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晨光迎旭》序

    《晨光迎旭》序

      □郑怀兴

      我与光旭先生曾经都是“老三届”的学生。他是仙游一中的,我是二中的,原来并不相识。1981年我的第一个新编历史剧《新亭泪》上演时,光旭因为喜欢这个戏而与我结识了。相见恨晚,一拍即合。从此以后,我们往来不断,平淡而温馨,历久而深厚。我们也曾一起品茶论戏,谈天说地;中秋时节,我们曾约一班朋友来文庙庭院里赏月啖饼,拉琴吹箫;也曾一起去他的故园——游洋龙山村觅幽寻趣,品味他父亲挖的笋,母亲蒸的饭;也曾在冬至那一天,邀他来寒舍吃圆子;我每当有朋自远方来时,都会带他们去参观光旭办的工艺厂,他都会慷慨地赠送漆木碗等工艺品,近年他还会赠送自己画的花鸟、山水画,让远方的朋友惊叹不已……不知不觉中36年过去了,我们都步入了古稀之年;但一见面,还恍如昨日,并不觉得我们都老了。这次拜读丰周先生撰写的《晨光迎旭》,重温光旭的人生历程,我才蓦然回首,原来光旭走过的道路有多么崎岖,经过的岁月有多么峥嵘。

      我们这一代人,是饱经风霜的一代。正当我们长身体的时节,遇上了大饥荒,饥肠辘辘;正当我们求知识的时候,遇上了十年浩劫,中断了学业,成了回乡知青了。然而,光旭有着从小热爱艺术的天赋,并没有困守深山老林,而是毅然奔赴省城福州市第一脱胎漆器厂,拜名师,学工艺,学成之后,又回乡利用家乡丰富的竹木资源,组织乡亲,创办“龙山工艺品厂”,随着形势发展,生产规模不断扩展,他走出了大山,在县城创办了“仙游县工艺厂”——这是一家上规模的出口企业……光旭这种在家乡兴办实业的开拓精神,让我想起了清末状元——张謇。张謇以家乡为基地,努力进行发展近代纺织工业的实践,创办多个企业,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兴起作出了宝贵贡献。光旭与张謇的共同之处除了都是在家乡办实业外,在事亲以孝与淡漠名利的方面也极其相似。翁同龢向光绪介绍:“张謇,江南名士,且孝子也”。光旭是个难得的孝子,则是我多年观察得出的结论。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当我们获悉他95高龄母亲不幸遇车祸而罹难的噩耗,赶去龙山吊唁时,发现光旭正坐在母亲的遗体前,聚精会神地一针一线在缝合着母亲小腿的伤口,我顿时泪水夺眶而出;张謇曾言:“愿成一分一毫有用之事,不愿居八命九命可耻之官。”远离官场,踏上实业救国的道路。光旭虽然事业蒸蒸日上,声名鹊起,却不追名逐利,给他公职,他又辞了,一心扑在工艺上……

      拿光旭与张謇对比,我觉得,他们虽然处于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地域,却有着相似的情怀与品格。他们都是由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孝悌,儒雅,多才多艺,同时又都是放眼世界,勇于开拓。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遭逢“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巨大的社会转型至今尚未完成,中国最需要的是像张謇、像光旭这样的人物。要是各地都能涌现出这样的人物,我们国家幸甚,民族幸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