御大风的天然屏障。湄洲湾,无冻无淤,港阔水深,正在成为我国沿海及对台往来的水路交通枢纽。

      是时此刻,我不由佩服起孙中山先生来。他早在1921年制定《建国方略》时,就把湄洲湾秀屿港列为拟建的东方六大港口之一。面对万顷碧波,秀屿昂首放言:迎头赶上,为时未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