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地名由来及建置

    莆田地名由来及建置

      闽中莆田市位于福建省沿海中部,是海峡西岸经济区中心城市之一。陆域东北与福清市交界,西北与永泰县、德化县毗邻,西南与永春县、南安市、泉港区接壤,东南海域连接台湾海峡,是祖国大陆距离宝岛台湾最近的地区之一。

      地名由来

      莆田及其别称

      “莆田”一名最早的历史记载见于《陈书·虞寄传》:“及宝应败走,夜至蒲田,顾谓其子扦秦曰:早从虞公计,不至今日……”其背景是南朝时福建侯官(今福州)人陈宝应割据晋安和建安二郡,发展军事实力,并成为陈宗室属籍。至天嘉五年(564),因反叛,遭陈文帝派大军追杀,陈宝应大败,率其子南逃至莆田被俘。后来全家被押送建康斩首。“蒲田”一词,宋司马光撰《资治通鉴》引作“莆口”,“口”与“田”含义不同,有学者认为“莆口”是莆仙最早的港口,至于它在莆田沿海的具体位置则聚讼纷纸,说法不一。

      “蒲田”二字,后代几乎都是写作“莆田”。改写原因有多种解释,较通行的说法是莆田古时为海,后升为平原,因蒲草从生,水患频仍,农田难以耕作,所以将“蒲”字删去三点水写为“莆”。另一种解释是“莆”“蒲”二字古籍中本来就通用,写作“莆”只是更简易罢了。当然还有其他解释,如认为黄石旧时称为莆田里,“莆田”只是置县时最初治所在莆田里的缘故。但不管怎样,莆田的命名与海有关、与“蒲”有关,也与“田”有关。

      在莆田历史上,“莆阳”是一个十分常见的别称。“莆阳”一词至迟在中唐时期已见使用。如被誉为“闽南第一进士”、唐代来莆田读书并娶莆田望族九牧林家妹子林萍为妻的泉州人欧阳詹(约758~800),在《与王式书》《甘露述》等文中已多次使用“莆阳”一词。如《与王式书》云:“且莆阳读书接席五年,其于为人公范知之,莆阳去家四百余里,晨昏之思忽至,珍奇之味忽得。”晚唐莆田人黄滔(840~911)在《司直陈公墓志铭》一文中亦写道:“闽越江山,莆阳为灵秀之最。”莆田人徐夤(寅)于唐哀帝天祐四年(907)为王审邽所撰的《武肃王神道碑铭并序》中也自署“乾宁进士修职郎、秘书省正字莆阳徐夤撰文”。以上“莆阳”皆作莆田县别称。

      宋代以后文人使用“莆阳”这一称呼就更多了。如北宋蔡襄在文章及碑记后常自署“莆阳蔡襄”,其著作称《莆阳居士集》;莆田黄公度著有《莆阳知稼翁集》,李俊甫著有《莆阳比事》;宋代有乾道、绍熙、庆元等多种《莆阳志》。明代郑岳则著有《莆阳文献》《莆阳科第录》《莆阳志略》、林人中著有《莆阳风雅》、方朴著有《莆阳人物志》、吴源著有《莆阳名公事迹》、宋端仪著有《莆阳遗事》《莆阳旧事偶录》和《莆阳科名志》。清代萧重著有《莆阳新乐府》、陈池养著有《莆阳水利志》、刘尚文著有《莆阳金石初编》、涂庆澜著有《莆阳文辑》和《国朝莆阳诗辑》。民国时李光荣编有《莆阳竹枝词》、游定远和康爵均撰有《莆阳诗话》等。探查莆田的姓氏族谱,也多冠以“莆阳”,如《莆阳黄氏族谱》《莆阳翁氏家谱》《莆阳刺桐金紫方氏族谱》《莆阳可塘吴氏族谱》之类。在外地的莆人同乡会馆也多有冠“莆阳”者,如清代北京的莆阳会馆、莆阳新馆,浙江温州、乍浦亦均有莆阳会馆。

      在历史上,“莆阳”一词绝大多数是用作莆田县的代称,但是自宋代开始,也有个别文人把“莆阳”一词的指称扩大至包括仙游县,甚至古兴化县,如北宋仙游枫亭人蘩卞,在山东长清灵岩寺《楞岩经偈》碑、河南少林寺《达摩面壁之庵》碑后均自署“莆阳蔡卞”。又如《畿辅通志·金石志》载赵州“崇术堂”三大字石刻款题“莆阳蔡叔羽书”,“叔羽”是仙游蔡京第三子蔡翛之字。另外,南宋李俊甫所著的《莆阳比事》,书中所记掌故则包括当时兴化军所辖的莆田、仙游、兴化三县。但以上这种“莆阳”扩大的用法并不多见。

      “莆阳”二字的来历实有所据。福建县名或县城别称带“阳”字者并不鲜见,如永泰别称永阳,大田别称田阳,宁化别称宁阳,沙县别称沙阳,顺昌别称顺阳,浦城别称汉阳,福安别称韩阳,邵武别称邵阳、昭阳、樵阳等。南宋洪迈在《容斋随笔·郡县用阴阳字》中说:“山南为阳,水北为阴,《穀梁传》之语也,若山北水南则为阴,故郡县及地名多用之。”今广化寺所在的南山是莆城的镇山,广化寺在唐代称灵岩寺,南山称莆山,故唐人黄滔作有《莆山灵岩寺碑铭》。“莆阳”正是源于“莆山”之阳。莆城既在莆山之南,又在木兰溪之北。木兰溪莆田段也被文人雅称为“莆水”,如明黄仲昭记黄石“红泉宫在莆水之南”;文人诗句如“壶山为增秀,莆水为增清”(明杨士奇句),“莆山崔嵬,莆水浼浼”(明杨荣句),“莆山之阿,莆水之沱。以咏以游,以啸以歌”(明何乔新句)。因此“莆阳”之称正符合古人所谓“山南为阳,水北为阴”的命名通例。

      另外,宋代开始,文人还经常用“莆中”一词作莆田的别称。如祝穆《方舆胜览》载:“莆中秀民特多。”名臣楼钥的《陈公行状》记:“莆中宗族,生事死葬,无不被赐。”莆田理学家林光朝有“瞻彼莆中,冠盖如云”的诗句,南宋学者陈傅良则云“闽中岂不好,莆中况多儒”,诗人戴复古《赵敬贤送荔枝》也有诗句“尝观蔡公谱,梦想到莆中”。

      “荔城”作为地名,与荔枝有关,但荔城地名在中国有多处,如广西荔浦县有荔城镇,广东增城县城也别称荔城,增城设市后也有荔城镇,仙游枫亭在古代也有“荔城”的赞誉,但作为区名的莆田市荔城区,则在中国是独有的。

      福建历史上的荔城多作为莆田县城的别称,后来扩大指称莆田县。1962年郭沫若所作的《途次莆田》七律首联为“荔城无处不荔枝,金覆平畴碧覆堤”,句中的“荔城”就是代指莆田的。莆田盛产荔枝,植荔历史可上溯至唐代,如今莆田城内英龙街原宋氏宗祠遗址尚存的一棵植于唐天宝年间(742-756)距今已1200多年的古荔“宋家香”就是明证。北宋名臣蔡襄著有《荔枝谱》,宋嘉祐年间(1056-1063)兴化知军徐师闵也撰有《莆田荔枝谱》。宋人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说:“莆田荔枝,名品皆出天成,虽以其核种之,终与其本不相类。宋香之后无宋香,所存者孙尔。”可见莆田荔枝名品之独特。清代以降,莆田文人常称家乡为“荔子故乡”“荔乡”。如光绪年间翰林涂庆澜为北京莆阳会馆题楹联云:“荔子故乡来旧雨,杏花及第报春风。”民国时期,莆田地方报纸《闽中日报》辟有《荔乡文献》副刊。莆田既为荔乡,自然莆城也就有了“荔城”的别称。“荔城”作为莆城或莆田的雅称,大体上是在清后期才开始流行的。如清人陈国仕辑录的《丰州集稿》收录有南安诗人陈步蟾(1808~1879,字修镜)于光绪甲戌年(1874)作的《荔城和孙修昉同年(翼恭)赠别》一诗,诗云:“鹧鸪声里雨交烟,糁径泥花马不前。自是壶兰山水好,故将名胜阻鞍鞯。”诗题中的“荔城”正是莆城。又如清末莆田陈学谦著有《荔城见闻录》。民国间上海名土沈刘所著散文集《八闽风土记》中的《荔城龙荔》一文,写的也是莆田的荔枝。(刘福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