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假年龄的故事

    假年龄的故事

      当今社会上流传顺口溜: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有多少心术不正之徒,为谋官位或免受法律制裁,不择手段涂改伪造年龄。而在仙游,有位红军小旗手,为了崇高的革命理想,凛然正气,说假年龄的故事却广为流传。

      当年麦斜岩下,红旗招展,战歌嘹亮。年方十五的工农红军108团小旗手,头戴八角帽,身穿灰军装,手扛战旗,威风凛凛地伫立在翠竹林下的红军队伍中间。

      有一次,在家乡榜头镇,工农红军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激战,枪声大作,弹片横飞,红军小旗手大腿不幸被流弹击中,他钻进农家稻草堆中,仍被敌人搜捕。

      红军小旗手大腿受伤,步履艰难,敌人用竹箩筐把他抬往县城。一路上,他紧握拳头,双眼喷火,一边高唱战歌,一边怒斥:“呸,国民党白狗子,你们杀人放火,围剿红军,绝没有好下场!”

      沿途,乡亲们被红军小旗手的英勇行为深深感染,老阿婆们垂泪低哭,老叔公们暗地赞叹:“瞧,这红军小旗手,挺有骨气呀!”

      红军小旗手被关进县府大狱。他胞兄至爱当红军的胞弟,用银元买通官场。县长中饱私囊后,托胞兄悄悄转告红军小旗手:“喂,明天县长过堂,你只要如实讲十五岁年龄,法律对你不沾边儿,包你释放出狱,往后莫受共党蛊惑,好好读书,重新做人哪!”

      次日过堂审判。红军小旗手像双手扛着战旗,小翠竹般地伫立在县太爷公堂上,大义凛然,侃侃激谈:“呸,谁说老子才十五岁,是十八岁,参加革命已经三年了!”

      县长瞧红军小旗手瘦高个子,双目有神,撑旗的臂腕青筋裸露,结实有力,真像十八岁的小后生,便拍下惊堂木,厉声提醒:“哼,小兄弟,你若承认十八岁年龄,就要押送省垣蹲大狱的呀!”

      红军小旗手昂首挺胸,斩钉截铁地回答:“多谢县长包涵。老子十八岁,要抓要杀,干脆点儿,咱没啥好商量!”

      红军小旗手被押送省垣蹲大狱,他胞兄救弟心切,风尘仆仆赶往省垣,买通某狱警,请对胞弟多加关照。那天,他又打通另一个狱警,进狱门会见胞弟,当面询问,才真相大白,原来某狱警收钱后不仅没照料好胞弟,反而让胞弟更遭磨难,不禁仰天长叹:“天哪,这吃人的世道,胞弟革命造反当红军小旗手,年轻人的路算走对呀!”

      那天,胞兄满脸阴云,在省垣万寿桥下登上小火轮,卟卟卟地驶往家乡。小火轮从闽江驶往大海,风狂浪高,在波峰浪谷中颠簸前行。胞兄想起自己劳碌奔波,囊空如洗,挽救胞弟仍无一丝希望,顿时热血攻心,悲痛欲绝,纵身扑向大海,以年轻的生命为代价向万恶的旧社会提出最强烈控诉。胞兄刚跳进白茫茫大海,踩水探出头部胸部,频频向同行们招手敬礼,尔后埋进层层迭迭的巨浪之中……

      抗战爆发,国共合作,全国上下同仇敌忾。红军小旗手从省垣监狱被释放出来,重返家乡游击队伍,后整编为新四军,踏往北上抗日的漫漫征程。

      刚解放那年,那红军小旗手扛着的战旗,已插遍神州大地。他也从红小鬼成长为高大威武的省垣解放军警备团政委。那天清晨,风和日丽,人流如潮,他迈着异常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万寿桥头,面对滔滔闽江,洒下一杯杯浓酒,随江水滚滚东流,嘴里默念:“大哥呀,革命已告成功,愿你随波安心离去!”

      岁月悠悠,征程万里。红军小旗手从普通战士成长为中国人民空军师长、军长。老红军离休之后,重登当年浴血奋战的麦斜岩,面对巍巍群峰、苍茫竹林,不禁开口吟诗:“钟山筑烽台,麦斜红旗开。农奴齐造反,横槊缚蛇来。”而乡亲们对他当年在国民党县长公堂说假年龄都赞不绝口:“嘿,当年红军小旗手说的是假年龄,对革命事业却有竹的气节和一竿插到底的真心呀!”□林俊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