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千古奇冤

    千古奇冤

      民间传说:“江东节妇,生不能生,死不能死。”说的是一桩凄惨悲痛的冤案。

      据说,从前莆田江东村(梅妃故里),有个年轻寡妇,她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一个三岁的儿子和年老体弱多病的母亲。在那妇女毫无地位的封建社会,一个年轻寡妇撑起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破碎家庭,生活是多么艰难呀。她无依无靠,一面要养育嗷嗷待哺的三岁小儿,一面要奉养体弱多病的婆婆,不得不抛头露面出去给有钱人家去洗衣、打短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

      有些好心的阿婆阿婶看她这样艰辛,劝她趁年青改嫁,说:“你年纪轻轻守寡,又拖老带幼,何时守到老,不如趁早找个夫家,有依有靠,免得如此艰苦。”

      但都被她严词拒绝,她说:“我生是夫家人,死是夫家鬼,我要为死去的丈夫守一辈子寡。”

      有的好心的婆娘听后摇摇头说:“真是贞节女子,贞节女子。”有的婆娘听了撇着嘴说:“别说好听话,常言道,‘妇女会守卅,不会守四十’,到了四十岁就守不住了,睡在冷冰冰的床上,难免会想……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觉时间过去五年了。她儿子已经八岁了,可以上学了。婆婆在她细心照顾,孝顺瞻养下,身体也硬朗起来,当她去打工时,老人在家中料理家务,一家三口人生活过得很融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她感到全身疲乏,不思饮食,看到油腻的食物,就想呕吐。身体日见消瘦,而肚皮却日渐隆起,她自己认为守身如玉,不可能是妊娠反应,但没有看医生,也不知是患病,还是怀孕呢。

      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她这种体态,每天挺着肚子出门,难免招来非议。背后有人说:“丈夫过世五年了,怎么能大肚子,肯定是有私侣帮。”

      “不偷汉子,肚皮怎能大起来?”有人这样说。

      “我说,‘女人会守卅,不会守四十’,现在感到寂寞了,把红裤子挂到别人家床头去了,难怪。”当年劝她改嫁的婆娘说。

      污言秽语像脏水不断向她袭来,有人还当面吐她的痰,骂她不知羞耻,不守妇道。

      在那“三从四德”的封建社会,妇女要从一而终,嫁鸡随鸡,不能越雷池一步,而现在一个寡妇,挺着肚子走路,怎能不招人唾骂呢?!

      她自己感到清清白白,可是肚子这样,有口难辨呀。因此,她想以死来抗争。一天夜晚,她侍候婆婆安睡,呵护孩子睡觉。自己寻来一条绳子,想悬梁自尽。当她绳子要套进脖子时,听到儿子哭叫的声音,她收起绳子,放弃死的念头。她想这样死去,那孩子婆婆谁来照顾呢,她还是忍辱负重地活下去。可是,当时社会不能容纳她生存下去,他们认为她是一个不贞节的女人,是伤风败俗的女人,因此,没有人请她做短工,连雇她洗衣的人家也不要她。

      她走投无路,生活维艰,她东家借米西家讨饭供给婆婆吃,自己忍饥挨饿,挖野菜充饥。

      有一天,她婆婆听到村里人的议论,说她媳妇搞姘头,偷汉子的污言秽语,气得饭都吃不下,说:家门不幸,出此丑事。当媳妇端饭给她吃时,她把饭碗都推掉,说:“你不要脸,我可要脸。你这样做,叫我怎么去见人呢?你赶快给我投到臭粪池里去死掉算了。”

      这真是晴天霹雳,炸得她晕头转向。她一下子像掉进万丈深渊,她为何能活下去呢!她再次想到死。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抱着亡夫的灵牌痛哭,眼泪流干了,继之以血。到黄昏时候,她对亡夫的灵牌磕了三个响头说:“维你可鉴,我保持清白的身躯回到你的身边。”说完打开门径直向河边走去,来到河边,她头也不回走下河去,水淹到她的膝盖,淹到她的大腿,淹到腰肢,……,突然她听到空中传来的声音:你这样不清不白地死去,能洗清你的污名吗?能还你一生清白吗?

      是呀,这么不清不白地死去,岂不永远背着黑锅,永世留个骂名。于是,她停下来,往回走上岸。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到了十个月了,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想来看笑话,看一个年轻寡妇生孩子。可是,他们没有看到她生孩子,只看到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女人。过了一年零三个月,这个背着黑锅无法洗去污名的年轻寡妇含受屈地离开人世间,只留下江东节妇生不能生,死不能死的奇冤。□曾广柱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