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年味琐谈

    年味琐谈

      □许怀中

      春节,在中国传统的节日中,像一颗明亮的星辰,光芒夺目,韵味悠长。过春节的滋味,如今人们往往叫作“年味”,也真是过得有滋有味。大概是其中的民俗风情、文化品位使然。随着时代的变迁,其内涵也更加多姿多彩,而且在全球的影响越来越深。这和我国国际地位及华侨、华人的遍布五洲四海有关,中华民族的春节,成为世界的“黄金周”,影响力可想而知。

      春节的亲和力,首先体现在家人、亲人的团聚。在外地的家人总要回来,一道吃个“年夜饭”欢欢喜喜过个节。节日前,就开始“拜年”,现代传媒的发展,使手机成为重要的媒体。亲朋好友用手机通电话发祝贺的信息。慰问、团拜也必不可少,今年的春节,人情味似乎特别浓,单位或工作过的部门领导,都来家里慰问。在我的客厅里,送来的花盆依然盛开,充满着春天的气息。

      年纪犹如年轮,不知不觉在春节中变老,每逢春节,往事就在心中浮现。然而,最不能忘怀的是小时候在家乡过春节的欢乐。那时,物质生活并不丰富,有机会改善一下生活,吃几天好饭好菜,尤其难得。而且小时候父母管教严,有几天尽情地玩耍,快乐无比。街道上游人如织,人看人热热闹闹。穿戴也能有所改善,不管家境多难,父母都给做新衣穿,而这些,都在记忆的深处沉淀。

      春节气氛的祥和,是其特点之一。节日期间大家和和气气,只说好话,不能说坏话,更不能骂人、吵架,体现出“和为贵”的“和”之文化内蕴。那时和自己兄弟和睦相处,又有堂兄、堂弟、堂姐、堂妹一起玩耍,亲情和乡情交融在一起。

      春节的另一个特点是活动时间较长。除夕前几天就开始忙碌,写春联,翰墨飘香。各家各户大扫除,莆仙又有初五做大岁的民俗,直到十五元宵夜,又有赏月的风情,延续得将近一个月。

      我长大后便到外地读书,就很少回家过节。那时正值刚解放不久,留在学校有许多活动,如慰问解放军,办晚会等,春节也“革命化”了。参加工作后成了家,多在外地过节。春节和代的变化相伴随。困难时期,千家万户过春节的供应物资千篇一律,大家忙着大扫除,持各种票购买食品,餐桌上一样的菜谱,春节也“简单化”“雷同化”了。“文革”期间春节的气氛更不用说了,过得提心吊胆。

      改革开放后新时期到来,传统佳节春节开始复苏,春天的气息渐渐浓厚。记忆里的春节,又闻到了“年味”。记得20世纪80年代,我带着幼儿从厦门回到家乡和亲人一道过春节,并和厦大中文系的同乡学子约好,初五一道游览九鲤湖。从除夕夜开始,多情的春雨绵绵不绝,直到初四晚犹雨声淅沥,以为春游无望了。不想天公作美,初五晨起,窗外阳光明媚,学子们兴高采烈地乘车奔赴九仙升天风景区。当地的一位学生,负责野炊,他挑了一担食品,在寺庙招待午餐。这群学子中,许多人毕业后事业有成,如林丹娅就成为厦大的名教授、名作家,这次在家乡过春节的情景令我记忆犹新。当年留下的照片,记录了这段难以忘怀的春节风情。

      在这之前的两年,父母难得到厦门和我同过春节。那一年恢复评职称,我有幸被评上副教授,双亲喜形于色。我们在厦大西村宿舍过年,父亲亲自下厨,做了他拿手好菜。春节的“年味”散发出浓浓的亲情。

      到榕城工作后,多和家人在这里过春节。为了上班,孩子逗留时间较短。去年身边的孩子到澳大利亚旅游,我和老伴到厦门过春节,除夕夜一声鞭炮声都听不到。今年在福州除夕照样看电视晚会,子夜,鞭炮声四起,带来迎春的热烈信息。老三一家开车来过除夕,共餐后,又驱车回厦门,到家时电视上晚会还未结束。现在交通方便,聚散寻常,逐渐告别了“别时容易见时难”的境界。然而,无论如何,“年味”是不能、也无法淡化的。

      愿乡情和亲情交融的“年味”,在心中越来越长久。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