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山村灯龙

    山村灯龙

      □刘建成

      山村灯龙,游弋在正月元宵节之夜。那灯龙,是由成千上百盏的小灯笼连接而成的。小小山村,偎依在洋山怀抱里,盘踞在濑榜路的北侧,居住着姓刘、陈、黄、范等村民,无论是何姓氏,说起游灯来,人人“兴参”(方言:高兴参与的意思),踊跃参加,无一推却。每家的姓氏,都在小小的灯笼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知从何时起,家家户户都存着把灯架,相似于“ㄒ”字形的木架;木架的横木是张至少有1米多长的短板,凿6个圆孔,可以挂6盏小灯笼,竖的木棍是根把柄,短些,用于手举的。横木的首尾一定有个钩或者一个扣,一个木架扣着一个木架,串成一条长龙。

      上个世纪50年代,我还是孩童时代。小灯笼是用抹上桐油的油纸糊就的,宛如一个上宽下窄的梯形圆柱体,灯盏底座是块小圆木,钉着根铁线,用于插蜡烛。小灯笼里点着根蜡烛,红红的蜡烛,火光摇曳,烛泪流溢。蜡烛越烧越短,到最后只剩下一堆烛油,还可点燃着那根短小的已经陷进烛油里的烛芯。渐渐地,短小的灯芯埋进慢慢凝固的烛油堆里。火灭了,手举灯笼的雅致也就随之消失。我没留意过,现在街道上销售灯笼的店家,是否还有销售那种小灯笼,其图样竟连网上也没查到,只有那大红的犹如橘子模样的大小不一的灯笼,高挂在厅堂或者院子大门前。即使是如今,除夕及至初五和元宵节夜晚,家家户户的阳台上,大红灯笼高高挂,彻夜明亮。让其发亮的已经不是蜡烛而是灯泡了,大红的灯笼配上大红的灯泡,红上加红,红红火火,喜庆洋洋。

      元宵之夜,静寂的山野开始热闹起来了。家家户户都将装置好的灯架集中到村子的晒谷场上。锣鼓响起来了,“砰砰恰恰”,震耳欲聋。有个比普通锣大得多的平面锣(俗话称“圈”),微微拱起,声音雄弘,敲打的槌子犹如大拳头那么大,游神出乡的队伍少不了它。为首的灯架挂着两个大大的灯笼,象征着一对龙的眼睛。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那是因为云彩被游灯的锣鼓声吓跑了。星稀月朗之夜,月亮也在观赏着村里的游灯盛况。整个晒谷场熙熙攘攘,但并不混乱。人们有条不紊地依次串起来,从村头一直接到村尾,从村尾再绕进村旁的龙眼树下。我似乎从中得到了某种启示:一家又一家,凑合起来就是一个村子;一杆又一杆灯笼,连接起来就是一条灯龙,一条巨大的谁也抵挡不住前进步伐的巨龙。

      队伍沿着村子环绕一圈之后,龙首开始向田间大道走去。行走的灯龙比起静止的灯龙耀眼多啦。配着有节奏的锣鼓声,伴随着人们熙熙攘攘的谈笑声,还有响彻夜空的鞭炮声。山村的元宵节,仿佛就在展示着老百姓翻身解放后的喜悦场面。

      随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龙头开始移动了。小小山村,没有笔直的大道,只有那蜿蜒的顺着山谷溪流的小道。于是,整个灯龙队伍显得弯弯曲曲,蠕动起来非常逼真形象。孩子们跟着队伍旁边喊着追着。天上的明月,地上的灯笼,构成一幅别致的山村夜景图。溪流水深的地方,倒映着灯龙的队伍,好像两条正在争斗嬉戏的真龙。队伍里,偶尔有人喊着“喂!前头的慢些,后头的跟不上了……”有时也从前头传来命令:“停一停,等着接紧。”这种互相制约的队伍,要快要慢,要停要走,谁也不能自作主张,全靠抬举龙头的人。整个场面显得质朴、简单,没有相机,没有装架,更没有踩车,村里的老百姓就是这么“初具规模”地开展一次属于自己村里习俗的欢庆活动。

      一次游灯活动,一次盛大的聚会,一次上规模的检阅,一次村民们团结和谐的象征。山村灯笼,山村灯龙,给了我无尽的遐思与眷恋。如今,龙首已是五彩缤纷的龙头模样了,灯笼里不是点着蜡烛,而是装置着小灯泡了。如今的灯龙不比以前的长,因为不少村里人外出谋生去了,但是整个龙身比起以前来胖多了,艳丽多了,现代化多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