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天马山浮生游

    天马山浮生游

      □朱志华

      去天马山,是在一个雨后的清晨。新雨后的空山,象刚刚梳洗过的美人,格外清新,山上轻烟淡雾,如面纱半遮半掩,更显得仪态万千,引人遐思不己。

      虽然心里急着一睹芳颜, 可美却只能慢品细赏。美学家朱光潜说:“慢慢走,欣赏啊”。忙碌的生活,让我们习惯了奔跑,习惯了让眼前的美景,从身边一闪而过,以致于渐渐丧失了欣赏之心,错过了不知多少江上的波涛和山间的明月。

      天马山位于榜头镇上昆村境内,是仙游四大景之一,也是四大景中唯一没有收门票的景区。世人多势利,门票越贵越吸引他们纷至沓来,这里没有门票,反而受到冷落,成了一隅独静。由于年岁渐长,日渐趋于平淡,厌倦了人挤人的喧嚣,喜欢自然的清幽。在这暂时被人遗忘的角落里,正好漫步山林,偷得浮生一日之清闲。

      到山脚时, 太阳己经从山顶上升起来,柔媚的象情人的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你,感觉象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金黄色的阳光从树梢上倾泄下来,落在碧绿的湖面上,波光闪闪。天马湖在天马山脚下,象一袭绿色的裙裾,在晨风中轻轻摆动。也许是在尘世中浸泡太久,乍一见这清冽的湖水,顿觉神清气爽,似乎步入莲塘荷池,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只见湖水清幽,明亮如镜,倒映出蓝天,白云,青山,绿树,一尘不染,象婆娑世界一样美妙。望着水中美丽的倒影,忽然想起僧家的偈语“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湖水如心,心如湖水。当我们的心没有杂念的时候,才能变成明镜,照出天上的明月,如果心中欲念太多,就会象云朵一样遮住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看不到明净的天空。我们的心只有那么一点儿,可我们总是不停地往那一点儿的空间里塞进各种各样的欲望,就象往那清澈的湖水里撒进了泥石,垃圾,和各种杂物,想要不堵塞,不浑浊都不行。所以要经常给我们的心清理一下垃圾,心洁净了,心中的世界才会完美无暇。望着眼前这清如明镜的湖水,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当尘世的喧嚣挤进了这块净地,它还能不能保持一如既往的洁净?,一阵微风拂过林梢,枝叶抖动,发出“沙沙”的响声。心情忽然有些暗淡,“树欲静而风不止”,镜欲清而尘埃不断,怕只怕到时清与否,非湖水所能左右,而在于游客的手下能不能留情。

      从天马湖上去,是一片树林,松柏、杜鹃、枫树错落地生长着,有的挺直,有的弯曲,有的高大,有的低矮,它们在山坡上,按自己的方式,倔强地生长着,在各自的岗位上,焕发出生命的光彩。一条石径从中间穿过,蜿蜒而上。几片落叶静悄悄地躺在石面上,在林间疏落的阳光下,泛着金黄的微光,它们躺在大地的怀抱里,安静的象躺在母亲的怀抱里睡着了似的。就在它们默默地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时,一阵山风从林间吹了过来,象母亲的呼唤,把它们从沉睡中唤醒。它们便在那一声声充满慈爱的声音中,睁开了眼睛,张开了翅膀,象彩蝶一样,在林间翩然纷飞。美的象童话故事。望着那些飘零的落叶,瞬间感到了生命的可爱。永远不要鄙视自己,永远不要自暴自弃,就算你卑微的象一片凋零的落叶,也可以在有风的日子里,化作彩蝶一舞!

      小径深处,林更幽更密,黄莺在树上,愉快地展开歌喉,长尾鸟不时地落在石径旁边,悠然地漫步,草间的虫儿,也躲在暗处,“叽叽”地叫着,凑着热闹。这山谷是属于它们的,它们在自己的家园里,自由快乐地生活着。对于人类的到来,它们满怀着热情,不时在你的身前身后,逗乐着,凑趣着,还用它们甜美的歌喉,在你的耳根,尽情地歌唱。对于人类,它们总是表现出最大的友好,而人类却把枪管偷偷的瞄向了它们。那些快乐的天使,不是成了猎人的盘中餐,就是成了街头的摆设物。当它们不断地从我们视野里消失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是它们的悲哀,还是我们人类的悲哀?我的心突然间变的沉重起来。如果没有这些生灵,这世界还会不会充满花香鸟语?如果没有“鸟鸣山更幽”,这世界还会不会如此的诗情画意?抬头望,阳光正明媚,树林里一片平和。我不敢相信在这么平和的世界里,竟然还存在着非常残忍的猎杀。当我们端起猎枪的那一刻,消灭的不仅仅是自然界的生物,同时是我们人类的人性。收拾一下迷茫的心情,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继续前进。人世的羁绊己被远远的隔离在树林之外,眼里只有这满山的翠绿和赏心悦目的流水。

      太阳越升越高,阳光从枝叶缝隙间漏下,象散碎的玻璃,闪闪发光。风从山顶上吹下来,穿过林梢和草丛,象琴师的手指拂过琴键,天籁乍然而起。松涛,鸟鸣,蝉叫,一时并发,  在空谷中久久回旋。突然间发觉,世间最美的声音,不是来自人类,而是自然界。

      还有那“潺潺”的流水声,在这初夏的艳阳下,光听着就觉得舒畅无比。石头上,一股清泉,汨汨地流淌着。它穿过树丛,绕着凉亭,向山下飘飘然地流去,轻灵的象一条白丝带,在这绿色的丛林中显得特别的养眼。凉亭在半山上,依着山崖,凌空搭建,四周草木葱笼,花草杂生,加上山谷里雾气氤氲,往里面一站,便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山风吹拂,带来丝丝缕缕的惬意。凭栏四顾,但见空山寂寂,满眼草青树绿,小径深处,似乎随时都会走出一个背着竹篓,戴着斗笠的采菊者,或者一个在林间泉下拾取诗句的行咏者。虽然白云悠悠,而那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但我知道这山是陶渊明的山,这林是王摩诘的林,山间林下,俯拾都是他们的诗。不必刻意去寻找,你己走入诗里,在晋唐里风雅了一回。

      走出凉亭,凉风扑面,刚想到泉边掬一口清水,来个醍醐灌顶,眼睛却被一道青褐色的长虹吸引住了。长虹从晴朗的天空垂下,落在山腰上,没入丛林之中。细看才发现这是一排接天连云的石阶。这石阶层层相叠,步步升高,青褐色的影子直没入云端。这就是天梯——天马山的压轴之作。天梯一边临着深渊,一边傍着巨石,从侧面望去,象人身上的脊背,高高地拱起,在苍穹下孤傲地耸立着。上面连着凌云的巨峰,气势傲然。抬头望去,一股豪气不由从胸而生。我迈开大步向天梯上踏去,象将军出征,满怀壮志。登上天梯,就象登上了巨人的脊背,豪情万丈。如果手里有酒,我一定举杯向天,如果身边有琴,我一定临风高歌。天梯随着山势不断升高,在攀爬中,我感受到了生命中,那种蓬勃向上的力量。草木从身边沉落下去,白云在头顶上不断地逼近,我的脚步也在与这天梯的较劲中,不停地向上。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浩荡的山风,象号角激励着我,让我不知疲倦地前进着。望着头顶上沧茫的天际,和天际下灰濛濛的群峰,突然间觉得人在造化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就算我们穷其一生,也只能窥其一斑之豹。大自然是如此的伟大,以至于我们在它的怀抱中,就算不懈地探索,也只能拾取些皮毛之美。

      太阳早已偏西,石阶在夕阳下泛着淡淡的红晕。一阵疲倦,随着口干舌燥悄悄地袭来。找一块稍微平点的山石,坐了上去,剧烈的心跳才渐渐的平缓下来。晚风从林梢上吹来,夕阳染红了天空,隐隐约约中,耳畔有钟声在一起一伏。是天马寺的晚钟。天马寺在石阶尽头,如天马行空般悬在苍穹底下。那一起一落的钟声,在群峰间环绕着,然后穿过片片的白云,向山下的人间飘去。这钟声象炎炎夏日里的一泓清泉,沁人心脾。疲倦瞬间尽去,重拾轻松的步伐,迎着山风,朝山顶攀援而去。山峰已然步步逼近,夕阳挂在它的上面,摇摇欲坠,天边红彤彤的一片。红色光辉中,山峰象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熠熠生辉。天梯用脊背,撑起了天马山伟岸的身躯,天马山用天梯挺起了它高傲的脊梁骨。这个满怀心事的大汉,在漫天晚霞中,孤傲地屹立在苍茫大地之上。也许有一天你会读懂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