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馨香怡人的油菜花

    馨香怡人的油菜花

      □赵鲜明

      推开了春的栅栏,一阵和煦的春风把我吹到郊外的田野上。饱尝一口新的空气之后,我的眸光立刻和田野上一片片奔放的油菜花拥抱在一起。

      油菜花在田野上扑辣辣地盛开着。春风一吹,象一个个少女穿着黄裙子翩翩起舞,给人以美的享受;又象一团团火焰在燃烧,给料峭的寒春送来了暖意。往日那沉淀在心底的李清照“乍暖还寒时候”那种忧郁,梅尧臣“花冷不开心”的那份伤感,顷刻之间被油菜花举出的金色火焰焚烧殆尽。

      轻轻地,我漫步在油菜花丛中,整个生命被笼罩在金黄色的光芒里。纵然,时光不会倒流,记忆却溯流翔飞。不知不觉,我思绪的小蹄子巳蹦跳在对童年的怀想之路上。

      记得小时候我家有一只非常精巧的瓷花瓶,那是早前盖尾新窑生产的名瓷。听爷爷说:将油菜花插在瓷花瓶里,加上水能保鲜好多天。放在厅堂或窗台上,可供人观赏,其散发出的悠悠香气又可以醒脑神。另外,常吃用油菜花和苹果、柠檬、蜂蜜等制成的果汁,还可以预防高血压、贫血和伤风。鲜艳美丽、馨香怡人的油菜花,在悄无声息地渗进了我的童年。

      那时,我们村大多农户家境贫寒,清瘦的日子除了靠种植五谷杂粮外,还要种些油菜、包菜、萝卜等变卖,来维持生计和供儿女上学。在我上初小期间,经常随爷爷和母亲一起去田里收菜。到了开春,我突然发现,各处田野和周遭荒坡,除了一簇簇成片或独自开放的油菜花外,满目都是些枯草和落叶。我曾好奇地问爷爷:“怎么遍地只剩下这些油菜花呢?”爷爷说:“眼前虽然是早春,但许多花草才刚发芽、长叶子,而油菜花是生命力很强的一种植物,它不论土地肥薄,它的种子落到那里,就在那里生根、发芽、开花……”打那以后,我常常从爷爷和母亲收工回来时路边采得的油菜花中,捡几朵漂亮的插在瓷花瓶里,放在窗台上。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油菜花那细碎的花瓣里散发的丝丝暗香,总会把我读书中的疲惫,洗得一干二净。

      就在我上高小的时候,一天早上,爷爷正准备去田里为新栽的菜苗浇水,因雨后地滑,年老体弱,不慎摔倒,造成严重骨折和脑伤,不久便离开人世。爷爷过世后,那只与油菜花结缘的瓷花瓶,我再没用过。但仍是把它放在身边、放在梦里、放在我永远的记忆里。

      金灿灿的油菜花在春风中摇曳着。闻着夹杂着泥土芬芳的阵阵花香,踏着松软的土地,我好像身处天堂、仙境一般。那丝丝透骨的馨香,使我陶醉,感到满足;那一束束的光芒,从我的心底升起,漫遍原野、漫及整个春天。

      金灿灿的油菜花呀!我会用整个生命去读你的辉煌、读你的精神。当你在我的心田烂漫时,我的生命将永远不会孤寂,永远充满暖色的温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