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我们的春节

    我们的春节

      □林春荣

      01

      春节,在我的心中不只是一个充满温馨的词语,也不仅是一个全球华人的传统节日,它也是一个具有特殊感情的情感符号,也是一个具有中华色彩的文化图腾。它既是有着物质存在的具象故乡,也是一个万千游子远方的精神家园。春节、故乡、家、父母、兄弟姐妹,几乎汇积在同一条节日的河流上,让灵魂泅渡,让乡愁漂泊,让驿动的心宁静在伫立在河的两岸。

      对于春节,所有的中国人都有一缕魂牵梦萦的情愫。无论人在何方,一听到春节的脚步声,心跳加速了,心情紧张而又愉悦,生活节奏也随之改变。置办年货,购买全家人的衣服、车票,电话、短信铺天盖地,能联络到的亲人故友,总是一一问候,并询问回家的日期、时间,一些久无音讯的同学朋友的联系方式。总之,春节更像一座酝酿感情的平台,多少张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一一回放在记忆的磁带上,细细回味每一张面孔的每一件往事,每一件往事的酸甜苦辣,甚至每一个细节。

      春节,对不同年龄段的人,具有不同的意义。人到中年,人生的结果几成定局,无尽的喟叹无处诉说,春节恰似一个情感渲泄的窗口。同学、战友趁着这一年一度难得的团圆,聚集在春节的某一个时间,互诉衷情,互道祝福、相互用最温暖的语言,要慰藉彼此间生活的不如意、事业的不顺利,甚至一些生意的失败或情感的挫折。

      春节,成了故人心灵疗伤的窗口,成了亲朋忘却痛苦的温泉。春节这帖中药具有特殊的疗效,和着一杯热烈的故乡酒一起咽下,酒精下沉醉的心灵,怀念中的重逢是童年幸福的歌谣,是青春不逝的豪言壮语,是人到中年的甜言蜜语,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豁达,是劝君更尽一杯酒的淡泊。

      春节,对于每一个个体都具有浓烈的情怀,无论路途多少遥远,人在何时,一种油然而生的信念,总是无时不在提醒自己:快过年了,快回家吧。这时候,无需远行回乡的同事,总会主动地承担这一段时间的工作任务,也在一旁催促、劝说,甚至还帮忙购买车票、机票之类的难事。单位领导也提前安排一些工作,值班、考勤之类的事也全免了,甚至也破例提前一、二天放假,让远行的人多一点时间呆在故乡、呆在老家。

      春节的气氛无时无地在中国渲染着,城市和乡村共同运行着春节特有的紧张、忙碌、热闹非凡的声息。春运更是中国春节特有的现象,数十亿人次的客流量,挤满了中国宽阔的大地,挤满了每一张回家的票根。一张张欢喜、涨红的表情,紧贴在车窗边,欣慰地望着站台上还在紧张排队的人流。而站满旅客的火车站广场,黑压压一大片,人们挤着、推着、盼望着、等待着广播声传来通行故乡的列车车次,人们或度日如年或一晃而过,不同的心情都在期待着自己能平安回家,准时回家。因为这是一年最甜美最幸福的梦,亲人就在车票那一方,家就在车轨那一边。

      我们的国家也在千方百计地设计着春节期间全国老百姓的欢乐、健康、平安。春运、年货供应、节日安保、节日氛围、消除安全隐患等等,凡是老百姓生活的每一个环节或细节,有关部门不厌其烦地准备应急措施,柴盐油米茶醋诸此之类的价格,也由政府明里暗里地调节着,生怕一些不起眼的东西引发社会的不安与骚动,尤其是春节,这是中国人共同欢度的节日。

      一年之年在于春。春节赋予中国人特殊的感情,也是赋予整个中国对未来、对新的一年寄托新的希望的佳节。春节,不仅是一个家团圆平安的象征,也是一个民族兴旺的象征,更是一个国家团结的象征。

      02

      莆田人的春节,似乎更为热烈隆重,更有一些丰富多彩的内容。因为莆田人过春节似乎比其他地方用更长的时间,更复杂繁缠的讲究。

      从农历十二月十六,莆田人就开始准备着春节的年货,就开始过一个属于自己的春节。因为从那一天起,你会发现莆田城市人们逐渐繁忙了,大街小巷的门面、商场华灯璀璨,美不胜收,并一直营业至深夜。城市也逐渐拥挤了,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乡亲,打开了在城里久未居住的家,一盏盏的灯亮起来了,城市新区的楼盘突然间光亮了许多,那些地理偏僻的小区也热闹,进进出出的人流增添了诸多陌生的面孔,晃动着过年的喜庆色彩。

      莆田人的春节更是体现在平原上的一座座村庄,海岸边的一排排新屋,和散落在山间一处处山坡上的村落。这些村庄无论是山区、平原或沿海,从农历十六就开始以过年的方式对待每一个日子。村庄里里外外已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每一家每一户都自觉地履行卫生的义务,把家、村庄打扮的像一座美丽的花园,这种家家户户整理卫生的方式,在莆田城乡被称做“扫巡”,这是莆田人过年必须做的一项工作。

      城市干净了,村庄干净了,人们就用一种干净的心情过年。

      莆田人过年,有一缕乡间的炊烟,一直飘绕在每一个村庄的天空。

      过年,对于每一家主妇来过,是最为忙碌的节日。或许是往年的日子太拮据了,人们总是寄望能在过年时,大吃大喝,以补一年的饥饿之苦。总之,准备年货的乡村妇女已准备了一月半月的食品。蒸“红团”无疑是莆田人过年独特的年货,这近似于北方的年糕。碾米、和馅、制作、蒸熟,一系列程序必不可少,且数量巨大,每家每户都盼望用那圆圆的“红团”,添加家庭喜庆的氛围。现在随着往外流动的人口激增,有的莆田人也带些“红团”馈赠给外地的朋友,让遥远的朋友感受莆田独特的饮食文化,

      豆腐,这是莆田人异常讲究的一种年货。莆田人做豆腐不仅选料精致,在加工时,加一种叫卤水的辅料,做出来的豆腐,雪白鲜嫩。每家每户都要排队轮流,加工大豆数量大多在十斤以上。过年吃“隔年汤”,在莆田乡下特别流行,豆腐、豆腐干本来就是莆田人喜爱的消费习惯,人们在过年时几乎餐餐都使用豆腐干,成了顿顿的主打食品。

      莆田人过年最为推崇的一件事:吃。每一个村庄因为吃的缘故,一直在忙碌着五花八门的事,买各种山珍海味,购原汁原味的土特产品,然后,杀鸡鸭、宰猪羊。每一家人快乐地忙碌,幸福地奔跑着,整座莆田成为人声沸腾的海洋。

      辞年,在莆田民俗里是一件特别庄严的事。在长长的供桌上排满了一层层的贡品,有素的、有荤的,以供奉天帝、神灵、祖先,点燃了香烟烛火,燃烧了“贡银”、“金纸”,献上了几句至诚至美的赞辞,烧放一串惊天动地的鞭炮。辞旧迎新,以某种神圣的宗教方式完成了所有心灵的历程。

      除夕夜,合家围炉,洋溢着浓浓的亲情,每一家的门前那一盏盏红红的灯笼,红艳艳的灯火映亮了冬天最美丽最温暖的夜景,若隐若现,摇曳在浅浅的河面上,增添了几多的暖意。从每一家窗户飘绕出的香,沉沉地注入了这个村庄的内心,盈动着此生难以忘怀的亲情。此伏彼起的笑声,穿过了家的墙、村的篱笆,全部注入村庄那条叫团圆快乐的河流,流向夜的深处。

      忙碌并快乐着,莆田人的过年是一种责任、一种任务,而这亲情如山的责任,衍生着无限的快乐。

      03

      莆田人的春节,又是别样的沉重与凄凉。

      莆田人的性格就像时间河流上一块块突兀的礁石,逆水而击,溅起无限的浪花,在历史的画卷上留下了斑斑的痕迹。在春节这个华人最为重要的传统佳节,莆田人曾以怎样的遭遇书写着沉重的往事和凄凉的境况?又是以怎样的性格隐含着历史的剧痛写下不一样的春节?

      历史的影像又在缓遇回放着,让我们的回忆沿着节日的烟火,所照亮的那一段坎坷的路途……

      明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十一月二十九晚,数以万计的倭寇攻陷了兴化府城,大开杀戒,屠杀军民逾三万人,给莆田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之后,倭寇以府城为据点,往城外村庄烧杀抢掠,兴化府城和城外居民四处逃难,以躲避死亡的威胁。临近除夕,城里少数老百姓那有心情过春节,能保住性命就已经不错了。倭寇坐吃山空,又风闻明朝官兵从浙江、江西等地往兴化地域集合,于正月初一撤往笏石一带。

      遭受倭寇洗却的城镇、乡村,横尸遍野,民不聊生。莆田人第一次没过春节。而在初二那天,逃往山区避难的乡亲纷纷回家,以坚强的心愿整理家园,埋葬逝者,并相互向亲戚传告家人平安与否的信息。因而在这初二这一天,莆田人亲戚、乡亲一概不能串门,以免给亲戚和亲人带来晦气。四百六十年过去了,莆田人仍用民俗坚守这一个传统,以纪念祖先,铭记教训。

      埋葬了逝者,压抑着心中的痛苦,生活还得重新开始,莆田人准备用重新过一个春节,表明对生活的态度,对生者生命的尊重。公元1563年正月大年初四夜,莆田人以围炉做大岁的隆重仪式,为自己的命运祝福。兴化平原上数以百计的村庄沉浸在过年的热烈氛围中,人们脸上挂满了泪花,是对亲人的怀念,也是对自己幸运的珍惜。一盏盏格外红艳的灯笼,亮丽了一张张对生活无限热爱的脸庞,照亮了这一块民风坚柔的大地。

      四百六十年的风,吹过了大地上无穷的物与记忆,却无法淡没莆田人过春节的风俗习惯。正月初四夜晚的灯火,一直在祖先和我们的心空,高悬着那些灯火已保存在莆田人灵魂的深处,那是莆田人不可剥夺的集体记忆,那是莆田人念祖思亲,爱乡爱国的情怀,那是莆田人民族精神的伟大缩影。

      也许那一副独特的春联,里面所隐含的历史内容,令人嗟叹不己。人们从中更能读到莆田人的性格,更能了解莆田人所经历的坎坷心路历程。

      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六月二十一日,清兵占领兴化府城,1647年三月,以明朝东阁大学士、莆田人朱继祚所率领的明军攻克兴化府城。十一月,清兵又收复兴化府城,并对城区及城外的抵抗分子大肆杀掠。直至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经过十一年的反复抢夺,反清复明的力量逐渐削弱。清兵得以稳稳地占领兴化府城。其后,清政府推行剃发归化政策,向来性格坚强的莆田人为这一头须发,付出了不少的头颅。因为在莆田民俗上,一向恪守孝道的乡人,贴上白色的对联以示丧亲之痛。而临近春节,清知府为了渲染节日过年的喜庆气氛,强迫老百姓家家户户必须贴红联。聪明的莆田人在贴红春联时,在顶上故意留一截白联,表示心怀故国之情,以表失去亲人的悲痛,巧妙地把心中的国仇家恨表达在那一副小小的对联上。

      莆田人贴春联,贴出别样的往事。每一年的白额红底春联,如影随形地占据着莆田人的文化土壤,凸现着莆田人对侵略者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和对民族大义凛然正气的回答。

      春节,每一年都勾起莆田人的忧思,都有一腔永远不能释怀的悲愤。

      04

      不论莆田人的春节或喜或悲,不论莆田人的春节隐含多少无言的伤痛与忧伤,不论莆田人对自己的春节有着怎样不同的感受和理解。莆田人一听见春节这二个字,心中所颤动的那根弦,总是弹奏着无尽的向往、无尽的思念。

      莆田人的春节是莆田人的精神盛宴。从正月的日历上迈向全国各地的,经过近一年的打拼,一临近农历十二月,百万莆田人听从了故乡浓浓乡情的叫唤,从四面八方,以各种方式走回莆田。不论是考上大学,在各地供职的乡亲,还是漂泊四方做生意的乡亲。回家这一条乡情路,挤满了莆田人行色匆匆的背影。因为前方的家、家所在的莆田,有着不一样的春节,有着不一样的亲情。

      让我此生记忆最为亲切最为深刻的春节,又一次回荡在我的笔端。那是三十四年前的除夕,远在江西打工的父亲迟迟未归,急坏了一家人的心情。已近黄昏,仍未见父亲的踪迹,我便和二个弟弟跑到房屋后的一处山坡上遥望远方,等待父亲的归来。冬天的风寒冷刺骨,吹动着远方绿芒芒的田野,空无一人的旷野,静悄悄、让人有一种苍凉忧伤的感觉。风越刮越大,天色也渐渐暗下来,我们不得不回家了。一走进门口,就看见母亲和大姐已忙碌完所有的家务,坐在灶边的长凳上,失望地望着失望的我们,一家人仿佛坠入了冰窟,无声无息地等待着。

      除夕夜,六点过去了、七点过去了、八点过去了,一家人依旧在坚持着、等待着。九点过去了,十点过去了。临近十一点,我们熟悉的脚步声已低声响起,我迅速打开通向小路的偏门,只见父亲的身影快速向这边移动。家中那盏昏红的油灯下,父亲挂满汗水的脸是那样通红、那样快乐,而他身上的衣服已看不清颜色,一眼就知道这一趟回家不易。到家了,他喃喃自语,一边放下行李一边拿起瓷杯中的水一干而尽,连声催问:你们吃饱了吗?看见母亲转身从锅里端出一盘白菜炖豆腐,他强咽着眼眶盈动一丝浅浅的泪水,大声喊着:过年了。

      过年了。父亲那一声悲欢交集的呐喊,一直回荡在我充满泪花的心空,一直压抑着我卑微、内疚、负罪的情绪,一直鼓励着我努力、奋斗、知足的心态。这么多年了,每到春节时间,我回家的方向明确而又执着,因为老家永远伫立着父亲伟岸的身影,尽管他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极其普通的农民。

      回家,对于漂泊一生的莆田人,是具有强烈的诱惑。那些习惯讲着莆仙方言的老乡,回家不仅可以让一家人团圆,也是可以洗净乡愁的渴望、奔波的疲惫,更是一种情绪的释放。新春佳节的莆田,更像一座乡情浓郁的村庄,让回家的游子亲切、热烈地享受故土的自在与惬意。

      回家,通向莆田的道路充满节日的温情。挂着外省外地牌照的小车穿梭在城镇与乡村,忙碌地运载着一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在一个个贴着白额春联的门前,传递着平安与祝福,莆田人的春节就此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连远涉重洋的莆田籍华侨、华人和台港澳同胞也匆忙赶回故乡,做一个莆田人的春节。

      回家,莆田瞬间成了一个辽阔、热闹的大家庭。城市、乡镇的酒店早已预订一空,城市也因春节显得人满为患,一条条大街小巷流动着缓慢的人流,村庄也充满了一年一度无穷的人声,无眠的夜空飘满故人的梦语,一个莆田人过春节的梦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