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春游泗华陂

    春游泗华陂

      □陈金狮

      值新春佳节,几位同学相约到郊外的泗华陂踏青。此时在祖国北方,还是春寒料峭,冰天雪地,而在南国故乡,却是春光明媚,“吹面不寒杨柳风”。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曾多次去泗华陂,都是从安福村徒步至龙桥村,再下山坡即到泗华陂,只见那泗华溪流稳波平,清澈见底,远远望去,宛如玉鉴琼田;两岸树木葳蕤,漫山翠黛;从坝顶上走过去,便是下郑村,那是一个果园中的村庄。如今去泗华陂再不用步行,在市区就有公交车直达泗华陂的水上公园,方便至极。

      泗华古称“使华”,唐代驿路经此,为设饯迎送皇华使者而建有“使华亭”,故此地称作“使华”,建于溪上的桥称作“使华桥”,筑于溪上的陂称“使华陂”。“使”与“泗”同音,后人都习惯称“泗华桥”、“泗华陂”,溪也称“泗华溪”。

      据新编《莆田县志》载:“泗华陂亦称使华陂,位于延寿溪下游,离城4公里,陂南为龙桥村,陂北为下郑村,陂长253.12米,高5米,顶宽1.20米,中央设溢流堰,宽42米,深0.65米,以利排洪。南渠经龙桥、四步岭出吴公流入延寿,灌溉面积100多亩;北渠经下郑、洋西、下刘、白杜、下尾(内瑚),灌溉面积3000多亩。”泗华陂在明永乐年间曾由通判董彬重加修治,改名水利陂,明天顺二年(1458)参政方逵募众重修,到明万历十五年(1587),吴兴裔孙同知吴日强捐金倡修。新中国诞生后,莆田县人民政府成立泗华陂管理委员会,对泗华陂分期进行整治。1956年初,泗华陂并入木兰陂灌区,两年后,“渠化”工程完成,实现由提水灌溉改为自流灌溉。不料当年8月31日,台风暴雨引发了延寿溪山洪,致使泗华陂被冲毁了200米,“渠化”工程亦遭毁坏。1973年7月3日,一号台风正面袭击莆田,暴雨连降,溪洪猛涨,泗华陂被东圳水库下泄的洪水冲毁。灾后,泗华陂溢流堰由原干砌改为浆包干砌,坝顶浇灌混凝土盖面,坝两端为浆砌块石堤岸,与下游公路拱桥相连接。

      现在我们看到的泗华陂是近年重修的,坝的水平面呈弧形,上游的水质经过整治,已恢复清洁,下游河道经过清理,形成一条长600米、宽100米的水面,正常水位保持在60公分以上,并保留水中自然形态的小岛,让白鹭有栖息的场所。泗华陂畔还砌有护栏,护栏外又建起绿化带、人行道、车行道。随着水上公园的建设和公交路线的开通,泗华陂已成了一个风光旖旎的游览区。

      在泗华陂的坝前约50米处有座石拱桥横跨溪上,四墩五孔,长约百米,是新建的泗华桥。明《兴化府志》载:“使华桥在县北五里,桥西即使华亭。当时官路出于彼。桥废而遗址犹存。”可见使华桥是因驿路改变出址后而废。

      步上新泗华桥,但见桥两端植有榕树,浓荫蔽日,桥两端还建有亭,其西端为吴兴亭,木柱六角,琉璃瓦顶,系纪念延寿陂的创建者吴兴,其东端为使华亭,亦为六角亭,全部用石砌成。唐代所建的使华亭并非是六角亭,乃是迎送使者的处所,而这新建的两亭之所以都为六角亭,显然是为了构建对称之美。

      泗华亭里有两块碑刻并列立在两石柱之间,一块为《重建泗华桥记》碑,其中云:“明初扩城,官道改出址城门,此道废,而桥亭亦渐倾圮。陂以水利,代有修葺,而桥不复存,亦以同音故写为泗华。清末,下郑人始于陂下支石四十三垛为桥,长四十五丈,两岸梁枋往来,免风雨渡淖之艰。一九七九年七月,东圳渠堤崩,桥被冲毁,历四年,尚民办公助,计人民币壹拾伍万元,新建泗华桥,长一百米,面宽四点五米,四墩高六米,并修堵陂身隙漏,重建使华亭于桥东,动工于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四日,竣工于一九八六年六月一日。”另一块是《赞助者芳名》碑,读后方知,这桥是由省交通厅、市财政局、市交通局、县交通局等单位拨款及部分个人捐资合力兴建的。

      新泗华桥前有一条百米的花海瓜果长廊,其顶部悬挂投影设备,游览者走进去,通过身体动作就可以与投影地面的虚拟场景进行互动。据介绍,走过这条“星光隧道”,将会出现水波荡漾、3d游鱼、花见花开的特效影像,带来一种全新的奇特体验。因为播放时间在春节初一至十五的晚上七点至九点,我们大白天来,所以无法体验这奇特的“互动灯光秀”。

      泗华桥的西侧为龙桥村,曾经是个繁华的小集市,一条不长的古街通往安福村,再到西门兜,是山里人挑柴进城的必经之路。我清楚记得,古街两旁有打铁店、缝纫店、饮食店、果蔬店等,而泗华桥东边是下郑村,家家户户都在果树的浓阴中,不知有暑夏。著名作家郭风先生在《关于溪流、海和平原》中就写道:“泗华陂左岸的下郑村,全村土地上全是枇杷、龙眼、芒果、橄榄、梅树、桃树、番石榴、柿树、杨桃、柚树等等;全村房屋以及一座尼姑庵,掩映在果树中;一进村,只听见陂上的流水声,一到林中,只听蜜蜂声、鸟声,闻到花香。”郭风先生所描述的这段下郑村景致,毕竟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抗战期间,他20岁左右任教于凤山小学,学校为躲避日机对莆田滥炸而迁到下郑村办学时的所见。他还在《延寿溪记》一文中提到那段办学时间,“早晚都从这座古陂(泗华陂)走过延寿溪。记得陂的中段是溢洪堰,排洪时从闸门间下泻的溪水,状若瀑布,响声震耳。”

      今天,从那泗华陂上流泻下来的溪水依然还是那样“状若瀑布,响声震耳”,但泗华陂两岸的村庄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下郑村的绿色果园不见了,崛起的是一幢幢高楼大厦,而往西看,那龙桥村更是一幢幢红瓦黄墙的别墅群。

      下郑村与龙桥村的变迁,只是走进新时代后美丽莆田的一个缩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