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南山广化寺:莆阳进士之都

    南山广化寺:莆阳进士之都

      □阮其山

      千年古刹广化寺,以其秀美的环境,恢宏的殿堂,与深厚的文化,成为广大游人心仪的游览胜地。笔者亦常徜徉流连其中,潜心探寻品味其广博而深厚的文化积淀。

      自唐以来,广化寺就与莆田进士精英结下不解之缘。广化寺的每一寸土地,都铭刻着进士的奋进脚迹,记录下进士的肺腑心声,渗透着进士的人格精神!笔者谓之莆阳进士之都,基于以下历史事实。

      一曰:进士读书之地。

      由于广化寺地域山川灵秀,环境幽深,又有南湖三先生师儒圣迹,以故成为莆田学子最早的读书之地。周瑛《兴化府志·学校志》曰:“书堂乃民间所自立者,其来久矣。前志谓梁、陈间邑儒郑露作湖山书堂,此其始也。郑露倡始,群贤继作,往往傍泉架壑,栖止幽深,以为读书之所。”黄滔《灵岩寺碑记》载:

      初,侍御史济南林公藻,与其季水部员外郎蕴,贞元中(785-805)谷兹而业文;欧阳四门(詹)舍泉山而诣焉。其后,皆中殊科。……不厌欧阳垂‘四门’之号,与韩文公(韩愈)齐名,得非山水之灵秀乎?

      又云,“(唐)大中中(847-859),颖川陈蔚、江夏黄楷、长沙欧阳碣兼愚,仰慕三贤之懿躅,葺斋于东峰十年(读书)”。后三子因故半途而废,独黄滔奋迹举场二十四载,终擢进士。

      这是莆人读书业文的最早文字记载,亦是南山广化寺为士人修业地的最早史证。考林藻于唐贞元七年(791)擢进士第,为莆田进士第一人;林蕴于贞元四年(788)以明经及第;欧阳詹于贞元八年(792)登进士第,为闽南地区第一个进士;黄滔则是乾宁二年(895)登进士第,较林藻整整晚百年有余。黄滔登第后东归,特往广化寺探访并勒石,表达一名学子对灵岩广化寺的感恩之心。

      后人称黄滔书斋为“东峰书堂”,并于普文庵内与中藏庵旁立黄滔祠志之。周瑛《兴化府志》谓,东峰书堂“与郑露书堂相邻并”。黄仲昭《八闽通志》云:“(林)蕴自北螺移居于此(按,城东兴教里澄渚,即福平山草堂),与兄藻誓志业文,凡十年。藻举进士,蕴擢明经,时有‘欧阳独步,蕴藻横行’之谚。自是闽人相继登第,殆无虚岁。今东峰双龙眼树,即往岁书斋之庭阴也。”张琴《广化寺志》曰:“初,蕴与兄藻自北螺村来此买地作书堂,誓志业文凡十年,举进士擢明经,时有‘欧阳独步,蕴藻横行’之谚云。”但此后有关士子在广化寺读书的记载,尚不多见。仅检得《莆阳比事》“青衣告梦”一则。谓宋翁点肄业广化寺时,夜醉击寺钟,青衣告梦拆字诗,果擢乾道第。可见证到南宋时,广化寺仍然是莆阳学子的一处修业地。

      二曰:进士郡试之所。

      历史往往机缘巧合。广化寺不但是进士读书修业之地,其后又成为兴化军进士郡试之所,先后达三十六年之久。

      据陈俊卿《宋兴化军贡院记》、周瑛《兴化府志·学校志》,宋制每三岁诏各郡举进士。初贡院未设,进士试(州试)在郡庠(军学)举行,因场地褊隘,不久移于行衙(旧转运使廨舍)举行。历数举,士子益众,多至六千人,以至分为两场进行。绍兴中,立法同日引试,故自绍兴十年(1140)起,移至城南广化寺普文庵举行。适逢前状元黄公度遭受时相秦桧诬陷贬谪家居,特往广化寺普文庵观看进士郡试盛事,感念而作《庚午秋观进士入试》,诗云:

      棘扉晓辟万袍趋,邹鲁虽微士所都。

      三献有人怀楚璞,滥吹何事试齐芋。

      要令瘦语题韲臼,莫把元文覆酱瓿。

      袖手傍观君勿怪,个中曾是老於菟。

      生动描述万士进场应试的盛况,以科场老手的身份,寄语当局要悉心辨识文辞,提携人才。

      黄公度是十二年前大比,即绍兴八年科第(1138)的状元,其郡试是前一年即绍兴丁巳(七年,1137)秋在行衙廨舍进行的。这首纪事诗为广化寺的进士试做了生动的注脚。

      广化寺的进士试,历十二举,持续三十六年之久。直至淳熙二年(1175),知军姚康朝任上,在行衙廨舍原址扩建成规模宏伟、设施齐全的万人贡院而停止。约有七万二千余学子在此出征进士之旅,149名莆阳精英荣幸金榜题名,并决出状元郑侨、省元刘朔及中书舍人、国子祭酒林光朝等一大批名士。这无疑是灵岩广化寺对莆阳文化教育事业的巨大贡献,是广化寺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大盛事,同时也为广化寺增添了独特的优质文化内涵。

      三曰:进士游聚热土。

      灵岩广化寺又是古代进士精英游观会聚的一方热土。人不分莆阳本土还是外地,官不分在位还是赋闲,无不趋之若鹜,风尘仆仆,到此一游。或观光览胜, 寄情山水,抒志释怀;或拜谒圣迹,缅怀先贤功德;或招友宴饮,步韵奉和。有的则寄宿庵院,由此踏上漫漫仕途;或卜筑草堂,静心隐居、授徒……广化寺的山山水水、草木云烟、先贤圣迹,激发他们的灵感匠心,于是挥毫撰草,题壁勒石,书写各自的人生传奇涵蓄的底蕴,留下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文,不但涵养了广化寺的文化积淀,也滋润了深醇浑厚的莆阳文化。

      尝在东峰读书十年的黄滔,考中进士后,特东归寻故址,访旧僧,谨祝金仪,益誓丘祷,以谢南山之灵秀。并刻铭贞石,兼补前贤之未述。为广化寺留下千年不朽的经典寺碑记。该记是现存记述广化寺历史的一篇最早、最详尽的历史文献,弥足珍贵。

      绍兴八年科第(1138)状元黄公度,在郡试中式后,尝与诸同年携酒出郊,在广化寺松峰庵会聚,唱和抒志。其《松峰庵即席示同年》诗云:

      才子连镳俯近垧,霜风散逐马蹄轻。

      芳樽屡约同年会,要路行看异日情。

      境僻却嫌丝管沸,坐阑转觉笑谈清。

      松峰自此宣高价,不使慈恩独擅名。

      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之快意。公度又在太平山共乐台与十五名莆阳同年聚会,赋诗抒志云:“此时乡曲会,异日庙堂身。名塞乾坤隘,恩沾雨露新。”(《会同年共乐台》)对未来仕途充满了憧憬。

      无奈时运不济,遭受时相秦桧诬陷迫害,入朝不久即被贬谪家居多年,后又投荒于岭南荒恶之地肇庆府摄南恩(今广东阳江)守。然公度不改初心,忠信正直,体恤民艰,裁决滞案,大兴儒风。增拨学廪,选择秀民劝学习礼。使地处南海一隅的小垒南恩,自唐贞观置郡以来,首次有士子梁作心登进士第的历史性突破。而公度直至绍兴二十五年(1155)秦桧病死后,方诏回朝为考功郎。时已是霜雪半头,病痛缠身,归朝数月,便英年谢世于任上。如此才华横溢、鼎鼎有名的大魁国器,却被奸邪恶政所扼杀,令人扼腕兴叹!

      其邑人好友、同年亚魁陈俊卿序云,历数宋高宗在位三十六年间,策士数千,擢居大龙甲者(状元)十一人,科名巍峨,副以瞩望。梁克家(晋江人)官至宰相,陈诚之(长乐人)冠枢极,位尚书者三,侍从者五。惟莆田黄公师宪,名声最卓,卓而才至尚书郎,寿不满半百。梦幻覆手,天歼此良,大车云徂,出门折轴,人于今伤之。

      泉州籍进士欧阳詹的坎坷人生,亦令人感怀。其早年自原籍晋江来莆,与九牧林藻、蕴伯仲在灵岩构筑精舍,矢志业文。遂于贞元八年(792)以进士第二名的优异成绩金榜题名,而名噪青史的一代文宗韩愈则屈居其下,时称“龙虎榜”。

      欧阳詹不但是泉州历史上第一个进士,而且史家称誉为“文起闽荒,为闽学鼻祖”。在欧阳詹考中进士后,福建文士才开始向慕读书,儒学风气开始振兴。由此显示其崇高的历史地位和伟大而深远的历史贡献。理学宗师朱熹曾为其故居题联:“事业经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

      欧阳詹高中后,朝廷并未马上给予任用。故借机游太原,随之返闽省亲,又与林蕴赴蜀,然后回长安,授国子监四门助教的低微官职(从八品)。

      欧阳詹乃情义之士,与朋友肝胆相照,义重泰山。自己官仅四门博士助教,却忘其身之贱,将率其徒伏阙下,举荐韩愈为四门博士。后又同韩愈、柳宗元等人一起倡导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古文运动。

      欧阳詹早先同林蕴在灵岩及福平山读书多年,不但同林氏兄弟结下深深的情谊,并且爱屋及乌,对莆阳也视同故乡,凝注了浓浓的乡愁。他尝同林蕴结伴赴蜀中,途次嘉陵江时,闻鸟声“正是闽中越鸟声,几回留听暗沾缨”,不禁“伤心激念君深浅,共有离乡万里情。”与林蕴分路后,每见山川似闽中,而赋诗寄林蕴:“村步如延寿,川原似福平。无人相共识,独自故乡情。”

      他回京后因与太原乐妓相悦,演绎了一场缠绵悲回的爱情悲剧,不幸英年早殁。其挚友韩愈作《欧阳生哀辞》,称颂欧阳詹是“以志养志”之士。“虽未得位,其名声流于人人,其德行信于朋友”。哀其“不得位而死,哭之过时而悲。” 字字句句凝聚着深挚的情感,表露出难以节制的悲哀,和对亡友德高才俊而不显荣于前的遗恨。

      明周瑛《兴化府志》记载:欧阳詹“视莆田犹故乡。中第后仕京师而卒,家人熟知詹意,及榇还,不往晋江而葬于广化寺北。”不忘灵岩广化寺对其读书养育之恩,而魂归故山,令人感慨万千。欧阳詹墓在西平洋山麓,依山向湖,明代重修,清光绪间邑人翰林张琴等鸠资重修。上世纪中墓毁,其后裔于九十年代重建,重刻墓碑“唐国子四门助教欧阳行周先生墓”。

      南山广化寺用她的灵秀和博大胸怀,哺育滋养一棵棵栋梁之才,谱写一支支忠信正义浩歌,为南山文化增添瑰丽的色彩。众多进士精英又如此眷恋南山故土,一至如欧阳詹魂归故山,长眠灵岩,永志感念之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