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两相”争水利 府第变“苦塘”

    “两相”争水利 府第变“苦塘”

      九华山麓有一地段名曰“苦塘”,今属西天尾镇后卓村。此处为什么叫“苦塘”呢?其来由有个悲惨的传说,全村老幼皆知。

      相传五代闽越国时,兴化府尊贤里同时出了两位大臣:后卓村许正官居左参政,溪白村的彭必隆官居右参政。两人虽是同里,又是同朝为官,但两人性格不同,关系不睦。因为水利一件小事,互不相让,闹得天翻地覆,惊动了朝廷,最后两家均致家破人亡,九族皆诛,酿成千古悲剧。

      溪白与后卓两村毗邻,同处在九华山南麓,古时九华山地势险要,森林茂盛,水源丰富,从古本有一条华头坑溪涧源流绕山向后卓溪白一带流去,附近山农田地灌溉,大部分庄稼多引用这条涧水。特别是后卓半山丘农地急需此水流解决。而且过去老百姓还有生活用水皆来自于此。

      有一年,许、彭两家因用水问题,各执己见,发生了激烈矛盾。彭必隆的府第处在山麓西下,地形占先,广大华丽的住宅,方圆百亩,府第内楼台琼阁,池塘养鱼,花园栽植奇花异草,且假山喷水,日常需用大量清水,彭必隆依势蛮行,强令手下人上山挖渠截流,把溪水大部引向彭家洋流注。

      许正家宅在山麓东边,地势较高,田地处于古驿路下面,上下片几百亩农田一时断流,庄稼和生活用水,发生危机,造成农作物歉收。许正与彭必隆就此事相争不下,经地方官调解仍无法解决,同朝为官,为了争夺水利,两家官司打到朝廷,惊动了闽越王。但闽王不明真相,又是左右大臣,不便轻率裁定,便派一位官员下去调查,情况查明后,闽王做出决定,溪涧流水向彭家处的山间渠道处立一块石牌,中间凿一个圆形小孔,约银元那么大(上世纪50年代尚存),限定其水量留给彭家养鱼栽花使用,大部分水留向东往下给农田灌溉,彭许两家官司才定理判为结案,以安民心。

      时隔不久,彭必隆又积恨在心,伺机报复。一波才平,一波又起,彭必隆对朝廷处理气愤难消,对许正更加恨之入骨,数年后,他便捏造事实向朝廷谎报许正家中时有训练庄丁,刀枪兵器暗藏地洞,图谋不轨。此事非同小可,闽王偏听偏信,立即派兵围查,军兵到处搜查兵器,结果查不出名堂,就怀疑兵器暗藏地洞里。于是命令挖地十尺彻底搜查。建筑物几乎毁坏殆尽,仍查不出暗藏兵器。最终官兵只搜出少量许家自卫的兵器充作谋叛的证据。因而引起闽王火暴三丈,立即下旨把许正一家满门抄斩,其府第被挖掘变成一处深坑,一下雨便大量积水,经过数年后,这里变成一口池塘,面积约6亩左右,这个池塘的出现,是许家遭受灭门惨祸变成的,是苦难的象征。古时“苦”与“许”谐音,因此后人就把这个池塘称为“苦塘”。也是历史的见证。

      改朝换代新君登基后,对许正谋叛之罪昭雪平反,对彭必隆存心不良陷害许正,定罪同样处以满门抄斩。许正全家抄斩时,有一家丁外出未归,幸免于难,后由“界外”逃回,在后卓龟湖山北安居度日,繁衍子孙,后代为后卓许姓重兴家业,成为千古佳话。       (吴春荣)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