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人间草木

    人间草木

      □陈秀丽

      都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其实有些时候,对于芸芸众生来说,青青草木可以为师矣。

      笏石顶社路中间的绿化带有一道奇异的景观——两棵紧紧挨着的电线杆中间竟挺立着一株小树。也许是受制于如此狭窄的生长空间,这树并未如其他树木一样撑起绿绒大伞,但它的枝丫依然纤细修长,奋力向两侧伸展。料想工人们定然不会为难一棵树,所以我猜应该是因缘巧合,两棵仅隔一个拳头大小距离的电线杆之间偶然落下了一颗顽强的种子。显然,这颗种子无心抱怨,也没空犹豫,它深知即便身处如此困境,但依然有阳光眷顾、雨露滋润,它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积蓄能量破土而出、向着天空成长,不负这十里春风。

      前几天去土海湿地公园,在一片桃林前我停下了脚步。早已过了桃花盛开的季节,此刻的桃树各有千秋,有的还摇曳着花枝,有的绿肥红瘦,还有的已是满树葱茏。我怕惊扰了它们各自的安好,便小心翼翼地沿着木栈道走过。这时,栈道旁一棵挂满桃子的桃树吸引了我,那么多的桃子在枝头颤动,全然不顾路人惊诧和担忧。有的惊叹:“哇,其他的桃树还开着花呢,这棵已经结了这么多果子!”有的感慨:“可惜了,这么早就结果,那桃子肯定不好吃。”是呀,是怎样的勇气与自信,让它赶在别人枝头花未落的季节就开始结果了?但人们的兀自议论,并不会影响这棵桃树的特立独行,因为它心里明白,无论怎样,自己也是经历过萌芽开花,才走到今天果实满树的光景。人们总固执地认为早结的果实酸涩,却不知那是因为人们过早地摘下这些果实,没有耐心等待它们慢慢酝酿成硕大香甜的样子。酸涩的不是桃子,而是人们折下果实的时间错了!

      近来,我家先生喜欢在工作之余侍弄花草,除了几个还算精致的花盆,其他的瓶瓶罐罐也都成了他栽种小植物的容器,什么茶叶盒子啦,可乐瓶子啦,废弃的塑料水杯啦,简直是无器不成盆。然而,器物虽不同,草儿们的姿态却是相似的,一株株绿意盎然,长得欢欣雀跃,看起来,它们并没有因为被栽在各式改装的盆子里而怄气。阳台、客厅、餐厅、书房、卫生间,摆满了蔡先生的杰作。于是,一回到家,满眼都是让人心旷神怡的绿色与生机。我常常静静地看着它们,舒展的叶片或浓或淡,带着水珠的叶尖盈盈浅笑。看着看着,不由得心生感动:我们只给了它们一掌之地,它们却回报我们整个春天!

      昨夜再读汪曾祺的经典散文集《人间草木》,文人逸致、大师情怀、大家豁达让我再次深陷其中。书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大青山到处是山丹丹,开七朵花、八朵花的,多的是。山丹丹开花花又落,一年又一年……这支流行歌曲的作者未必知道,山丹丹过一年多开一朵花。唱歌的歌星就更不会知道了。”每每读到这,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画面--莽莽青山,红艳艳的山丹丹用独特的方式记录走过的光阴,给了自己一份生活的情趣和智慧。可以说,打动我的不仅仅是它如火的色彩,更是它怒放的生命。

      去往天堂,路过人间。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匆匆过客,所谓“人生一世,草木一春”。然而,又有多少人能活得比草木透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